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初一 散文 1781字 216人浏览 jndx28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一、

天有些阴冷,当车出了高速口的时候,宝贝的哭声渐渐大了起来。让她这样小的年纪竟受远途的颠簸,宝贝皱着眉头,一脸的埋怨却又说不出,憋在心里,发声为哭。

哭声止也止不住,让人感到有些烦乱,既而是担忧。看着她澄澈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心疼。不过,当回到家被晃眼的灯光笼罩时,宝贝不觉破涕为笑。难怪人们常说娃娃脸六月天。 一切都是新鲜的,宝贝瞪大眼四下观瞧。原本怕她心里记挂姥姥,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到底是小孩子,一来二去,三瓜两枣地哄一阵子,一口一声“奶奶”地叫起来,边叫边歪着小脑袋;而那个照看她450多天的姥姥,早就被忘到爪哇国去了。这就是我15个月宝贝,一个不执著于过去,只活在当下的人。

二、

对故乡诗意化的想象永远只存在于他乡的梦境里。等真的回来,反而会觉得故乡离自己又远了。

“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其实今天在烦忙与奔波中,除了对物欲的追求之外,哪里还有什么情怀。记得那年高三,快过正月十五,我独自走在街头,一阵风吹来,虽然有些料峭,但心头竟蓦地涌起李清照的一句词“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那是个谁许谁,都可以天荒地老的年岁,再回去了。

平淡的流年,不必演绎成光辉岁月,但人生的路却一定要走得海阔天空。我们要做罗曼•罗兰笔下的那种看透了人生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同学为了销售几套商铺,多挣些提成,大半年每天坐着往返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却依然笑声爽朗。他说忙点好,不像以前在办公室,半壶茶水、一台电脑,就成了“去日苦多”,闲得都想学习了。

三、

华sir 是我在康中时复习班的同学,他留给我记忆最深的话就是“某某长得很水灵”。一晃十来年就过去了,华sir 如今成了康杰高中语文老师,跟我是同行。

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说命题作文不能自己起题目,不然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扣掉两分,这叫安乐扣。又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自习前后。”

有次期中考试,朱自清《苦闷灵魂的呼声》里面有一句话:“光明的道路在何方?”有学生回答:光明的道路在二部。华sir 说:看到这句话,我给了他零分的好成绩。其实那娃还写了句:因为二部的部长叫光明(政治老师)!2010年1月24日上午运城地震,华sir 正在上课。过后,他说:同学们,下次地震,我还给大家掀门帘。然后全班鼓掌雷动。

华sir 每次见我穿着都很周整,戴黑边眼镜,一脸严肃,比起我的随意来,他更像个老师。没想到在学生眼中还有着这样开爱、可敬的一面。

我离开康中已经12年了,新校区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校门两边的擎柱上挂着副对联,上联是:“百尺大门东坡气”,下联是:“三千清士子美心”。相比之下,我还是怀念旧校区,因为在那里留下我很多或甜蜜或苦涩的记忆。

四、

老家跟故乡不一样。老家有一段泥土路要走,有一长串故事要讲。泥土路上有稚子蹒跚学步的足印,故事里有老黄牛温顺地拉着犁头。我曾在老家小学校园的花圃中采摘红玫瑰,把花瓣放在外婆的鼻子下面,洒落在外婆的身上。希望花的清香可以驱散屋子里的怪味。那时外婆患老年痴呆症已经有些日子了。

很多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当年与我一起在街头打闹看花灯的表哥表姐们都已人到中年。表姐夫开油罐车到县城,因为连夜走山路,表姐不放心坐在副驾上陪同。结果中途遇险,表姐跳车。眼看巨型油罐车就要跌进山谷,幸好有块石头卡住车轮,这才脱险。两人在荒寂的

山路上,抱头痛哭,然后继续上路。他们生活的舞台远离时代的轰轰烈烈,四季的图景被辛劳艰苦涂抹成冷色调,但是他们心底却总饱满着一种随遇而安的平和。

母亲很热情地烧鱿鱼汤给我喝,那一刻我喝得很投入很认真。那一刻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儿子,是二十多年前惹母亲生气,让母亲骑着自行车带着弟弟四处寻找的儿子。母亲有时候会怪我打电话时,不先喊一声“妈”,就直接说事。母亲虽然才50出头,但终归是老了,想起我时会掉眼泪,跟外婆一样。过年的时候,我梦见外婆陪我上班,走到半路她去吃早点,等我回身却再也找不见她。我对着外公外婆的照片使劲地看,没有看到从前的岁月,只感到脑海一片茫然,但我知道对于外公外婆,何须专门悼念,“不思量,自难忘”。

五、

回来十天,就像从海里登陆,可以放下躯壳这重负,不必想“江湖自有风波恶”。见了见同学,走了走亲戚,聊了聊家常。明天就要离开,去另一个舞台,扮演另一个角色。 “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