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初三 散文 2361字 79人浏览 巫山蒙客

如 梦 令

曾宴桃源深洞,

一曲舞鸾歌凤。

长记别伊时,

和泪相送出门,

如梦,如梦,

残月落花烟重。

这里,是一室的纯白,仿佛笼罩了一层浓雾,怎么也看不清前方,他迷茫着。忽的,一只蝴蝶蹁跹而过,如一滴墨晕染开了眼前的迷蒙,清晰可见那白色的羽翼上绣着或黑或灰的精致的纹。寻着蝴蝶一路向前走去,一阵熟悉感迎面扑来,那凉凉的湿意沁人心脾,洗净了他一身的沉重。

那是江南的雨啊。

雨丝连连,如梦如绸,朦胧了整个世界,断桥隐于这无边的纱帘中,呢喃着千年的寂寞,只有那桥边的乌篷小船氤氲着墨香,缠绕着一丝静寂与寥落。一女子娉婷独立,撑着一把素纸伞静静地、静静地凝视远方,微风过处,素白的衣裙湿透了脉络,一点一点附着在水阁桥梁上,镌刻出千丝万缕的美韵。那抹素白牵动着他的心,他不禁痴痴靠近。似是这声响惊动了那人儿,回眸,她略带疑惑地望着他,“你是?”

“路寻。”他沉吟了许久,“寻路的路寻。”

“恩?”女子微微地笑了,眼睛弯弯的,如月牙般可爱,眸中满是调皮,她启唇微语:“我叫如梦,如同梦幻的如梦。”

“如梦„如梦„”他低声呢喃着,掌心的小手牵引着他隐入这连绵的雨中,佳人十指纤纤,满天飞雨,独醉微风,他仿佛听到了心的悸动。

雨意渐消,雾亦散。露出了江南原本的色彩,如画、如诗、如梦。被雨水滋润过的江南小镇,似是一位温婉清丽的绝世佳人,美眸流转间尽是化不去的忧愁。暖阳悄声无息地潜入,恍若对这缕阳光的迷恋,他的眼睛再一次失语,心是被包裹着的、暖暖的,嘴角不住扬起的是久违的微笑。

抬眼望去,余留的雨珠从瓦檐悄悄滑落,跳跃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青石板上轻奏着旋律。风柔柔地穿过指尖,远处人家门前那鸢紫色的风铃在雨水的洗礼下已变得晶莹剔透,铃声清脆了。穿过幽幽的小巷,一位妇女拨弄着屋前的盆栽,桃花随风飘落,或是亲吻她的脸颊,或是依偎在青石上。一小娃蹲在门边,嘴中念念有词,正专心地数着地上缓慢爬行的蚂蚁,小黄狗围着他撒开腿丫子欢快地跑着,乐此不疲。

“如梦,回来了。”妇女微笑地望着如梦,随即向路寻点了点头。

空气中弥漫着携带水蒸气的花儿的清香,举步,伫足,倚西楼,朱栏上繁复精致的花纹透着古老与神秘,“你看。”如梦的指尖尽头是隐于天边的彩虹,“静待花开花落,闲看云卷云舒”诗句浮上心头,荡起层层柔美的涟漪。远处,是一片浅浅的绿意,几点人儿穿梭在其间,口中山歌悠扬,手中的锄头也舞动着,奏出一个个美妙的旋律。勤劳的水牛伴着这旋律摇晃脑袋,还偶尔“哞——”地一声应和着。直至霞云满天,人们才携着水牛一同归家。 夕阳侧卧着打着盹儿,如同喝了酒的老翁,泛着微醺的醉意。河水逗引着夕阳,似是一块无暇的美玉,一半是翡翠般的绿,一半却是玛瑙般的红。炊烟像浅浅的乡愁,缓缓地升腾,“我们回家吧!”如梦伸出手淡笑着,清甜的声音如鹅绒般抚过他的心田,透着柔柔的暖意。 点点灯火,袅袅炊烟,空气中流淌的是家的味道。他们相携着隐入那古镇小巷中,长长的背影渐渐消散。

“咚——咚——”古老的寺钟敲出沉郁的声响,惊飞了四周的鸟儿。有时候,在黄昏,

鹧鸪的一声鸣叫从天边直响入云霄,从云霄又回响到天边。夕阳缓缓沉入山间,天空换了几次颜色,只余下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天际,微风徐徐,老人悠闲地躺在摇椅上,听着小曲儿,脸上尽是安详,偶尔有几个围在一块儿,轻摇蒲扇,从古今聊到中外,从大事谈到家常,其乐融融。

云散了,雾起了,飘散着、缠绵着诗意。夜,悄声无息,不知是谁将天空泼上一层墨,墨色渐浓,浓郁的夜色顺着树干流淌下来,浸染每一缕空气,渗入每一寸土地。月光似水,满天的星星洒下点点微光,正低吟浅唱着。青砖,红瓦,流水,酒家,整个小镇都睡着了。 „„

又是微微的雨,清晨的小镇如此的静,氤氲着三月的雾,柳枝依偎着流水,倒映的天空支离破碎,“我要回去了。”如梦低着头不敢再看路寻,怕是不舍。幽幽转身,她渐渐远去,终于融入了那如画的烟雨,只留下手中这把竹骨纸伞。远处传来一阵古老寺钟沉闷的声响,一只蝴蝶翩跹而来,依稀可见它白色羽翼上绣着的精致的纹。雾气迷蒙了他的双眼,是谁的睫毛在雨水里泛起水花?那艘失魂落魄的乌篷小船驶进了谁的瞳仁?问世间,谁管离别,愁寄我相思千点泪,空有梦相随,此刻君心在把谁来念?在那雨意的尽头,那个女子是否还在思恋牵挂着?

„„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声,“小路,赶紧的,干活去啦!”高大男子黝黑的脸上透着深深的疲倦。

路寻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叫喊,怔怔地望着掌心的纹路,手指轻拢,像是要抓住什么。心空落落的,好像被人一把揪住,无法呼吸,舌间一点苦涩。

狂风席卷而过,抚摩着一颗颗热伤了的砂砾,丢了黄叶纷飞,失了衰草萋迷,只有那漫天的黄沙张牙舞爪地袭来,炽热的阳光如火一般无孔不入,燃烧着寂寞与无奈,令人无所遁逃。路寻静静地凝视远方,像是要透过黄沙看到什么。他的灵魂似是被整个儿抽离,如同木偶般被金钱操控着,只剩下躯壳麻木机械地重复着开垦的动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像一朵失去了水源的花朵,被泅渡于阴霾的时光之中,难以避却凋零的命运。

汗水混着黄沙从额前滚落,迷了眼。热风划过脸颊,刺痛的又是什么?晓风残月何处?那掩埋在记忆深处的细柳烟云,那隐藏在内心中的芳草古径,那盘礴在泪水里的小桥流水人家,不论是如何的想、念、恋,都躲不开、逃不掉,化为一粒粒小小的尘埃,悬浮在充满金钱诱惑的空间。“人生浮华若朝露兮,泉壤兴衰。”我们不是圣人,又该何处安放自己?生活的压迫淡妆浓抹渲染着它的猖狂,吞噬着那些最初的美好。我早已不是那个爱哭的小孩,他倔强地抬起头,不让泪水往下流。执子之手,亦难偕老,空遗恨!笙歌送伊人,泣成血,断肠!断肠!

昨夜念君白首,

今日相思依旧,

相见梦中人,

只恨时间太久,

守候,守候,

日夜断肠守候。

耳畔女子的低喃轻灵,在远处萦绕着,近了,近了,又远了„„

如梦,如梦,

呵,

原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