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香气
六年级 记叙文 1343字 337人浏览 tomasklxl

幸福的香气

今天午饭煮的地瓜粥,竟然忘了放糖。姐姐皱皱眉头,去厨房找白糖。我劝住她说:“既然忘了,就顺其自然吧!”

没有糖味的地瓜粥,闻起来倒是馥郁着泥土的芬芳!细细咀嚼,竟能感受到一丝别样的甜味,不温不火,清凉香馥。让我仿佛回到了童年。

小时候,常常一个人在外公外婆的菜园子里玩耍,抓蝴蝶、追蜻蜓、斗蛐蛐„„但每到番薯成熟时节,跑到邻家的菜园子偷偷地挖来番薯、修起土灶、起火、焖地瓜。也不顾手上的烧痛,剥开皮就啃。在那个什么也不懂,什么都不用懂的时代,吃到自己烤的地瓜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那馥郁的芬芳啊,仿佛迎面扑鼻而来„„

渐渐地长大了,成熟了,闷地瓜的香气也渐渐淡了,散了。而此刻,亦是地瓜的香气,唤醒我的味蕾,将思绪随其飘到远方„„

记得林清玄先生在《心的菩提》中,写过吃阳春面的经历。 学校围墙外有一个北方来的退伍军人,开了一家小小的面馆。他的面条做得异常结实,好像把许多力气揉了进去,非常有滋味。并且他爱说北方的风沙往事,使我们往往宁可冒着被记过的危险,去吃他的阳春面。

那时候没有学生吃得起带肉的面,只能吃阳春面,面里浮着几星油丝,三四叶白菜,七八粒葱花,真是纯净一如阳春,但可以吃出面中的麦香,回味无穷。偶尔口袋里多了几文钱,就叫一块" 兰花干" 放在面上,觉得世界上再没有那种幸福的日子了。

我如今一想到" 阳春面加兰花干" ,觉得这个名字非常之美,它的美是素朴的,诗意的,带一点生活平常的香气。但在那时,我们一开口说:" 老板,一碗阳春面,放一块兰花干。" 口水就已经流了满腮。

我对高中时代没有什么留念,却时常想起校外的阳春面,和卖面的北方老板,甚至他的脸容、语音,以及面碗的颜色和形状,都还在眼前。

细细思来,烤地瓜与阳春面,竟有些共通之处。虽色、身、香、味各异,但留在心中的滋味,却是相同的。然时光流转,有些感觉,终只能是回忆了。

这些年,不容易吃到好的阳春面,也很少人吃阳春面了,有一次我在桃源街叫一碗阳春面,老板上下打量我半天,叹一口气说:" 我已经有五年多没有卖过一碗阳春面了呀!" 最后,他边煮我的阳春面,边诉说着现代的人多么浮华,没有牛肉、排骨、猪脚已经吃不下一碗面,他的结论是:" 再过几年,有很多孩子可能不知道阳春面是什么东西了。"

读到这儿,就忍不住替清玄先生伤感、涕下。不禁庆幸,还能再感受童年的那种美好;又不禁忧虑,“再过几年”又会是怎样的境遇?但想过来,若我心永葆童真,还会沉迷于糖的甜味吗?幸福有否,不决定于我们的心,或者说我们内在的价值观吗?

有时幸福来自于自由自在地在田园中徜徉了一个下午。

有时候幸福来自于看到萝卜田里留下来做种的萝卜开出一片宝蓝色的花。

有时幸福来自于家里的大狗突然生出一窝颜色都不一样的、毛茸茸的小狗。

生命的幸福原来不在于人的环境、人的知觉、人所能享受的物质,而在于人的心灵如何与生活对应。因此,幸福不是由外在事物决定的,幼稚天真者有其幸福,心思细腻者有其幸福,

无知无觉者也有其幸福。在生命里,人人都有笑有泪;在生活中,人人都有幸福与烦恼,这是人间世界真实的相貌。

我们幸福的感受不全然是世界所给予的,而是来自我们对外在或内在的价值判断,我们幸福与否,正是由自我的价值观来决定的。

幸福,就在我们心中。幸福的香气,久久缠绕,永不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