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春天
初二 散文 856字 527人浏览 wd1q2w3e4r5t

等待春天

这年的冬天,似乎漫长得没有尽头。

天空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花,白白的,轻舞在空中,不一会儿便覆盖了整片丘陵。

我喜欢冬天。我喊道。

为什么呢?父亲坐在大门口,安静地看着我在院中蹦跳。雪落上我的身体,很快便化成冰冷的雪水。

冬天会下雪,很美。

呵呵!父亲点燃一支烟,白色的烟雾缓缓上升,和这漫天的白雪混在一起,很有人间仙境的味道。

而我却看见父亲的目光瞥向了那片隐约透着绿色的雪坡上。

去山上看看吧。我说。

近看方知,这山上还有绿色。几百棵绿影在雪中更显苍翠,像一颗晶莹的翡翠镶上雪白的肌肤,不仅美丽,更显强劲。

父亲种的树第一年过冬。这个从农民中走出来的城里人又回到了农村当了回农民。挖坑填埋、施肥浇水,全部自己上手。乡下人朴实热情,也上来帮忙。可这雪,这种亚热带的树种受的住吗?

父亲从小是个野孩子,那时的土房门前有一棵大核桃树,父亲常常爬树打核桃。说到这,父亲总一脸骄傲和向往。那时的身手矫健,那时的无忧无虑。父亲的眉头会渐渐舒展,深邃的眼睛会发出光芒。

雪越来越大,越来越紧。

回去吧,外头冷,父亲摸着树干的手往袖口里缩了缩,春天就要来了。 父亲转身下山,步子一顿一顿,黑色的身影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

参加工作以来,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年轻时为了高职高薪而奋斗,人到中年渐感力不从心,却也不得停下脚步。常见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边吸烟一边改着文件,不然就是三天两头出差。母亲为了照顾父亲的身体辞了职,可父亲的病情也只是得到了维持。

我眼中的父亲一直是个强人,不论是听说还是所见,父亲都像一棵大树笔直坚挺。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树总是有根的。父亲的根深深埋在了他成长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属于他的记忆和梦。

你现在一定要学点真本事,不要像我这样上不上下不下的,难受。父亲不止一次对我说过这话,这也是他唯一向我们抱怨生活的方式。

雪,还在下着,点点雪花从树身上飘落,像极了晶莹的泪,滴进我的心里,凉凉的。

也许春天里,父亲能和亲爱的妻子和女儿一起站在院前,欣赏着漫山绿影和满园花香,才叫做他的幸福吧。

然而这冬天,怎么这么漫长。

西乡一中高一: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