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感
初一 散文 4字 203人浏览 JOJO媛媛91

秋之殿堂

十月的秋风,不像夏季暴雨前的疾风那样迅猛,总是羞答答的,柔韧的略微有些迟疑;一路袅袅娜娜,七分留恋、三分不舍的痴缠于桂花树上芬芳四溢的浓郁香味。

静静的伫立在秋水无波的彼岸,落寞的神情像静水流深的秋水一样无痕、孤寂。当赏秋的人们还沉湎于秋的步点,把目光停留在秋的殿堂时,我的思维已经跨越时空,毫不吝啬的叩开了冬的草堂。

秋风如絮,轻轻扫过记忆的门楣,也不知道眼前这片凋零的景色是不是已经掩埋了春的花事、夏的艳阳,当心痕随一轮秋月再次邂逅阡陌里繁花似锦的一株株桂花树,遥远的梵音仿佛穿越了季节的隙缝,窥见了我无忌的童年和葱茏的花季,还有一串串执着前行弥留下的足迹。

行走于红尘的人,浪漫的走过春夏,步入了落红的秋天,爱过,又无奈于爱,便舍,舍之、便成了久久萦绕于怀的念······;人一旦入秋,身体的热能也在时间里悄悄流失,渐渐变冷的身躯,常常会端坐于秋阳下取暖,细细忖度着慢慢拉长的身影,无可奈何地浅浅恋着,又纠缠于无法割舍的久久的念,便弃,弃之、便又默化成了一生的思。人的一生,细细想来就是喜与悲、苦与乐的一生,无论是喜是悲,情感世界的深处总是杯葛在思与念中。 人生四季,“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无时无刻不印证着缘的神奇。人的一生如同一块洁白的海绵,在生命有限的时间里,不露声色的吸附着有色或无色、清洁或污浊的各类水渍,在超度轮回的诵经祈福中归隐西去。穿梭在人生的小路上走走停停,泥泞、潮湿的小路早已浸染了岁月的尘霜,连日益沉重的脚步声也空洞了许多。水洗过后的天空明朗洁净,即装点了秋之韵的殿堂,也悄无声息的堆砌着寂寞的高墙。

轻握一枚飘落的枫叶,忧郁的目光折叠了粘附在时间上涂画的颜色,从夏的角度审慎搜寻枫叶脉络上残存的绿意,依稀听见了叶茎在萧瑟秋风下不甘示弱的一声声叹息。伫立于阳光在经纬线不断北移的路口,感受午间的温度曾一度穿透生命的围栏,随即飘落一树挂满枝头的梦。生命的短暂如同季节的花开一样,绚烂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生的寂静,生之夏花必将凋零于秋之萧瑟的眉间,摇曳在一首朦胧的诗意里蹒跚穿行……

秋的风韵终将会破碎在万籁俱静的寒冬身后,盘桓在脑海中的一些事、一些人,隽刻于一生痴缠的爱、铭心的伤,如同佛晓前的晨梦,也许从不曾相遇就是唯一的结果。飘零的红叶焚烧了整个秋季,也焚烧了流淌在血管里的执着,焚烧了浪漫于马背上稍纵即逝的爱的图腾。

步行秋天雾霾深锁的田园,秋天的萧瑟不仅氤氲了内心的孤独,也会自内至外,由近向远的描绘出一幅萧瑟之秋的画轴。寂寞就像季节里的传染病,一旦染上,一定会蛰伏于人的骨髓中。行走在秋的路上,身体每个骨节里面空空荡荡,轻轻地一声吟,就如同站在空旷的山谷里激越呐喊,响彻四壁的回音震耳欲聋,稍不留神便会撞碎骨膜,揪心的疼痛也会瞬间辐射到全身。

时间不会停留在昨天,秋天必定沿着深秋的路径继续前行,生机盎然的生命也将随寒冬的降临渐渐消失殆尽。幸福就像穿破云层的秋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入秋的内心便会感到一阵栖惶。人生的宿命恰如一片秋天枯黄的树叶,落地成泥后,肥沃了泥土的芳香,却找不到一条轮回的路径。

爱与痛一直贯穿于生命的始终,把快乐与忧伤植入情感的世界里携手并行。幸福的爱情与情感深处的伤痛,就像一对新人聆听了教堂礼撒的钟声,挽手步入了秋之风韵的殿堂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边的人想出去;情感一旦搁置冰箱保鲜太久,过了保质期必然会引发质变,婚姻也就成了一块储存太久的甜美面包,弃之可惜,留之嫌隙。

快乐与悲伤是难于切割的一对双胞胎,在时间的钟摆上既相互拉扯,又相互挤兑着,如

同人生情感大餐的调味品,缺之一味,就品尝不出感情的味道。人生丰富的情感,呼与吸之间总是配合的融洽默契,隔山隔水都有着相同的频率。感情的起起伏伏,在人生的内心世界里,那些踉跄的悸动与感伤,也会在下一个季节,被平静的步履抚平。回忆,便是这个季节滋生的长藤,丝丝缕缕,都会缠绕着昨日的过往,挥之不去也难以割舍……

秋的一半是收获,一半是萧瑟。亦如处于年龄尴尬的边缘,仔细搜寻生命中收获了些什么,是不再青涩而又伤感的心事?抑或是流逝的岁月划过生命里微微漾起的折纹?春、夏的季节总是过于短暂,美丽也只属于这个季节,春花、夏草都会争先恐后的、以只争朝夕的情怀释放出妖娆与妩媚,那些潜藏在茎叶中的伤痛与遗憾,无可奈何也只能存放于秋风里,慢慢的,又一点点去释然。

静默于秋阳下,不敢奢谈激情,浅意识里的激情早以风干成薄薄的宣纸,点燃时火势强劲,熄灭时也及其容易。一日日锁碎的生活给秋注入了或喜或忧的水分,不必刻意往激情的火苗上浇水,那些潜伏于生命里的忧郁与伤痛,把心田那块净土早已支离破碎,心里的篱笆隔离了助燃的条件,激情的火焰也只能在心脉绚烂成秋天里的菊。

冉秋的枫叶,祈盼有一束温暖的阳光来抚慰身躯,渴望有一缕诗意的秋风让自己婆娑起舞,时刻准备绯红自己的天空,映红即将来临的霜雪,温暖自己渐渐趋冷的身躯。人生,一旦歩入秋的殿堂,不再相信春天的誓言寄托来世,唯有点点相思在漫漫秋夜的寂寞里沉淀,唯有距与离的伤痛,入心入骨……

拉长身影的秋夜,像关不住的心事;即使挑亮了秋的心灯,也会在夜夜丰盈的月色中失明。秋意越来越浓,细碎的步履终将叩醒萧杀的寒冬。入秋而不甘秋染华发的女人,成不了你寸刻不离的相依,也成不了你一生一世的永远,只能做你隔离时空的红颜,在身体的渴望之外、在爱仍未燃尽的余热里沉湎于内心深深的落寞与喟叹。

心,从秋心穿过,无法想像秋后的严冬是怎样的凌冽。把思绪放飞在季节的窗口,明媚的春天还会徜徉于生命里千转百回吗?秋风,由方向初变时起笔,把曾经绚丽的美好,雕塑为心中盛开地回忆,在秋的沙漠里广种薄收,落笔时的秋之殿堂:一半盛装着丰盈、一半承载了肃穆。

幸福其实就是不断的重复。每一天,跟自己喜欢着的人一起打电话,旅行,重复着一个个承诺与梦想,听着他第十八次提起童年趣事,成长的烦恼,每一年的同一天跟他一起过生日、情人节、圣诞节。甚至连吵架也是重复,为一些琐事,之后就是冷战,疯狂地思念对方,最后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