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石林
五年级 记叙文 3678字 132人浏览 遗忘红殇

风过石林杨桢楠自从知道泥凼石林这个名字,我就想去看看,到现在已有20来年,但一直没有去。在这些年里,经常有人问我到过泥凼石林没有,经常有人向我介绍那里的景致,于是想去泥凼石林成了我必须完成的梦想。恰好,今年初冬,应兴义市文联之邀,晴隆县文联组织参加了“天赐秘境·特色泥凼”的文学笔会,终于可以完成这个梦想了。兴义城的清晨一点都不冷,只是在微风拂过时才有一些凉意。头晚撒了几颗雨,大家认为今天可能是阴雨绵绵。一早起来,轻岚开始挂在山腰,告诉人们这是一个不错的天气。大家揣着喜悦的心情出发了,与我临座的是夏萍女士,她是黔西南州文联副主席。我们乘坐的大巴在车水马龙的市区缓行,出了下五屯后车速快了起来。夏主席问我到过泥凼没有,我说只到过敬南,之后她便给我当起了“导游”。车上本来是有导游的,她在前排离我后排的距离有些远,加之是用“兴义普通话”解说,对我这个喇叭苗来说,很多地方听不清楚也听不明白。还是身旁的夏主席讲得清楚些,所以就听夏主席的了,前面的导游讲什么典故摆什么神话,我一无所知。路旁别墅林立,夏主席说那些都是当地老百姓自己修建的。有几栋特别别致,红厢亮阁,飞榭亭台,古朴的朱红大门和欧式建筑格调,古雅中显出现代,门口还停着私家车。三角梅缠住高高的墙头,努力吐着芳艳,向路人展示她找到了一户好人家。过了寨子就是庄稼地,路边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洋瓜棚,看样子有一米多高的棚架,棚架上全是绿叶。地势延绵起伏,棚架也延绵起伏,轻风掠过,整块绿毯简直是碧波翻浪, 独立在绿毯边上洋瓜棚就像一个个军营帐篷。夏主席说洋瓜的种植基本不施化肥,化肥施多了就会死掉,昆虫一般不光顾,所以也不用打农药,可以说是当前最安全、最生态的绿色食品了。西南地区的公路, 弯和陡已经成了习惯,兴义到泥凼的公路也不另外,山脉有多弯路就有多弯,山形有多陡路就有多陡。过了一山又有一山,真是“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了。途中经过拇指山,那活脱就是一拇指。再行一段路,车暂停了一下,让各摄友尽情地“色”、各文友畅怀地“闻”,书友画友想干嘛就干嘛。接着又是山路十八弯,过了一片桉树林,几个石笋杵在寨口欢迎我们。不一会儿,夏主席说我们的目的地——泥凼石林到了。首先是跟着导游走,密密麻麻的身影一下子就撒在石林中,石林的岔道多,大家分散而去。后来我也不知道导游去了哪条岔道,可以听见她在另一边解说,但要看到他的身影是不可能的。石林里,到处只闻声音不见人,真要找几个身影,恐怕就只有同行的几个人了。同行的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到下一个岔道,刚才同行的人又不见了,迎来的是另一拨人。我们当中有一个人说,哪家两口子吵架,选择这里一定是不错的地方,反正怎样骂对方又看不见也找不到。接着其中一人又说,现在的两口子都很少吵架,脸刚刚拉下来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有的表面相敬如宾,却是同床异梦。我突然想到,文明发展可够快的哟,吵架都变成一种奢侈,若能在这里听到两口子吵架的声音,那是一种缘份,也是一种浪漫。想着想着到了下一个岔口,我又与另一拨人同行。小径通幽,时而宽时而窄,时而被巨石挡住,绕过之后别有洞天,时而穿洞而过,突然豁然开朗,有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曲径时而缝底穿行,人往下经过,头顶虬枝盘卷、藤蔓青青。那一蓬蓬金银花点缀在石笋之间,有的索性爬到石顶,向游人点头示好。我想来年花开时节,金银花一朵朵一簇簇点缀于石林之间,彩蝶纷飞,群蜂忙碌,采收金银花的人欢天喜地,驴友们也应不失良机,这里便游人如织了。届时我若能忙里抽身,定会来凑这个热闹,并品一杯清热解毒的茶,清清浮燥,明明心志,定定神气,解解内心积压的毒素,那是何等惬意的享受!石林每一步景都美得自然。印象最深的是那形如倒着的高脚酒杯,其实只是杯底到杯口的横截面。我到那里的时候,一位红衣女子在那高脚酒杯里“犹抱琵琶半遮面”,摆着妖娆的“poser ”, 任凭几个摄鬼摆弄,我也偷偷“色”了几张。那几位摄鬼与她是相识的,或许是“一伙”的,三番五次地叫她揭去面纱,她才“难为情”地揭开。原来美是需要遮遮掩掩的,遮遮掩掩恰到好处就是一种美。看到这一切,我有写诗的冲动:你愿当一口红酒品你之人未品先醉你若愿在杯里长眠有人会在杯外

睹你千年„„恰在这时,王光伦主席也想去杯里做一杯酒,叫我们定格他腼腆的影像。改变了我诗意的流向:你在杯里一站就是多年的浆香老窖细腻丰富 醇厚绵柔岁月在你额头划下几刀品你的人想着过去、现在、将来„„王主席退下后,又来几位在那酒杯里沉醉。其中一位长得婉约的女人,与我似曾相识,我时不时悄悄盯了几回,似曾相识的身影在我视线里晃动。一直在脑海里搜寻:何人如此面熟?不巧她一侧目,我断定已被发现,便顺石缝溜去,许久还在思索,这到底是何许人?石林都是些瘦骨嶙峋充满骨感的石头,不像河里的滚圆润滑小家碧玉。但很多石岭薄而蜿蜒曲摆,如荷之曲波、兰之蝶瓣,低调而含蓄地彰显些许温柔。其中也有穿透的,玩石头的人都知道山石具备了瘦、透、陋就成了奇石。我在一礅奇石下端详,这石真的很奇,两边下伸的石岭很薄,又如倩女的裙摆,上端巍峻地前倾,足可容三五人在下避日遮雨,中间尽可能往里凹,最深处有一个50公分左右的石眼穿透另一边。前面不远的地方罗列出像骆驼、小狗等动物的石头,再远些,那石林中生长的草木也很繁盛,当中或许有虫蛇鼠兔这些动物。大地造物,何其不有!再看看这石眼,如同繁衍生命的峡门。正当感慨之语要出口,突然一个人头从那石眼里冒出,摆着一老顽童的面孔,摄友们抓住这一“奇景”咔咔咔地摄个不停。这景象虽然触发我想到大地母亲又添一喜,但这些感想只好咽在肚里了。的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为“乾”地为“坤”,这孔石眼虽然把“坤”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与晴隆歪山朝阳洞表现的“坤”还是逊色许多。晴隆歪山朝阳洞不仅表现出“坤”的天造之合,还表现出“乾”的自强不息,连徐霞客都亲临观赏,可以想像它的魅力有多大。如果你想到晴隆歪山朝阳洞瞻仰这大自然留下的神奇魅力,我倾力作你向导,全程陪护。石林渐稀的地方就是石林的边缘,空出的旮旯装满了泥土,以至旮旯与旮旯相连,形成“我行我素”的梯地。山里刨食的人可以在这里种几行玉米。我们游览石林已是初冬,玉米棒子已经回家,只有那玉米秆擎着几条瘦长的黄叶子,在风中飘扬,“唰唰唰”地像喊着“冲啊、冲啊”的冲锋号,宛若经过百战之后又一次集结冲锋号奔赴沙场。地边有一礅高耸的石笋,不知哪位神仙为什么要把它望穿,或许是哪位痴情者在此等候应该属于自己的心上人,把石头望穿心上人还是没有到来。可我不一样,因为我现在不是痴情者将来也不是仙人,所以我只能借他们望穿的石眼寻找属于自己的美景:目光穿孔而过,由近及远,山一层比一层高,叠层分明,树丛在山上点染有致,露出的石岩有致错落,好一幅水墨丹青。我在石林里转来转去,终于追上了解说员。站在路边缓一口气,目光被石林里的一林竹子吸引住了。它在石林的包围了修长生长。不!不是包围,是保护!今年的新竹像箭一样刺向天空,去年及去年以前的老竹低着头,是“笋子长过竹子”、 “青出于蓝胜于蓝”,还是“空虚的张扬”、“成熟的低调”就不好说了。跟着解说员,她介绍了“雷阵子”石,细看倒是很像,就是那个意思,有人头、鸟翅膀。之后穿过桉树林,解说员停下来指着远处高耸的的石头说那是“采药老人”石,乍一看很像一位老人站在那里,便可联想到“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如果依这首诗牵强一想,是否有些不符,因为看见了采药老人。莫非要到雾天来游石林?不妥,雾天不适合游历。这或许不是取贾岛《寻隐者不遇》之义,而是以其它深寓来命名,比如张家界的“采药老人”就很有深寓。依我个人看法,倒是有些像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了,在这里“结庐”,无车马之“喧”,空气清新,每当夕阳西下,还可观“飞鸟相与还”。这种田园风光,只有“心远地自偏”的人才可以体会到它本质的美丽,才会对山水恬静的向往。不知不觉就走出了石林,走在石级上,心里便有了题为《游泥凼石林感怀》的腹稿:泥凼石林重复重,逦逶小道走奇峰。纵横阡陌如罗网,虬树枯藤似蜿龙。魅影翩纤迷峻石,相还飞鸟现芳踪。通天幻境催人老,洗掉凡尘得轻松。就在这时,遇到了“酒杯”里那个似曾相识的婉约女人,经打听是我师范时的校友瓦秀丽,还有那石眼里伸出头的老玩童。人们陆续回到车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大家都谈论着石林的景致。之后互相幽默,幽默中充满荤味,善于荤味幽默的人的词语组合能力是非常到位的,以致随便出口的语言就达到比鹅毛还轻松的效果。每个角落、

每寸空气、每个细胞都很活跃,连笑声都隔着车窗飞出,轻挑地挂在桉树那轻薄而修长的叶片上打秋千。夏主席没有多少幽默,她问我这一趟石林有何感想?我告诉她:这次到石林, 完成了我多年以来的梦想;我生长在大山里,看到山村的美景很多,但比泥凼石林美的地方没几处,泥凼石林的美,个体显得阳刚之气,整体显得小家碧玉;首次到泥凼石林,像风吹过一样,印象只是在表层,浅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