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清明节
高三 其它 886字 3135人浏览 暧昧已成殇free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又是清明,我不禁哼起许嵩的《清明雨上》,只是清明节并没有下雨,真有点惋惜体验不到那“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凄美画面。

清晨,有点微凉,我们一家四口到了老家,准备好祭祀用的东西——香、蜡烛、爆竹……茶、酒、鸡……然后,我们一家人还有大伯一家人就出发去祭祖了。走着走着,我们又碰上了大爷爷他们一行人,似乎每一次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能碰上同行。

山上的杜鹃花开的眼里极了,一簇簇的,有些像鲜血一般樱红、有些像美人儿脸上的胭脂,粉嫩嫩的、有些像放入洗衣机里清洗后褪色了的衣物,有些泛白。我喜欢那些鲜红的杜鹃花,因为它们就像是葬在山上的先人们用鲜血浇灌出来的,并且,它总是能让我想到杜鹃啼血的悲惨鸣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着同行的小妹妹轻巧地摘下一支杜鹃花,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我有点不忍,却也跟着快乐。我摘下一支支的杜鹃花做成花束,送给小妹妹,她依旧灿烂的笑着,多美的花、多美的人哪。

那一座座坟冢坐落在一簇簇的杜鹃花中,坟冢旁的野草疯长着。爸爸和其他人把坟前的草用锄头锄干净,我迫不及待地把点燃的香和蜡烛插在坟前,我竟是觉得好玩!然后,我带着堂弟朝着墓碑鞠躬,三岁的堂弟不理会,于是我给他示范着朝墓碑鞠了三个躬,堂弟双手合紧学着我的样子鞠躬,他一边鞠还一边数着:“一、二、三……”他一个劲鞠了二十个躬,伯母看着我们笑了。

在祭祖时,我和弟弟总是迅速的插好香和蜡烛。有一回,我只在一个坟前插了香和蜡烛,爸爸看着另一个墓碑问我:“怎么这个不插?”我无辜地答道:“我不认识他。”惹得旁人笑了。的确,有些人即使见过的也早忘了吧,只是身上流着相同的血吧。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离开人世,就像这坟墓中的人一样,回归大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和堂弟还有许多同行的孩子都争着烧纸钱,因为我们都觉得好玩。那些逝去的人是否真的收得到呢?我想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自慰吧,毕竟人死了便是不存在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些美丽的杜鹃花会凋谢,但来年还会再开。而人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只是有所奉献的人会一直被歌颂、铭记。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几千年后……坟墓里的人可能不同了,坟墓外的人也不同了,只是那份精神永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