《沈从文的后半生》读后感
六年级 读后感 2972字 1148人浏览 Iori_sch

《沈从文的后半生》读后感

人是种恋旧的生物,也许是因为时光易逝,也许是因为记忆中的美好。但大脑又是那么贪恋眼前,总是捡起现在的,丢下过去的,兜兜转转,模糊了岁月。

沈从文,是个熟悉的名字,他是《边城》的作者。如果不是贪恋湘西那美的令人心醉的山水,如果不是嗟叹于翠翠和傩送的爱情,我想,贪恋鬼一定会把他抛到九霄云外、丢的彻彻底底。贪恋鬼对熟悉的事物总是更加敏感,再加上简洁又不失庄重的封面取悦了它,所以毫不犹豫地,我拾起了《沈从文的后半生》这本书。

《沈从文的后半生》主要通过直接引述的方式描述了沈老从1948直到1988年去世这跌宕曲折的四十年,里面大量引用了《沈从文全集》中沈老和亲朋的书信往来,以求向读者呈现出沈老在四十年中“漫长的内心生活”。

提到沈从文,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样,只知道他是个作家。他在文学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的名字曾两次入选“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终审名单。但看完这本书,我才惊觉,他将更多的时间、精力和心血是献给了历史文物研究,尤其是中国古代服饰的研究。他在充满磨难的岁月中,历时十七年,修改多次,终于出版了文字二十五万字、图像七百幅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他率先提出了在文物研究中要以文献和文物互证的主张和方法;在中国开创了服饰文化领域的实验考古学研究„„他称自己的研究资料为“杂货铺”,根据出版的《沈从文全集》中,我们可窥见其研究之繁杂:中国玉工艺研究、中国陶瓷史(残章)、漆器及螺钿工艺研究、狮子艺术、陈列设计与展出、唐宋铜镜、中国丝绸图案等共计十九项,真正是令人叹为观止!

上述所列,是沈老的一些主要成就,是戴在他头顶的一圈圈光环,也是他社会价值的极大体现。如果只是单看这些成就,我会理性地感慨一下他的功成名就,然后过目即忘,毕竟,中国从来不缺这些有着各种干巴巴成就的传记。但由于书中直接引述了很多沈老和亲朋之间的书信往来内容,一个鲜活的、丰满的、有血有肉的人便直接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让人唏嘘不已、让人或气愤或心疼、让人好似同他一起走过了那段岁月。正如沈老所说:“另外一些生死两寂寞的人,从文字保留下来的东东西西,却成了唯一联接历史沟通人我的工具。因之历史如相连续,为时空所阻隔的情感,千载之下百世之后还如相晤对”。

沈老从文学到历史文物研究的转变,源自社会环境的巨大变化,也源自他个人的精神现实。沈老的初始志向在文学,“文学是个能独立存在的东西(十九世纪看法),不怕用半个世纪努力,也得搞好它,和世界上最优秀作品可以比肩”从中,可看出沈老从事文学创作的雄心与信心,如果没什么意外,凭着沈老的努力与才华,这一日真是指日可待。但天有不测风云,在他努力耕耘,以“思”著文的时刻,“大革命”到来了,要求以“信”起步作文,紧接着的是声讨他的大标语和壁报以及恐吓信。在空前的刺激下他深感孤立无援,一度发展为精神失常,并在家中自杀未遂。生死的考验似乎总能激发出一个人潜在的能量,也使人更加珍视生命的存在。此事之后,沈老个人的痛苦和孤寂得到了极大的发泄,开始恢复正常。在参加土改的过程中,沿途所见的国家大发展极大的感动了沈老,发出要爱国家,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的感慨,同时,在价值观、历史观上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整个国家都在进行大革命,场面如此宏大、意义如此巨大,顿感个人的渺小与脆弱,回顾古代先贤,开始将自己的命运放在整个大历史的背景下,也感受到历史赋予自己的责任,他要记录下这重要的历史时刻、他要为这个国家担负自己的责任、他要为广大人民做点什么。他不愿“把写作当作一个过渡工具”,他转向文物研究这个无人肯做、尽显人民智慧的工作,把它作为靠近人民的第一课,为后来人奠定基础、节约精力。

沈老后任职于历史博物馆,此时正处于由折实工资向固定工资转变的阶段,沈老放弃了人大专职教授的工资,要求自己的工资不高于博物馆管业务的领导,此后二十五年,他的职称都是副研究员。从那时开始,不论是他大儿子遭到“反右”、亲人接连去世的噩耗,还是他拖着高血压、心脏病的年迈身躯下乡,他都近乎“牺牲”式地工作着,那一堆堆纸稿、一篇篇文章、一句句的讲演都是明证!

读完全书,最让我感动的,便是沈老那颗赤子之心。在他看来,一切外界限制都不是问题,不工作、不干活才是问题。当他“把自己放进了悠久历史和传统的连续性之中而从精神上克服时代和现实的困境,并进而暗中认领自己的历史责任和文化使命”开始,什么都不能阻碍他研究的脚步与前行的步伐了。政治打压他配合着、同行的怀疑他忍受着、生活工作条件的不利他克服着,就连身体的疾病都成为抓紧时间搞研究的督促者,而他还将“维持健康的新而十分特别的办法”,即“从我学习经验得来的结论,人必然还有极大的潜力(工作能量、记忆

力能量、会通理解)可逐渐发掘出来,在短短数年中,完成过去人意想不到的工作量,而且还能达到新的深度”传授于他人。而他“近于自我牺牲”的工作,抱了“三个希望或目的”:一是提高年青人,把自己所学所得传给他们;二是劝诱老朋友,放下老一套治文史方法,用文物和文献对照来提高学问;三是,花花朵朵、坛坛罐罐的知识,应用于生产等当前实践。之所以感动,一是感佩于老先生这种对研究工作的热爱、对年轻人及未来的关注,二是对比当下“得过且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作风的羞愧。当然,时代不同,价值观、世界观会有很大的差距,但时间和生命不管是对于哪个时代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所谓的珍惜时间、珍惜生命,每个人当有自己的见解,但老先生这份赤子之心真当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与效仿。我们所拖沓的、所浪费的,终究是我们自己的时间与生命。

老先生的乐观豁达、活在当下也是令人敬佩的。文革时期,沈老家被查抄八次,政治局面很紧张,而未被“解放”的沈老,他晚上还要听肖邦和贝多芬,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在1970年下放双溪期间,他们一群不受待见的“老弱病残”被赶到了山上一个小学教室里,每逢下雨便到处都漏水,沈老打趣道“日间执伞在室中来回走动工作,晚上则床下一片蛙鸣,与窗外田蛙相呼应,间以身长二米之锦蚊蛇咯咯鸣声,共同形成一生少经的崭新环境”。从双溪回到博物馆从事展柜解说词写作的过程中,老人右手指关节炎严重,甚至影响右臂的转动,“有可能会忽然一天即失去作用,结束了五十年下笔不知自休的劳动。但不必发愁”,因为“还学会了用左手写字”,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老先生工作不为名不为利,改革开放后,很多人想要为他平反,可能是忌惮于此前种种经历,不敢再相信所谓的“百花齐放”,也怕为他平反的人吃亏,沈老劝那些人放弃为他平反,直言自己过的很好。沈老也是率真赤诚之人,在美演讲期间,他明知很多人想知道他经历的磨难,想听他受难的“证词”,但沈老只讲他爱讲的、想讲的,对那些磨难只字未提。沈老也是一位践行“活到老,学到老”的研究者。1972年回京治疗的沈老,不是伏案写作就是去看出土文物,感叹文物精美之余也感慨过去的知识落后了,还要继续学习,包括访美期间也是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去当地的博物馆参观学习。

《沈从文的后半生》不止让我看到了一位认真执着、乐观豁达的赤诚之人,也让我通过沈老看到了一个人在命运无常中的选择与坚守。而人的一生无非也是

不断地选择、不断地坚守或放弃的过程,那个时代不管是好的时代还是坏的时代,它终将是离我们而去了,而我们也有我们所处的时代,也当有我们的选择与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