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格调例文
初二 散文 4578字 1823人浏览 年轻法师

例文:

生命的格调(4班,马洁)

生存环境影响着一个人的性格和人生价取向,必定,生命的格调也因此而改变,也因此而定型。

我的奶奶,将近80高龄的一位慈祥的老妇人。她出生在抗日那动荡的时代,文化对她来说,是那么陌生而遥远。也许,她的人生有此缺憾,但未因此而有缺陷。她在这几十年里的憨厚,为她的人生增添了万分光彩。

奶奶告诉我,从她懂事起,她就开始学做的各种家务,每天在太阳刚升至地平线时,她已坐在火炉旁,炊烟已向空中漫步而去。慢慢长大了,学回了农活,但技不如人,总要起得更早,才能按量完成工作。一年,两年,工分见涨,而手上的老茧也越来越厚了。

奶奶的青春,耗费在了农活上,而她在壮年,乃至老年,农活仍占据了她生活的大半。现在,已至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但她仍爱门前,门后的那几块地,仍常拿着锄头,在田中半天才坐下歇息。

菜地是她生命的依靠,也是她人生的所有乐趣。但当邻里的一位奶奶因家中近处无地,想向奶奶借块地时,她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宁愿自己去隔了几条小路的地方播撒乐趣。她也从不抱怨,有时我都为她气愤,她总只是笑笑,说: “那边地好,菜长得好。”好吗?也许吧,在奶奶的精心呵护下,怎有不好之说呢?棵棵绿苗安心的生活在这方土地上,奶奶每天的看护,让它们成了这方土地上的耀眼之处。每个路过的邻里都会暗暗夸赞一番。有的就直接上门讨些回去尝尝。奶奶也总热心地帮人家拣好在给人送去。俗话说“拿人手短”,那些人也就更加称赞奶奶的热心,勤劳和能干了。

这样的朴实,这般的勤劳,如此的热心,在村中,无人不称赞,无人不喜爱。她也是我的最爱。她的一生并没有某轰轰烈烈的一笔,一切都那么平凡,一切也那般艰辛。但这样的生活把她打磨成了这样一位慈祥的老奶奶。

她,没有文化,但有着一颗憨厚的心,一切,在她心中,没有需要恶言相对的,没有不能包容下的,没有不能给予他人的。

憨厚,属于她的格调,她生命的格调。让这平凡的人生光彩熠熠。

生命的格调(陈东言)

仰首向天,望薄云涌动,心中亦是一片宁静;孤手执盏,唯得心中感叹。她,永远是在握静下世界的那一瞬,从心中启扉而现。

不知姓名,不知年龄,不知身世,对她的唯一了解是她的身份——清洗工人。与她的擦肩只是因为她在学校工作。永远,都在工作。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她走过我的身旁,及肩的身材,没有任何打理的蓬乱短发,灰暗的脸庞,一套深蓝、脏乱的工作服,都让她成为我过眼“必”忘得遗忘者。

那时浅薄的我自是不会记得这些与我无交集的匆匆过客。当然,直到那一次。

正处青春岁月的我们,正是血气方刚的时节,走路风风火火,动作毛手毛脚。学校里有不少被弄坏的公共物件。还记得那天,我看见她俯下身子,不知在鼓捣着什么。好奇的我,便走过她的身边,想一探究竟。

她,竟然想把被踢瘪的“安全出口”的标记给弄正。她是那样专注,仿佛正看着自己出游多年归来的儿子一样,目光中尽是疼惜。她专心地摆弄着,摆弄着这根本不属于她工作范畴的东西。

心里,被什么震了一下。

她,与我生活在两个平行的世界。天天从她身边走过的嬉闹学子亦不在少数,没有人会把她归化在富裕、高雅、有格调之目。但确实能看见她一个人,默默完成着自己的工作,不去理会那些鄙夷的目光。一个小小的指示牌,便会使她疼惜,便会使她去竭力保护,纵然她自己力微位低。

那,才是生命真正的格调。默然生活,疼惜世界。格调不需要讲究浮利,它的评价,只源于灵魂。

她俯身摆弄的那一幕,至今无法让我忘怀。

无所谓世界的目光是如何容不下一个工人,因为她的心里,早已装满了整个世界。 生命的格调,与贵贱无关,正如那触及我心口的她,正如那崇高的心灵。

漠然生活,

疼惜世界。

生命的格调(孙闻佳)

独坐一座空楼,独抿一杯香茗,独看人生百态。

其实我只有十多年的生命,怎能看尽人生百态,生命太过于高贵,我只能膜拜。 那个角落存在着也许只有我知道的生命,那生命的气息太过于微弱,却让我不得不惊

叹。

生活不知在何时已成为高速公路上的车,无法回头,无法停止,永远只能高速地向前奔去,想稍微慢一些,耳畔便会传来刺耳的鸣笛声。我就在这样的生活里浮沉,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心还没有成熟就已经沧桑,对于生命早已漠然,生命的格调,曾在我眼里变为虚幻。

我揉了揉微肿的双眼,眼睛的余光不经意地瞥到了那个有些阴暗的角落,一抹嫩绿,柔弱的似乎随时都会消失。我合上作业本,站起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真是狼狈,我自嘲着。

那个角落狭小得只装得下小草的身躯,我站在不远的地方俯视着它。那草只有三片叶子,上面散着几滴水珠,刹那间,我竟担心这水珠会把叶子压断。那么柔弱的身躯怎能在世间存活?物竞天择的规矩,它必须遵守。

再走近些,才发现它绿得罕见,那种绿不是外界堆满浮沉的绿。清新中带着冷傲,是它的特点。它冷静,它执著,它才是生命的诠释。弱肉强食,它明白。可是它也明白,它与世无争,不需要为金钱和名利付出巨大的代价,它只要有一方土地能容纳下它,让它静静地存活,独自的绿。那一刻,是它在俯视我,它是生命的巨人,它生命的格调叫做安静,叫做知足常乐,叫做低调中显露高贵。

而我渺小得如同沧海一粟,活得身不由己,曾几何时,我的生命只是为父母存在,为了父母的面子,我拼命的学习,那样的生命只能称为生活。

现在,我只想静静地活,望着现代都市的绚烂的夜生活,我觉得厌恶,太多的人的生命只留下两个字,浮华。

我想像那株小草,低调却又高贵。

有那么一天,我要背着背包独自闯天下,生命的格调不再只是卑微和混乱,而是独立和安静。

静静地绿给这个世界看……

生命的格调(赵元)

世上有万千种生命,便有万千种生命的格调。

我一直以为,只有不屈才是生命最伟大的格调,然而我发现„„

那是一个夏日,姑妈回家来看我,带给我两盆植物——玉树和绿萝。那时玉树只有两片孤立的叶,绿萝也只有一片芽。我把它们安置在阳台上阳光照耀的地方,面临着透亮的窗,他们茁壮成长。

很快它们长大了,玉树果然显得玉树临风,高洁挺拔;绿萝成了一根弯曲的藤,虽绿叶环绕,婀娜万种,却倚着墙根有气无力。于是我从此以为,玉树才是有气节,有格调的。

然而夏日的雨忽然来至,阳台上开着的窗此时引发了一场灾难。豆大的雨打进来,毫不留情地打在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间。暴雨对这些生命就像一场天灾,猝不及防,也无法应对。待我发现这一点赶到现场时,那里已是一派惨象。

我急忙关了窗,回头看时,我被震惊——那挺拔高洁的玉树尽然被打倒,侧向一旁,虚弱得似乎只留一口气,光洁透亮的叶片七零八落地散在一旁,毫无往日的气节了。

我于失望中转身,却猛然发现,“软弱”的绿萝自如地应对了这一场灾难——柔韧的藤蔓轻松躲过了雨水的鞭笞,而桃形的叶片汲取了水分,越发饱满鲜亮,就像钻石闪着耀眼的光。

灾难的结果超出我的预料,正直不阿者失败了,“软弱无气节”者却完美地胜利。是因为与灾难对抗得过于强硬,完全不知妥协,而被拖垮吗?又是因为懂得退让,适当地“屈服”,所以从容地战胜吗?

不屈或屈服,都是它们的生命格。,诚然,不屈是种伟大的精神,能在大敌当前是浩然挺立,纵使失败也是崇高的;然而有时值得敬佩的格调不该只有一种,生活确实无情,生存永远是重要的课题,我们又有何权利毫无保留地批判为生存而选择适当妥协者呢?

从此我理解了绿萝的格调,那是为了生存,而选择的生命的格调。

生命的格调(殷嘉仪)

在我家里有这样一幅画,镶嵌在已经有些磨损的画框中,是一朵清净的莲花。

这朵花沐浴在夕阳金红的光芒下有些年头了,但我却怎么也看不厌它。莲那温润的花瓣像是少女粉红色的脸颊,随风飘动的花朵上还点缀晶莹的、折射着夕阳绚丽光彩的水珠,青绿色的根茎透着一股不屈和充满朝气的力量。这朵莲就像一个纯洁的、与世无争的孩子,静静地欣赏着美好,内心却又充满希望,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幅画在我的成长路上或多或少影响着我,用它生命的格调感染着我。

每当我心情糟糕,思绪混乱时,抬头注视这朵莲花,会感觉似乎一阵清风拂过,吹走心

中的阴霾。当屋外有纷杂的吵闹声时,再次注视它,我便会慢慢地被这朵莲所感染,像是被一串舒缓的音符吸引,渐渐地沉入画中的世界,而心情也不由得平静下来

有时,看着画中的莲,我会情不自禁地浮想。有这样一位诗人,他和莲一样:有朝气,有梦想,从小就有远大的抱负,努力学习,二十岁考取状元;他和莲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面对远近的逼迫和叛徒的陷害,他没有投降,坚持自己的立场。他和莲一样,及时他的生命是悲惨的,但他生命的格调却像莲一样纯洁,一样高贵,一样被千代人所传诵。他就是文天祥,一个不屈不挠,勇于斗争的英雄。

文天祥就像是幽谷中的睡莲,从清澈的池水里昂然抽出,开出了一句美丽的音符,仿佛无视于外围的污浊,他的心是那么的纯净而高贵。我想,文天祥留给世人,让后人永远铭记的,不仅是他的诗词,更是他的诗句中所透出的无私无畏、大忠大义。

一片丹心,是何等的虔诚,生命的格调又是何等的高贵。我想若天平的一端是文天祥赤诚的丹心,那天平的另一端又该用什么来平衡呢?

又一次深深地回想那一幅莲,突然发现,原来这莲并没有表面所看上去的那样平静,从平静中所透露出的是一份不屈的高洁的生命的格调,而生命是要用一双明澈的眼去寻找它的价值,用满腔的热情去为它奋斗的啊!

生命的格调(何梦婷)

生命也许真的很短暂,但生命的格调却会成为永恒。——题记

我爱荷,口中时常吟诵:“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但爱的不只是荷的红艳耀目,高高凌驾于荷叶之上,迎风弄姿的美态,还有它生命的格调。

季羡林先生的《清塘荷韵》则完美地突出了荷花生命的格调——顽强。第一年,小荷才露尖尖角; 第二年,春水盈塘,绿柳垂丝,却少了些荷叶;第三年,绿叶零星,惹人喜爱;第四年,荷叶亭亭,覆盖池塘。荷花的生命历程中充满了艰辛,小小的褐色莲子从淤泥中挣脱,绿色的莲叶扩张到整个池塘,直至荷花的生长。在文中,季老说道:“天地萌生万物,对包括人在内的动植物等有生命的东西,总是赋予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扩展蔓延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抵御。”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环境中,欣赏荷花绿肥红肥,却不知其美究竟历经了多少的曲折。生命也许就在此一刻得到升华,它的顽强换来了今日的赞美,格调在延续„„

就像季老说的“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有强大的力量。”人—作为高等的动物,其生命的格调是更加非凡的。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句耳熟能详的诗早就倒背如流。文天祥,一个不朽的生命,抗元路上“百年落落生涯尽,万里遥遥行役苦。”但他坚持“以身殉国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他的一生就像《过零丁洋》中所写----“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太史公司马迁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箴言,定音为人品人格的最高层次,文天祥的死是他生命的永生。就义时,他虽衣衫褴褛,可他的眼神中却丝毫没有畏惧,有的是对南宋的忠诚,有的是对卖国贼的憎恶,有的是从容„„“所谓誓不与贼俱生,所谓鞠躬尽力,死而后已。”一身凛然正气直冲云霄,冲破那层层阴霾,冲破那层层雾霭,他的生命格调是那么的高亢、顽强!

阴霾沉沉,电闪雷鸣中,他坚挺的身躯愈高大!狂风骤雨、冰天雪地里,他信念的火炬愈炽烈!浩浩中华,巍巍巨柱,他是真正无私无畏、大忠大义的化身:脊梁挺直,灵魂永远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