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指导课
一年级 散文 4373字 84人浏览 水蛭penpal猕猴

(补充训练)作文指导课

写自己最熟悉、最感动的人

教学目标:

1、引导学生写自己最熟悉的、最感动的人,发展写作思维。

2、初步学会以记叙为主,适当穿插抒情和议论的写法。

教学时间:2课时

教学设想:

1、本单元写作要求选定自己熟悉的一件事或一个人,写一篇记叙文。但学生对周围人好像熟视无睹,无动于衷,作文不真实,抄袭的现象比较多,所以我先引导学生写真实、感动的人非常重要。因为作文的内容是根本,是形式的依托,内容好了,再去追求形式的美,才算有真正的艺术魅力,才能真正打动读者。所以第一课时安排口头作文,引导学生写自己最熟悉的、最感动的人,培养学生写作思维。

2、初步学会写在记叙和描写的基础上,适当穿插抒情和议论的记叙文,是本单元写作教学的重点,所以第2课时半节课安排学习范文,重点学习范文的表达方式的运用:记叙生动曲折,跌宕多姿;描写细腻生动,妙趣横生;恰当的抒情和议论。后半节课要求学生对自己的作文进行艺术加工:记叙、描写、抒情、议论表达方式的综合运用,以及词语选用

第一课时

一、导入课题

同学们,在你们的多次作文中,发现许多同学的作文不真实,不

真实就不动情;每次大家谈起作文时,都有一种共同感觉:当我拿起

笔来写文章的时候,常常感到肚子里缺乏一种写作材料,于是就勉强

提笔,也只能搜索枯肠,勉强为止。这样作文效果往往不佳。

同学们也就非常羡慕那些一挥而就的写作本领,也希望自己有一

只马良的神笔,也能挥洒自如。今天,我们来上一节作文课,作文课

的题目叫“写自己最熟悉、最感动的人”。

二、新课指导

1、比如,我们要写一个人,写一个我们最敬爱的人,我们的写作范围

圈子就限定在“最敬爱的人”这个范围,试想,这时反映在你的头

脑中的是谁?

(1) 一排同学回答(我的老师、我的长辈、我的亲属、我的朋友„

(2) 请同学们说得具体些。(我的一位老师、我的一位同学、我的母

亲、我的父亲、我的朋友×ׄ„)

(3)教师小结:大家发现了没有,我们把范围逐步缩小。而我们都是

以谁为参照物?——(自己)去选择所要写的人。而这些人必须

与我有一种关系,而且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越近越好。

3、下面请同学在自己的身边选一位好朋友,并且要说出是哪一位好朋

友?

(1)、一排学生举例:我的朋友××、我的好朋友××

(2)、教师小结:看来大家越来越聪明了,都在缩小自己的空间,寻

找离自己最近的朋友,而且当我们叫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你们之间已经产生了一种默契,在这最近的空间中,心与心最容易产生撞击。

4、这组同学都在认朋友,这组咱们不认朋友,而在你的长辈、亲属中

找。如果你写你的亲属,你准备写谁?

叫一排的学生说。(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表第„„)

5、这时我开始不满足,在你写他的时候,说说为什么写他?(1—2句话回答)

(1)情举手的同学回答。(我写我的母亲是因为她爱我,我写我的朋友是因为他令我钦佩„„)

(2)大家都能说出自己的理由,但在这些理由中,有一个共同之处:动情,要使自己感动。因为我的父亲、母亲、姐姐、哥哥„„都曾经给予我许许多多的教益、或者是温暖、或者是关心、或者是我于该人之间这种最紧密的关系,决定了我必将选择他作为我写作的首选的人物。

6、但我又不满意。我要求同学不仅要说出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人,而且要想出一件事,是因为这件事,使我感动;是因为这件事,我重新认识了这个人;或是这件事,加深了我对他的认识;或是这件事,我永远忘不了他„„有没有这样的事?

(1)请举手同学回答。

(2)教师作简单评点。(他们都能举一件事写一个人,很好。)并追问:这件事你记忆犹新,而他还记得吗?你猜猜看。(其中,我们也感受到,有时付出爱是简单的,但对于获得爱的人,这份情感的保留,却是一生的,难以忘怀的,哪怕只有一点一滴。)

7、刚才在同学追溯与××的交往的过程中,哪个地方才使他最感动?

(1)二三位同学回答。

(2)教师小结:我从同学的叙事的过程中,进一步理解这两个的含义———感动。原来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那么多的感动,曾经使我们感动的那一刻,可能来自于我朋友、我的老师、我的母亲、我的同学„„这份感情往往凝系在一个情感的核上,我们把这情感的核叫“动情点”。

8、下面我们的训练就变换一种形式。请同学开始回忆,

因为什么最让你感动?找出动情点。

(1)二三个同学回答。

(2)简单的点评。

9、下面老师给同学讲一个动情的故事。这是我国现代著名散文家朱自清与他父亲的故事。在这故事中,作者流了4次泪,为什么?

(1)读文章

(2)简单点评。

10、原来我们生活中的爱还寄托一种形式,因为爱是抽象的东西,往往通过一种形式反映它。这篇文章父对子的爱的形式是“一袋橘子”、“一封来信”;子对父的爱是抒写“一个背影”。所以往往一件细小的

东西,如“一杯水”、“一个铅笔盒”、“一次微笑”、“一个眼神”、“一根头发”„„都能寄托一种感情。想一想,告诉我,在这些东西中能寄托一种怎样的感情?或者你能举一样东西,他也曾经抨动着你的心弦?

(1)请举手的同学回答

(2)小结:这些情感往往凝聚着在一件细小的东西中,只要你是一个

细心的人,在生活中都能找一个细小是能抨动你心弦的东西。

11、练习:(口头作文)

12、小结: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这节课我们选定自己最熟悉、最感动的人。 而这感情往往汇在一件细小的东西里,如如“一杯水”、“一只笔”都可以成为我们大加书写的东西。

情感是文学的源泉,我希望大家都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懂得生活,爱生活,同时学会描绘美好生活的人。

三、布置作业:

回家作文:写一篇自己最熟悉的、最感动的人的记叙文。在记叙和描写的基础上,适当运用抒情和议论。

[范文一]

空 调

注视着墙上的新空调时,我又被父母对我的爱深深地打动

了。

这空调的事得从六年前说起。那时,我家新买了一台空调。任我怎样推托,父母硬是把这台空调安在了我的卧室里,并说:“你有好的学习环

境最重要。再说,天太热了,我们也可以到你屋里歇息嘛。”我感动了。

从那以后,任凭外面烈日炎炎,我的小屋仍是“秋高气爽”。可父母却很少来“避暑”。他们说怕影响我。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激流,是愧疚,是感动,是敬佩? 我说不清,只觉得父母对我的爱就像这空调中吹出的惬意的风一样,无处不在。

转眼到了现在,我们要搬家了。在卧室里要增加一台冷暖空调。这又有了新的问题:那台单冷的老空调放在谁的屋里?我们又各执一词。母亲说:“父母年纪大了,对冷热不敏感„„”母亲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享了六年福的我此时岂能退缩?在我的据理力争、死磨硬泡之下,父母终于答应把单冷的空调放在我屋里。

昨天,当我再一次去新房子时,我惊呆了:安装在我的卧室里的是一台崭新的变频冷暖空调。父亲对我说:“我们考虑再三,还是把它装在了你的卧室里,因为你更需要它。再说,等你上大学之后,我们也可以去你那屋住哇!”他又在哄我。可我已说不出话来,我恨父母,恨他们爱我远远胜过了爱他们自己。我想起了每天夜里,母亲都来看望我,为我轻轻地盖好被子;我想起了母亲患心脏病时,仍将鱼肉让给我吃;我想起了节俭的父母为几角钱的差价,跑到好远去买菜,却让我中午在学校买好菜吃„„所有的这些,从我的记忆长河中轻轻滑落下来,默默地奏着爱的乐章。渐渐地,我的眼眶湿润了。我又想起了肖复兴写的《母亲》,瞬间,我明白了,父母对我的爱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最珍贵的,也是最令我感动的,正是这平凡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爱!

[范文二] 朱自清:《背影》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有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到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

自己送我去。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

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吗?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拍拍衣上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

我北来后,他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利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192

5年10月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