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初二 记叙文 1236字 28人浏览 xsh9900

记忆

夜,是神的伤口.

很多时候一个人走在街头都会觉得像是在漫天的大雾中迷失了脚下的路,过去的日子在身后渐行渐远抑或被埋入深远的记忆,昨日的班车却已不是今日的,一切都结束在那个连太阳都觉得热的夏天,那个夏至未至的夏天。所有的感情,依赖和惜别都在身后的那个季节烟消云散,都在那个以为可以很伤感的日子里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夜的那一边因为没有可以等我的人,我承受着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然后成为习惯,用一个陌生的侧脸走过那些冗长的日子。 每一条河流都在另一条河流的前面,它们却看不见自己,它们开始成为盲人。

学校的草木开始疯了一般嚣张得长,直到盖过那些,那些纸飞机轰然坠落过的土地。

真的就这么走了么?

从前嘲笑的所谓的时光如梭,白驹过隙演变到今日逐渐成为最辛辣的讽刺! 三年的时间里,我没有留下什么,却带走些什么。

直到现在,我并没有发现真正值得我守候一辈子的人,或许正因为如此,我带走的那些东西将会成为我生命中的信仰,我曾经很天真的幻想过我们能够做一辈子的朋友该有多好!但事实上我们却不得不听从命运的安排,从此各奔东西。

时间碾碎所有能令人泪流满面的梦想,我们卑微的臣服。

有时,我真的不知道在回忆这些东西的时候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有人说过:记忆是会发黄的。

那么十年之后,或者二十年之后当我们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头相逢时,我们还会一样的像现在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吗?还是面无表情的相行渐远,留下模糊的背影在街头叹息。

在体内设定一条虚线,现实和梦境就此分开。

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的幼稚罢了。

学校的睡莲不知道又开过了几度,那些人声鼎沸的食堂,雨天湿漉漉的篮球场和晴天发烫的足球场,以及在那两年生物课上睡得昏天黑地的情景,大声谈论两性知识时吓跑同排吃饭的乖乖同学时的样子所有的所有的都像漫上的潮

水涌入喷薄的岩浆,在灰飞烟灭的瞬间成为透明的水汽升到无尽高远的苍穹,变成云淡风清的壁画。

一切都归于了沉寂。

写到这里,突然让我想起了两个男子,一个生活在八百年前,一个生活在三百年前。五百年的时间,不知轮回了几世?。他们始终在回忆,不停的回忆,却不知今日的回忆终将成为明日的缅怀。

岁月太瘦,指缝太宽。

几百年的沧桑在后人的眼中就像弹指一般,却也无痕。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盛世寂寞的烟花散尽后,历史中那两个孤独的才人,究竟是词似人生,还是人生若词?

什么都不是!

成长是惨烈而又悲壮的过程,就像水中一条鱼的透明的眼泪,是如此沉重, 好比荆棘鸟带血的歌唱!

不过,更多的是幸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有本书这样写道:那些男孩女孩,教会我成长。

也许,这正是我想说的。

后记:

小山和容若都是痛苦的,他们沉湎于旧事,对容若来说就像悲辛无限的二胡曲,对小山来说却像嘹亮如云的羯鼓,带他沉入荼糜旧梦。

朋友曾经对我说:回忆只是让你的人生更充实。

我想这句话是对的。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去走,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

正如眼睛长在前面是为了向前看一样。

我们和古人终究是不同的

那些男孩女孩,教会我成长。

坚定自己!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