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父逐日扩写
初一 其它 5408字 860人浏览 藤枝语兰

《夸父逐日》扩写

古时有一个农民,因一次全国马拉松比赛打破世界纪录而闻名,从此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他,就是夸父。他一向受人崇拜,都有许多人前来登门拜访,给他点礼钱。他也趁机赚点钱,霎时变得富甲天下。

一天,他家没有来一个人,夸父想:今天咋没来人?没来人咋赚钱?不行,我得吓唬吓唬大家,好多赚钱。他做了一个决定:与太阳赛跑。

太阳自然不推辞。次日,太阳与夸父同时出发,互不相让;人们也都津津有味的看着他

们赛跑。他俩速度不相上下,夸父使出浑身解数,太阳则不慌不忙,饶有兴趣的陪着他跑。 他们跑了整整一天。终于,太阳的妈妈叫太阳回家吃饭了,太阳也不想和夸父玩了,一溜烟冲刺跑,没了踪影,取得胜利。

夸父劳累不堪,跑了一天也没喝水,顿时口渴,一看旁边,黄河之水不尽天上来,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它了。夸父一口气把黄河水喝干了。不行啊,还渴,咋整?得,后面是渭水,干了它。又一口气把渭水喝干了。不成,还渴,环顾四周,遥远的北方有一个湖。好吧,就它了。不想周围的水被喝得太干净,他看到的是海市蜃楼,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终于,他太过口渴,倒落于地。心想:唉,我太自负自大,已导致今天。我应该好好干活,发挥特长,造福他人,这才是人生的真谛。可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还有一个手杖,能变桃林,原来想自己享用的,得,造福人类吧!

想罢,弃其杖,闭上双眼,成就世外桃园。

夸父逐日扩写

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此处省略N 个很久)以前,有一个古老的民族,叫夸父族,夸父族里的所有人都很高大,他们的首领是最强壮、最高大、最有责任感的夸父。

夸父是古铜色的肤色,肤色里透着一股强健的力量;他的头发呈火红色,爆发出一种无可抵抗的强大;他那双宝蓝色的眼睛,深邃得有一点恐怖;他的肌肉就像一座座隆起的小山,给人一种安全感……

“报……”夸父的助理上气不接下气,跌跌撞撞地跑到夸父面前。“什么事,如此惊慌?”夸父疑惑地问。助理先喘了几口粗气 ,说:“大事,大事,大事不好了,太阳到我们这儿为非作歹,烧毁我们的庄稼,烧伤我们的人民,还导致某些地区出现旱情,民不聊生,希望您能尽快解决此次问题。”“什么?”夸父很生气地说:“竟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如此放肆,不想混了啊!好,我立刻出发让他撤销他的行为。”

夸父对太阳说:“你小子想干什么啊,还不给我撤退!”太阳不屑一顾地说:“那好,我们来一场比赛,谁赢了,才有资格说话。”“比什么呢?”“跑步。”太阳阴险地一笑。

他们开始了比赛,夸父一跑,群山为之晃动,好像在为他鼓掌。太阳一跑,杀伤力很大,所有的东西都躲着他,他不得不感到很懊火。于是他放慢了脚步,夸父离太阳越近,就越干渴难熬,所以他便把黄河、渭水喝光继续上路。太阳还是故意戏弄他,故意让他靠近,因为他一靠近就会饥渴难忍,但是他还是忍下来了,终于超过了太阳,太阳也答应了不再侵犯此处,继续造福于他们。

大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树叶沙沙地摇摆着,好像以此来诉说它们的高兴;百花齐放,争奇斗艳;青草遍地,它们高兴地随风舞动,带来无限生机;蝴蝶和蜜蜂都一一配成QQ 炫舞里的约会模式自由地跳着舞,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而此时的夸父看到次场景很欣慰,但又干又累,准备去大湖喝水,可是他走到一半就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了,他把拐杖奋力一扔,瞬间化为一片桃林,因为他怕再有别人来捣乱或者太阳说话不算话时,他们能自救。 这样一位首领,终于死去了,他留下的最后一个表情,是微笑……

扩写《夸父追日》

很久很久以前,广袤的大地上就出现了人类的足迹。在不断的探索和研究中,人们学会该怎样生存,并有了村落。人们日耕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幸福的生活。

然而有一天,一件对人们来说非常恐怖的事发生了。这件事打破了人们生活的宁静,让人们恐慌不已。事情发生在下午,,那时人们正在劳作。忽然,世界变暗了。人们好奇的抬起头——啊!人们吓一跳——太阳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缺口。人们惊慌失措,于是聚集在一起商讨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整个世界都变暗了,没有一丝光亮。地上则人群骚动。

幸运的是,这种暗无天日的时候没持续多久,太阳又出来了。人们松了一口气,但又担心万一太阳哪一天又不见了,而且不再出来了,这又怎么办。

正当人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人群中一个人提出了建议:“不如让我去追赶太阳,然后把它固定在天上,这样不就不用怕了吗?”

人们循声望去,提此建议的人正是夸父——他是巨人部落中最强壮的人。人们想不出其他好办法,于是便同意了——让夸父去追太阳。

第二天,当第一丝曙光划破黎明的天空,夸父便出发了。他飞快的跑,忘了一切。眼看就要追到太阳了„„可这是,难题来了。

但在夸父面前的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阿里巴巴山峰(现在叫做珠穆朗玛峰)。夸父毕竟是巨人,珠穆朗玛峰对于他算得上是一座比较高的山坡。可问题不在于高,而在于这山非常陡,似一把利刃,且山脉绵延,绕过去是不行了。眼看太阳又跑远了。夸父一咬牙,开始使劲爬山。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后,夸父已经遍体鳞伤。不——夸父心里大喊。他最后使劲全身的力气——终于爬上去了。夸父兴奋极了,却一不小心从山顶上滚了下来。哦!摔的真惨!夸父拍拍猎皮豹衣,又继续前进。

转眼到了正午,又有新的难题了——这下是大海,啊唔纳多海(现在的太平洋)。这片汪洋大海挡住了夸父的去路,海上鲨鱼和电鳗以及海怪不住的叫嚣着。夸父抬头望了望太阳,太阳正往远方飘去,就像是一个胜利者在嘲笑失败者。

“我不会认输!”夸父大叫一声。语毕,他便抬脚跨入海中。鲨鱼、电鳗和海怪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夸父身边。夸父一边飞快的跑着,一边用手拍击周围的“障碍物”。

鲨鱼被打的口吐白沫,连鳃都不见了,从此鲨鱼便得不停的游动,一刻也不能停;至于电鳗和海怪,电鳗被夸父一生气之下拉成了条状,海怪被一个巴掌压成了扁扁的肉饼。就都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夸父走到最深的地方时,海水几乎淹没了夸父的头。不过夸父还是挺下来了。他终于跨越了海洋!

„„

夸父继续跑啊跑,终于到了最后一关,沙漠。这地方人迹罕至,水资源缺乏,是最难的一道关卡。夸父想了一两秒钟,终于踏进了这鬼门关。

响尾蛇在热辣的阳光下翘起了自己的尾巴——锋利又尖锐。偶尔一阵热呼呼的风吹过,燥热的沙便呼啸而起。夸父不仅要接受火辣日光的“洗礼”,同时还要小心响尾蛇之类的毒物。“呼哧呼哧”夸父喘着气,大脑已经麻痹,只有双腿在不停的摆动。终于,看到了沙漠的尽头。

一条清澈的河流(黄河)出现在夸父面前。

水!夸父激动起来。这时夸父已经到了太阳的家门口。要不要继续追下去呢?夸父最终忍受不了水的诱惑,低下头大喝特喝起来。很快,黄河便被喝光了。

渴!夸父虽说喝光了一条黄河,但仍感觉口渴如焚。他又跑向渭河。咕嘟咕嘟,一条河又被喝光了。

这时,北边又出现了一条大河。夸父又不顾一切的跑去。轰隆隆一声,夸父在半路上便

倒了下去。

“唉!”夸父长叹一声。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差一点就追到太阳了,差一点就成功了! 夸父把手杖一挥,手杖便变成了一片桃林。每棵树上都结了又大又甜的桃子。

“希望以后有人追太阳到这,不必像我一样渴死。!”夸父心里想着,带着一点点的安慰闭上了眼睛。

夸父逐日(扩写)

在古时候,人们还没有火来照明,就只好在无边的黑暗中,熬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晚„„

忽然有一天,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个名叫夸父的巨人,声称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把太阳逮住,牢牢地固定在天上。人们听了无不拍手叫好。过了几天,夸父到森林里砍了一颗大杨树,把叶子和树冠等去掉后,经过几天的精心打磨,一个手杖就应运而生了。

第二天,夸父收拾好行囊,拿上那根手杖,跟人们道了别,就上路了。夸父一路上翻山越岭,一刻也不停歇地追着太阳跑。夸父跑啊,跑啊,手中的拐杖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地面,为自己助力。嘴里还高声吆喝到:“太阳,你快快给我站住。”

傍晚,当夸父喘吁吁地跑到太阳落山的地方,准备伸手去抓太阳。可是,太阳巧妙地躲开了,并散发出上千度的热量使夸父口渴难忍,大汗淋淋,连伸手抓太阳的力气都没有了。没办法,夸父只好转身去喝水。

夸父来到黄河边,弯下腰来用手捧了一捧水,光这一捧水,就足足有1.5吨重!夸父毫不犹豫地喝掉了。可是,这1.5吨水丝毫不能缓解夸父的口渴。于是,夸父就一捧水接着一捧地舀水喝,可这些水还不够。夸父便淌着淹到小腿的黄河水,来到河中央,一头扎进黄河水里,咕嘟咕嘟地喝开了。眨眼功夫,那滔滔黄河水就被夸父喝干了,就连河里面的鱼儿也被夸父给一同消灭掉了。

夸父舔了舔嘴角的水,嘟囔道:“真不过瘾,我还得把渭河的水喝光。”说完,夸父大踏步地离开了。不一会儿,渭河的水也被喝光了,可还觉得不过瘾,准备转身去北边喝大湖里的水。

可是,事情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夸父在通往北边大湖的路上渴死了。他的手杖,变成了一片桃林。夏天,这片桃园里结的桃子十分香甜可口,鲜嫩多汁。人们高兴地围着这片桃园跳舞、唱歌,都说这是夸父为人们做的。

夸父逐日扩写

整个村落横尸遍野,空气像一张被太阳烤焦的遗书.火烈的阳光馈赠给人们的是死亡. 夸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部落里的人一个个死去.身为部落的首领,他却无力挽救这些人们.当他看见一个将要死去的人靠在枯树边时,当他看见妇女因奶水不足而咬破手指,把鲜血喂给孩子喝时,当他看见那一具具凄惨的尸体时.他的心就像被一把把利刃用力割着,然后支离,破碎......

他紧攥着拳头,看着清晰的血管.里面流淌着的是腥红色的液体!是血!它流淌着.他没有死!作为部落的首领.他必须拯救人们!他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拄着他那根从不离手的精致桃木手杖,走到长老面前.这个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做在已经破旧不堪的草棚里,痛苦地呻吟着.

"长老啊!您...... 还挺得住吧?"夸父的眼中闪烁着.

"首...... 领,"他伸出满是褶皱的粗糙双手"我快不行...... 不行了...... "

夸父望着他暗淡无光的瞳仁,心中像是被千万把匕首用力扎着.

"我决定了!我要去找太阳说个清楚,我要让他知道,他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长老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说话了,从他的眼神中释放出来的是无比的担忧.

喝完这碗珍贵的水后,他又望了一眼那横尸遍野的村落,就踏上了追赶太阳的道路. 他日夜不停地追赶,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流下的汗都化作雨,滋润了大地.

他终于跑不动了,嗵地跪了下来,山都在晃动.他的脚已经磨出了许多水疱,他抬起头望了望依旧像个火球似的太阳,回忆起当时对长老许诺的话:"我决定了!我要去找太阳说个清楚,我要让他知道,他到底害死了多少人!"他紧攥着拳头,血管清晰可见.他那颗在胸腔里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吃力地爬起来,跑到黄河跟渭河的交界处,一口气喝干了所有的水,但是这还是无法满足他巨大的,疲惫而又干渴的躯体.他实在是太渴了.他舔着干裂的嘴唇朝北边的大湖跑去.疲惫,干渴,燥热...... 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无情的折磨,在即将倒下的时刻,他用尽最后残留的一点力气抛出手杖,手杖顿时化做一片桃林.而他.他那颗被肌肉和骨骼包裹住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那血管中的腥红色血液也似乎冻结似地停止流动. 太阳依旧火烈地晒着,而那一片桃林却是一片生的希望.

夸父族人原本是大神后土传下的子孙,住在遥远北方一座名叫“成都载天”的大山上。他们个个都是身材高大、力大无比的巨人,耳朵上挂着两条黄蛇,手中握着两条黄蛇。看样子很可怕,其实他们性情温顺善良,都为创造美好的生活而勤奋努力。

北方天气寒冷,冬季漫长,夏季虽暖但却很短,每天太阳从东方升起,山头的积雪还没有溶化,又匆匆从西边落下去了。夸父族的人想,要是能把太阳追回来,让它永久高悬在成都载天的上空,不断地给大地光和热,那该多好啊!于是他们从本族中推选出一名英雄,去追赶太阳,他的名字就叫“夸父”。

夸父被推选出来,心中十分高兴,他决心不辜负全族父老的希望,跟太阳赛跑,把它追回来,让寒冷的北方和江南一样温暖。于是他跨出大步,风驰电掣般朝西方追去,转眼就是几千几万里。他一直追到禺谷,也就是太阳落山的地方,那一轮又红又大的火球就展现在夸父的眼前,他是多么地激动、多么地兴奋,他想立刻伸出自己的一双巨臂,把太阳捉住带回去。可是他已经奔跑了一天了,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他口渴难忍,他便俯下身去喝那黄河、渭河里的水。两条河的水顷刻间就喝干了,还是没有解渴,他就又向北方跑去,去喝北方大泽里的水,但他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在中途渴死了。

夸父为何要去追赶太阳?

杨公骥先生认为,夸父逐日的故事有其极为深记得的寓意。

它说明“只有重视时间和太阳竞走的人,才能走得快;越是走得快的人,才越感到腹中空虚,这样才能需要并接收更多的水(不妨将水当作知识的象征);也只有获得更多的水,才能和时间竞走,才能不致落后于时间”。杨先生这一观点被编入《中国文学》一书,受到许多同志的赞同。

另外,文学家萧兵先生在其《盗火英雄:夸父与普罗米修斯》一书中称:夸你逐日是为了给人类采撷火种,使大地获得光明与温暖。夸父是“盗火英雄”,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 萧先生的看法,颇有几分浪漫色彩。

还有人把夸父逐日看成是自然界的一种争斗,夸父代表“水”,而太阳代表“火”。水神、火神相争,水火不容。

夸父逐日的故事,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也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如何理解这个故事,已不仅仅是学术界关注的问题,而它积极的意义在于,人们以各自不同的理解,去认识这个世界,去实现自已美好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