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寂寞在唱歌
初一 散文 2105字 413人浏览 济南威震汽配

你听, 寂寞在唱歌

为阿桑而作

看到大家都在为阿桑而作,也终于忍不住,想把自己的某些点点写下来了。关于阿桑的,关于这首歌的,关于我与这首歌的&&

偶尔,我也会呷一口啤酒,在那一点点的清醒与醉意中,旁若无人地拿起麦克风,然后将自己的情感一起溶进音乐。轻轻地吐露出一串歌词: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地割着&&你听寂寞在唱歌&&

许多人都知道,这是一首歌名,阿桑的,寂寞在唱歌。

知道阿桑,缘于电大同学一次聚会,上面有人点了这首歌。略带沙哑的沧桑,伤感的声音,更有那泪痕冷时的悲伤,听,《寂寞在唱歌》,快乐时可以唱歌,让人更快乐;寂寞时唱歌,只会让人更寂寞。

而我,在寂寞时也会唱歌,于是从那过后,疯狂地听这首歌,直至唱会、唱熟、从心底里唱出那种寂寞与伤感。也至于,后来再唱时,也会唱得掉泪,明明感觉自己的泪是热的,可是泪痕真的冷了,迅速滑落后就成了冷的痕。

是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了,我是谁的谁是我的&&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也问阿桑,你是谁的谁,我是谁的谁&&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心又疼了,和着歌,唱着自己,心有些痛,以为自己就是阿桑了,也就同样的残忍的歌声,让人泪流的音律!

夜晚,灯光幽暗,朋友渐散去&&于是,开始了唱这首歌。始是一串不能完全读全的法语,接着进入了境界,天黑了,孤独来了,心疼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唱着这首歌,前一分钟还在笑的我,会迅速地进入整个音律中,泪流成河,或许有点夸张,可是,我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开始模糊,上面屏幕上的字也看不不禁; 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泪忍不住地流出来,一滴,两滴&&再唱歌,再深呼吸。就那么流一两滴,不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心,却已经哭了,不知道我的歌声是否也听着残忍,只是过后听到朋友说,这是你今天唱得最好的一首。是吗? 是吗?

屏幕上,阿桑的影子出现,风肆意地吹着她短短的头发,灰暗的画面呈现出现这样一个落寂的女子。亦如落寂的我一般,唱这首歌,唱着自己的心,泪是热的,是咸的,或者是汗吧,都是一样味&&落寂,什么时候,我也开始这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了。许多和我接触的人都知道,我很开朗、上进、活跃&&只是,原来,我也是落寂的,如阿桑的叶子一般飘零,也

想一直都很安静。偶尔还原了这份安静,却让更多的朋友不习惯了。于是,更多的时候我是开朗的,只是此时,天黑了,孤独来临时,我才会恢复自己的那一份没有任何人看到过的安静,拾起我的落寂,拾起我的伤感,串成一句心声,唱出来&&听,寂寞在唱歌!

朋友们说,关掉原声&&这歌声是阿桑的吗?再一听,不对,是我在唱。是的,这是我的歌声,我的寂寞,我的忧伤,我的泪!和着泪,唱着歌,咽着痛,一起唱出!

脸上热热的,不知道是泪还是汗,喉咙里哽咽着,不知道是啤酒的冲味,还是自己在深呼吸,想吸回那些泪&&都不管了,我只听到自己在用心地唱歌。不知道还会有谁和我一样,会唱得哭起来&&每次都想唱这首歌,只是每次遇到大家特高兴时,都不敢唱,就怕这种伤感会破坏狂欢的气氛。于是,只有等到最会,人数不多时,再轻轻地从自己的心里吐出那一串串歌词:你听,寂寞在唱歌。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唱这首歌而唱得哭。

当明白脸上的热痕划过,才明白,原来我会如此地脆弱,在幽暗的灯光下,在这伤感的歌声中才敢让自己哭出来,我不是桑迷,知道有叶子,知道有天堂,知道一直都很安静。可是,只是听过一遍,唯独这首,百听不厌,百唱不厌。不知道是音乐的深沉感觉了我,还是歌词的低迷让我关注,或许就是阿桑本身的沧桑味让我感动,于是,我知道了这首歌;于是,我学会了这首歌;于是,我唱得掉泪了,缘于阿桑本身的残忍歌声还是缘于心里的那种落寂?都不重要了。

因为,此刻,我只听到寂寞在唱歌,寂寞没有哭泣&&

只是,不知道,下一次我唱这首歌时,是不是还会情不自禁地落泪,是不是还会不由自主地哭泣?虽然大家只是知道我在哭泣,虽然没有人真正看到我哭泣,虽然我不允许自己哭泣!但是遇到这首歌时,我已经不是平常那个开朗的我了,或许,我成了阿桑了&&

阿桑从叶子中飘过,从安静中走来,从寂寞中疯狂&&寂落、忧愁、伤感,伴随着吉它的点点拨动,还有钢琴的轻轻跳跃,轻轻地跳,重重地跃;柔柔的歌,狠狠的调&&一直来回,一直重复,一直在唱歌,寂寞在唱歌。

寂寞最终伴随着阿桑走了,原计划今年结婚的她,最终还是遗憾而去,去了她的天堂;只是,偶尔会想,那片飘零的叶子,在天堂会寂寞吗?她走了,缘于癌症,这个让我谈及色变的词语,这个让女生谈及色变的词,除了遗憾还是遗憾,除了惋惜还是惋惜,只是寂寞之余,我也会唱歌,唱歌过后,想想其实我们原来也早如此不爱惜自己。如果早期检查,就不会等到晚期才发现病变了。

话虽如此,想想自己还不是一样,路过医院,都避而远之,去怕了这个冷冷的地方;所以也傻得自己对自己说,我的身体没问题。只是,我们都是凡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或许我们也应该作定期检查了。唱着寂寞的歌,总比唱着死亡的歌好吧。

有时,会听她一天的歌,虽然是深沉却不会让我消沉于其中;虽然是伤感却不会让颓废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