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曾经死去的高考
高三 其它 687字 123人浏览 fangsummer1

我的心真的很重很重,那一阵的煎熬,让我不敢多看飞翔的小鸟,只能画地为牢。自己做自己的奴隶,无休止蔓延的痛苦,在我的每一个血管里冲撞,那压抑的渴望将我最后一丝气血耗尽,我能感到它的不满带着它的骄躁,肆虐在那贫瘠的心田瞪着一双希望而又深度绝望的眼睛。然而我必须压制它,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可能就是更大的痛苦和无奈。

风暴来临前是这样的平静而又让我窒息,无边的黑暗浓得让我睁不开眼,只将我融化其中,化作那片梦中的海市蜃楼。或许黑暗才是世界本来的颜色,否则我为什么看不到自己,看不到过去,看不到前面的路。只是风声却那样清晰,因为我能感到,最后一滴心血在空中划过的轨迹,堕落在泥土里,带走了曾经的妄想,也送去熟悉的声音。

回想那个时期的愚蠢,仿佛今天仍在嘲弄。不原同流合污的世人却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那个污,宁可忍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也年原出动那个搁置以久的事实。正如那只嘲笑野猪的乌鸦,或许这就叫自欺欺人终自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知道痛苦是否是绝望的根源,还是绝望让自己更痛苦。人一旦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始作俑者的人,是否会一阵恐慌?我会曾经的独木桥我以摔过,如今却又要重新面对,我知道这选择只是将那个真正的痛苦掩藏,不想让它过早地暴露在青天白日下。可从那独木桥上摔下真是很痛,痛的不止自己,所以才更痛。真正的痛苦和表面的痛苦纠缠着,翻滚着,咆哮着,一切的一切在心底聚集,逃不出周围的圈圈栅栏,让每一个游者望而止步。

这些思绪,我只在一个黄昏的下午拿出来理理,让它们不会因为纠缠太紧而无法分出,不是只想一个人是世界,只是这不是两个人是事情,所以这样的心注定要很累很累,我想休息,可望眼之处哪里才是我停泊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