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边的那屡银丝
初三 记叙文 564字 49人浏览 大爱苏宇杰

去年冬天的春节前夕,我又一次因为阑尾炎的复发去医院报到。再一次的做检查。这一次,一直做保守治疗的我被医生现了最后通谍。

结果是我必须马上入院手术,就这样我被推入了手术室。

十点多钟,刚出手术室不久的我就开使有了术后反应,浑身上下抖个不停,嘴里边还不停的喊着冷,母亲就去买了两个热水袋用毛巾精心的包好放在我的身边,生怕烫着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晚上,我觉得腿很酸,刀口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但我为了刀口能愈合的更快,我咬着牙忍着,不停的嘟囔着痛,母亲不停的为我揉腿揉胳膊,一直揉到凌晨,我支持不住了才睡了过去,母亲才得以睡上一小会儿。第二天一早我才发现母亲的眼圈变成了熊猫色。

扎针时母亲用力的抓住我的手,因为我有严重的晕针,看到针手就不由自主的向后缩,闻到消毒水味就有一种相同的感觉。为此,我还和母亲闹了一小通。但是,在无眠之时仔细一想,母亲何尝不是一样呢?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会对母亲有内疚感。

到了出院拆线的日子,我一看见护士和医生就浑身冒冷汗,母亲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我痛得乱抠。事后我才发现母亲的手上有一个正在渗血的小口,那个口正是拜我的指甲所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次手术,母亲的白发如雨后春笋般多了起来,使母亲的头发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阳光下,那些银丝般的白发闪闪发亮。母亲手上的伤疤一直存在,母亲说这是她护理过我的军功章呢。她一定要好好享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