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之--伍员
初二 散文 1244字 81人浏览 duan叔0surper

伍员是个人,一个农民,也就是过去人民公社时的社员。

伍员是个有趣的人,爱玩笑,爱抬杠,还爱说怪话发牢骚。生产队集体劳动的间息和村里的饭市上伍员都是主角儿。那时候村里人吃饭爱聚堆儿,或谁家门口儿或村里的某棵大树下,到了饭点儿都有三五成群甚至一二十个端着饭碗的男人或蹲或站边吃边说,这个就叫饭市。饭市上基本都是男人。村里的一些大事小情甚至一些生产上的活计都可以在饭市上谈论安排。在那个思想和物质都极度匮乏的年代伍员这样的人给身边的人们带来的欢乐是巨大的。可他这样看来毫无政治觉悟的人在那个政治挂帅的时代居然还是党员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先说抬杠。

有人说到钱的时候总爱说钱这东西真是花哪儿哪儿好,伍员就抬杠,买颗钉子钉你头上也好吗?卖东西的对顾客说买不买看看,看是不要钱的,伍员就说看你看什么了,看电影不要钱吗?还有爱看热闹的人常说的一句是看看又不犯法,伍员又抬杠,看女澡堂女厕所就犯法。有一次伍员和人争论鞭炮为什么会响。

对方说因为它里面有药。

那药铺里都是药怎么就不响?

那是吃的东西。

吃的就不响吗?炒豆儿也是吃的怎么就响?

炒豆儿它硬。

硬了就响?石碾子也硬咋就不响?

石碾子挨着地呢。

挨着地就不响啊,车胎也挨着地咋就响了啊?

因为它里面有气儿。

有气儿就响啊,那你也有气儿咋就不响?

伍员一脸坏笑。

对方在村里比伍员辈份要高,答不上来就骂,你娘的X,真是个杠子头。村里风俗辈儿大一级压死人,也不讲什么文明,大辈儿对小辈儿常常是张口就骂。伍员也不恼,反而是得意的笑。

这个段子让我想起东坡的一首诗: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苏东坡和伍员一样也是抬杠。

伍员还会讲许多奇闻怪事,大家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他都能讲得顺理成章。

比如说什么吃糖糕烫着后脊梁了,锄地能锄伤脚后跟了,抽烟烧着脚底板了等等,伍员都能说出其合理性:吃糖糕烫着后脊梁是因为那人咬了一口热糖糕又举起拿糖糕的手去挠脖子后面的痒痒,手一翻糖糕的口儿就不幸朝下了。锄地锄着脚后跟是有人扛起锄头时锄头却松了,掉下来当然就砸着脚后跟。抽烟烧脚底板儿的这位是在澡堂子里,抽完了又喜欢用脚去把烟头儿踩灭却忘了自己光着脚呢。踩烟头儿这个我后来在相声中听过,但是伍员说的时候这相声还没有呢,所以应该说伍员是原创?

还有一次上工的时候(那个年代社员们集体下地干活叫上工)伍员气冲冲拉住一人非要找地方评理,大家都围着劝,问他怎么了。伍员一付怒不可遏的样子说:我昨晚捡了一麻袋的票子啊,让他帮我抬他却给我扔沟里了,我一下就急醒了,你说他该不该赔我?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又被伍员捉弄了,自然又是一番笑骂。

由于伍员爱发牢骚和编些没有觉悟的怪话,支书就警告他,再编那些消极的顺口溜就开

除你的党员。结果伍员死性难改又编了几句:你开除我党员开除不了我社员,开除我社员开除不了我伍员。他就叫这名字啊。后来伍员真的就给开除了党员,还因为思想落后给办了学习班。但正如伍员说的,他们开除不了他的社员,更开除不了他的伍员。

伍员不仅有趣,看来还是个乡土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