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春风曾经拂面
高三 其它 907字 132人浏览 秦承来

今天天阴了,都说天若有情,实质上,天原本就是有情的,要不,哪来那么多风霜雨雪的喜怒变化?只是,有情又怎样,四季恒常亦无常,和着生命的舟,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何必叹物是人竟非?

一度,春风入心,面上虽无桃花盛开,心底,也是波痕荡漾的。却是,突然间,就发现很多人从身边走了,其实,也许是我离开了他们,最初的心思总是这样,原以为,相识的这一程可以走出去好远好远,不过,原地转了个小小的圈,就把自己弄丢了,或是,丢了他。我喜欢那种遥遥地很久远很久远的问候,也喜欢那种静静地神思飞扬的想念,有一种提法叫不合时宜,也许,我真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女子,在与人的交往中,我爱极了那种指尖轻轻地一握,那一点点的情谊,一生承载着,在心里。然而,古人也说得好,勿以己心推他心,我如此,并非人人都是如此,何来那么多要求?明知的,于人于己都是一种不公平。

热络时,总是希望对方能快乐些的,不该让忧伤缠心,其实,总该知道,热得太过,终是会躁动难受,间或,有些阴湿心情来缓和一下,也未尝不是件好事。那么,我也不该虚虚地道出一声愿你开心之类的话语了。繁芜世界,为着生存,为着生活,每一个人来自于心、来自于身的压力都太多太大,开心又如何,不开心又如何,总要自己一个人去解决去面对。所谓人生,其实更多的应该是些酒肉的朋友,一顿饭的情谊,生活中有一帮一,有二帮二,好了,散了,两两不相欠,倒也干脆无牵挂。都说利益小人,其实有了利益冲突,未见得显现的都是小人。所谓礼尚往来,不就是那么一点小小的利益,维系的情谊反倒纯粹些?单单地走进了心底又能怎样?不过是哭时陪着哭,笑时陪着笑,别人的切肤之痛,不是切在自己的身上,说是与我心有戚戚,如何能做到不同病,却相怜?终是自欺欺人的幌子,骗着他人信,也骗着自己信。

倘或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为着于己的一点点美好善待自己,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过好自己的每一天,能够为富时仁、困顿时不失志,能够保有一颗善良的心,那么,朋友心,明月心,天涯海角,冷了,热了,远了,近了,也都是在遥遥相照了。

而此刻,我只愿自己是一支古老的曲子,请你聆听,请你幂想,且听且想,不要问我是什么,为什么,我不过是独自一人,在安度红尘,也安度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