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不熄的明灯
四年级 记叙文 2222字 69人浏览 珞伽山上

1 一盏不熄的明灯

李庆胜

(山东省实验中学退休教师)

1978年,学校恢复了考试招生,实验中学又迎来了春天。就在这时,学校里来了一位64岁的老校长——李镛校长。他高大的身躯,大鼻子、大眼睛、大嘴,给人以威严的感觉。听说,他原是省教育干校的书记。文革初期,因课下回答过干校学员提出的“一分为二”能否适用于领袖的问题,被定为三反分子。10年中倍受折磨。后随单位集体下放到临沂。因落实政策回省教育厅重新安排工作,本可在机关安度晚年,可他偏偏愿意到一所基层学校面对青少年学生做艰苦、实际的工作。后又得知,老校长是1938年的老党员; 又得知,我在山师数学系读书时,系里的最高领导系总支书记还是他在1942年根据地干部学校的学生。后来还得知,李镛校长和杜黎洲校长竟是童年的伙伴„„

他来到学校后,先向领导班子讲他暂不参加会议,要先了解一下情况。他每天去一个班,从早自习到晚自习一呆就是一整天,竟一气连着坚持了两个年级十几个班。而且到班只听、只看而不作“指示”。这件事,在学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个64岁的老人干嘛要受这份辛苦呢?

我在“文革”中多次受到冲击,又由于“文革”的阴影致使我大学毕业16年仍未能长上一级工资。对这位新来的校长自然地有着警戒之心。我当时在经考试入学的第一届高中班教数学并任一个班的班主任。

2 一天清晨,我去教室上课,老校长已先我而至,他提着马扎,带着本子站在教室口等我。我心里一下子慌了起来,头皮也感到发紧。记得老校长对我说:你是李老师吗?我来看看学生,你照常上你的课。说完便起身开门离去,我真担心是不是我又说了什么错话„„几分钟后,老校长又推门回来了,他提了一只水瓶和一个水杯,径直走向讲台,竟然给我倒了杯水放到了讲桌上,又转身对同学们讲:“老师的嗓子不好,还咳嗽,该给老师倒一杯水啊!”其实我因送77、78届高考,上连堂大课得了咽喉炎一直未愈,加上老校长来听课又有些紧张,于是干咳声多了点,不想竟被老校长看到眼里,“文革”以来的12年中,我这可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关爱啊!一股酸楚的热泪充盈到鼻腔又涌出眼眶„„

不久,一位参加骨干会议的大姐对我说,老校长讲到我了,老校长说有我们这样一批青年教师,实验中学应该并且能够办成全国第一流的学校!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是李镛校长这位老共产党员第一个提出了把实验中学办成全国第一流的学校的号召。这个号召成了当时我们全校干部和教职工的奋斗目标。

不久,老校长找我个别谈话,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为领导提出的号召感到振奋并愿意为此而付出努力。但是“第一流”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并不清楚。我还是提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教材的问题,还要把好高考的要求和教改的方向。我建议领导应当走出去看一看第一流应该是什么样子?老校长又问我该去哪里?我根据我的了解说该去上海。不

3 想过了几天,校长找到我说:“领导已经决定了,去上海看看,而且就让你去!”当时我大吃一惊,确实不敢想念这样的决定,也确实不敢接此重任。老校长不许我推辞,我又要求与领导同去。而老校长却说,领导信任你,再说领导也离不开而且经费紧张,已经决定就让你一个人去!我就这样肩负重任只身闯了上海。坐的硬座车,住的是学生宿舍,吃的是阳春面。通过各种关系访问了教育系统的领导,去了几所名校了解了情况,听了多位名师的课并认真讨教。搞到了上海的教材和各种资料„„

在老校长的带动下,大家通力协作,精心研究,勤奋工作,终于在80年的高考中,我们取得了济南市绝对的最优成绩,迈出了创全国一流的第一步。老校长在位的日子里,曾多次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听我上课,在课堂上他不时地悄声指点我:“讲慢点”,“字写清楚点”,“把黑板擦干净”。课后又对我的课作评论。但他每次总是说:我是外行,你能接受的就接受,你不能接受的还是以你的看法为准。他的信任,他的鞭策,他的谦虚,怎能不使我感动?怎能不使我奋进?1980年学生的数学高考取得了满意的成绩,同时我与另外一位老师合作编写了54万字的解题指导也正式出版了。

1981年老校长第一批退居二线改任学校顾问。他又主动要求学生习字,每天提着小黑板上课堂,他还常找到我谈学生、谈工作,鼓励我,也批评我。而随着逐渐的熟悉,批评的成分就更多了些。在他的关心教

4 育下,1982年我带的班有49人达到了高考录取线,又在他的鼓励下,我开始参加学校和市里的数学竞赛的组织和训练并取得了我省的最好集体成绩。

1984年的数学高考题特别的难,省平均分约20分,而我们的平均分高出省平均40分,百分以上的人数全省最多,全省的理科状元也出在我校。从学习方面讲,我们真的达到了全国一流!就在这年李镛校长却因患癌症不治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第二年我培养的学生获得了全国高中联赛的全国最高成绩,我们的教学实验也获得了成绩,还被特邀参加全国首届思维与数学教学专题学术研讨会作大会发言,宣讲论文。10年后,我培养的两名学生分获国际数学奥林匹克满分金牌和最高分银牌。取得这些成绩离不开各级领导和同仁的支持帮助,更离不开李镛校长的殷切期望和沤心沥血的栽培。

我永远忘不了李镛校长即将辞世的前几天,在他的病床前和我的最后的谈话。他苦口婆心地劝勉我,要少说话,要苦干,要委曲求全。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相信党,要积极地靠拢组织。党组织一定会了解你的。

李镛校长离开我们十几年了。但是,在我的心灵中,这位老一代教育开拓者的形象将永远伴随着我。在我的心灵中,这位真正的老共产党员的品格风范永远是一盏不熄的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