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作文
初三 散文 2313字 48人浏览 痴情的峰哥

问,在 “课文”之外

红叶

前不久,一个中学时期的同学来看我,他现在做文学比较研究,我教语文,因此相同的话题

也多。谈了许久,好友说:我来听听你怎么上语文课吧,惊讶之余,我说好。

于是他听我给学生上了五年级的一篇课文《诺贝尔》,课后,我问他什么感觉,好友说:“小

学语文我不太懂,但是看得出,你对课文理解很深刻,学生学习的也很投入。只是„„”他

欲言又止,我催他有话直说,他接着说:“也不一定对,只是觉得总是在课文里转来转去,

没有什么话题能引起学生的兴趣,学生的思维打不开。”

听了他的话,我笑了笑说:“小学语文就是这样,从一篇篇课文里学习语言,品味语言背后

的东西,学习表达,为将来打好基础。”朋友听了我的话,未知可否,临走对我说:“要是

在国外,《诺贝尔》这样的课文肯定不这样教。”我问他那怎么教,他说:“我也说不上来,

你可以看看一本书,叫《美国语文》。”

说实话,我对我们的语文教学其实也一直心存疑惑。

做了这么多年语文老师,虽然认识到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但是具体到一篇篇被列为课文

的文章,到底要教些什么,孩子要得到什么,还是说不清楚的。我在想,我们的语文课为什

么有那么多问题要问?把这些问题一个个解决了,是不是这篇课文就教好了?要是我们的语

文课没有那么多问题又怎么进行?那些一个个的问题中,有多少承载着思维的含量、文化的

传承,有多少智慧的启迪、意义的探究?我甚至还想,让学生在语言文字中翻来覆去,感受

品味,让学生浸润到文本的情感世界中,这就是语文吗?

做了这么多年的语文老师,听过那么多的语文课,我总是觉得我们的语文课缺少了些什么,

却总是说不清。

这次听了朋友的一席话,我便找到了这本《美国语文》。仔细读来,忽然有些明白:我们语

文课原来仅仅是在教语文,把一篇篇文章放在教材这个外延中教语文,而实质上,语文的外

延是社会、国家、自然、思想、自我,然而我们的问题却很少指向这些。我们的语文之问,

外延太窄,太缺少“语文”之外的思考。

我们的老师,总认为教好课文,将目标定位在一篇篇课文里,是最大的任务。

我们的问题,总在一篇课文上饶圈圈,总在语言文字上折腾,却总跳不出语文的圈子。因此,

总显得狭窄。

我们的练习,总是在字词句段篇上绕老绕去,一篇短小的文章,能设计出十多个练习,学生做的迷惘,老师改的昏昏。

我们的学生,被这一个个问题,一项项练习,压的喘不过起来,没有了对文本之外的联想,没有了学习的热情,没有了思维的创造,更没有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探究。

我们语文课本里有《鞋匠的儿子》,美国课本里也有这样一课。我们教学生学习这一课,也许大都数老师会这样问:一个出身卑微的鞋匠的儿子为什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总统之一?然后引领孩子解读课文,品味林肯的宽容、智慧等高尚的人格,领悟文章的写法。《美国语文》这样问:假如林肯出身富贵之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觉得他的人生道路会改写吗?请想象并描述“富林肯”的一生。

我们的语文课本里有《诺贝尔》,美国课本里也有一篇《诺贝尔》。我们教《诺贝尔》也许会这样问:诺贝尔是怎么发明炸药的,从中你感受到了什么?《美国语文》这样问:诺贝尔发明炸药的动力之源是什么?炸药推进了社会进步,但是在战争中也夺取了许多人的生命,你认为炸药的发明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的课文里《埃及的金字塔》,美国课本里也有金字塔。我们教学生学习金字塔也许会这样问:从哪来看出埃及金字塔的宏伟精巧?或者问课文是怎么写埃及金字塔的宏伟精巧的呢?《美国语文》里问:金字塔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墓葬形式,你知道中国有哪些规模庞大的墓葬,请举例说明它们的庞大和壮观。发挥你的想象,古埃及人民建造金字塔时的场景会是怎样的呢?

问,在这里产生里巨大的差异,不仅仅是因为地域文化背景的不同造成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对“语文”观念的差异,“语文”定位的差异。这种差异要追溯起来,恐怕要从我们的老祖宗说起。“文”在我们的历史上扮演了太重要的角色,先秦百家争鸣,“诸子”莫不能“文”。魏晋时期虽“上品无寒士”,但寒士却以“文”特立独行,流芳百世。再后来但凡想“入仕”没有靠山,就要能“文”,隋以来便有科举考试,明代更是八股“文”盛行。究其原因,因为统治阶级看重的是“文”能载道,符合他们的意愿。但是没想到的是“文以载道”却也成了我们语文最根深蒂固的观念。

不是说“文以载道”这种观念错了,但是如果过于看重“文载道”就有失偏颇了,它只会导致我们过分地去分析“文”如何“载道”,把“文”看成“独立的、封闭的特种行业”。(叶开语)

“文”走到今天,它的外延只会越来越丰富,它所含的信息量已经无法和以前相比,它所承载的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道”的范畴。“文”外延的巨大丰富,带来的问题是,我们在读“文”的同时,势必会更多的接触其所包含的信息。区区几十篇课文所涵盖的信息是无法满

足现在孩子的需要,打开他们的视野了。如果我们教孩子语文,仅仅在课文的小天地中品味、赏析,学习语言,学习表达,而置广阔的语文外延不顾,孩子所得的信息必然有限,视野狭窄,思维僵化,这样的“语文”必然是没有生机和出路的。

难怪有学者对现在的语文深恶痛绝,极端大喊:“语文不除,教育已死”。周国平说:我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中学语文教师,我会怎样教学生?是什么东西真正提高了我的语文水平,一是读课外书,二是写日记。

学语文要让学生多读课外书,这是毋庸置疑的事了,那么我们的语文之“问”除了指向范文的“文”之外,是不是应该更多地打通课内与课外的通道?将我们的问更多的指向课外,指向语文更广阔的天地,让孩子更多去阅读、思考、探究社会、历史、自然、自我?

如是,我们的语文将另有一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