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刺伤了他那片心田
初二 散文 1452字 40人浏览 贪食蛇天王

他俩是身体中留着相同血液的亲兄弟,他俩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俩。他们的童年,即使我没有共同经历,却依旧能想象他们同甘共苦,玩乐嬉戏的一幕。

时间很快,就如同刚咬过的水果立刻生了红锈一般。他们各自成了家,立了业,几年后,他们又有了儿女,有了孙女,两家人家依旧紧紧相依,他们的房子也只是邻里之间,真的很近。

很快,岁月抹去了他们年轻俊壮的容貌,他们的背渐渐地拱了起来,一天又一天,白发窜上头顶,湮埋了那光鲜亮丽的黑丝。皱纹日渐变多,他们的脸颊开始松弛,开始下垂,开始变得粗糙、变得蜡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们,真的老了。

两幢红色的大房子似乎把这两兄弟隔绝了起来,他们的话变得越来越少,每天,总是独自一人窝在家里看看电视,休息休息。交谈少了,寂寞却多了。在他们的内心,也是多么想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痛快地喝上一杯酒,聊聊家常。可这似乎有点困难。

两颗老人的心因为这两幢离得并不远的房子而疏远,但我知道,他们的兄弟情义从未发生丝毫的改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今,这两位老人的距离却再也无法靠近,他们从此,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他看着从医院送回家的他躺在病榻上,紧靠着一个氧气枕维持最后一口气,他却什么也不能帮他,只能两手插在空空的口袋里,凝视着这个即将离开的哥哥,

他久久地站在那里,嘴角微微颤抖,双唇却未曾分开,他一脸凝重的,告诉我此刻的他比谁都急,都难受,他明白,这位与自己同甘共苦了一辈子的哥哥,就要离开他,永远的离开他。病榻上的他,时不时会抽搐一下,他的双眼直直地注视着天花板,他的嘴唇没有一丝血丝,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等待死神的来临。此刻的他早已失去知觉,失去疼痛,或许他只知道,有一群人陪在他身边,而这群人却只是来为他送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是不是也在想,他的弟弟是否也陪伴在他身边,送他最后一程;他是不是也知道,在这之后,他将与一辈子风雨同舟的弟弟天各一方;他是不是也难受,自己还没与弟弟一起享福就先独自离开。

看着他微弱的呼吸,看着他的儿女一次又一次地抚摸他的额头,我哭了,泪水浸湿了眼眶,头微微扭45°角,用衣襟擦拭掉这猝不及防的泪水,无意中的抬头,让我在模糊的视线中,依稀地看到,门口的那个高大而又瘦小的背影在那徘徊,还是那个动作——两手插在口袋中,脚步在那里踱来踱去,束手无策。他虽然并没有表露什么,没有哭,没有喊,但我知道,作为最爱他的孙女的我知道,他心里比刀割还要痛得痛!可是他没办法,他无法去挽救那个躺在病榻上的他的哥哥,他只能沉默,把所有的伤痛埋藏在心里,不让任何人找到。

看着躺在病榻上的他,突然看到一滴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是泪吗,他是在惋惜什么吗!或许吧,他舍不得走,舍不得离开他爱的和爱他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老人终究还是走了,他的呼吸逐渐变得微弱、缓慢,于是,他永远比上了他的双眼,走向了另一个世界。那一刻,小小的屋子里哭喊声掩盖了所有,唯独他,依旧沉默,只是停下了步伐,跪在了他的面前,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他坐在那里,看着躺在棺材里的他,他俩虽离得那么近,却早已阴阳相隔。他守着他,寸步不离,我想,他是要保护好他的哥哥,尽自己最后的力量!

曾经的血浓于水,如今却要永别,要用多大的勇气去割舍这份情谊,要用多长的时间去忘记这段悲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哥哥,走了,只留下了弟弟一个人在这人世间孤独徘徊。

我想,他和他即使已经分开,心却永远紧紧相连!不离不弃!

我哭着醒来,泪浸湿了半边枕,眼角还有泪水的余热,我明白我在为谁流泪。走出房间,一个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依旧是他,保持着他惯有的沉默,在那里踌躇不前,他的那片心田,在那骨肉分离的一瞬间,被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