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虚情深
高中 其它 1547字 60人浏览 彭义大脑袋

在世界经济的急速发展的今天,这让一部分受到“贫困”困扰的百姓过上了相对富裕的生活,逐渐迈进了小康家庭。这些年来我们萧山的经济发展迅速,乡镇建设也不断的在向城镇化迈进,从以前东倒西歪的茅草房到现在错落有致的楼房,尤其是跨世纪以来一幢幢的厂房在家乡拨地而起,这何尝不是给家乡的风貌增添了一份朝气,一份活力。接着,越来越多的外来民工迈进了这座陌生的城市寻找生活,走进我们当地人的家庭。

穿梭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经过热气冲天的工厂门口,听着隆隆的机器声,远远望去还能看到那高耸云霄的大烟囱,烟囱口中喷出来的烟雾形如丝带向四周飘散,在前方十字路口的右边是两排整洁的楼房。我家就坐落在那里。小女孩握着轮椅后的手把,推着依依不舍的哥哥……

夜幕降临,兄妹俩发现家里的灯亮着。忙碌了一天的母亲回家后不见两个孩子就到处寻找,在两排楼房中间的一条石子路上到处都有她的身影。“云龙,云龙,你们有没有看见我们家的云龙?”远远还能听到她焦急地向旁人打听孩子的下落呢!“妈,我在这里”,轮椅上的一个刚20出头的年轻人回应这个焦急的母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因为兄妹俩在没有经过大人同意的情况下,所以私自出去逛街给家人带来了不必要的担忧,于是回到家被父母责怪了几句,但云龙还是沉浸在白天的喜悦中……

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里的餐桌边享受丰富的晚餐,只在趁着芸芸回来或有客人之计,才能吃到这桌菜的机会,是云龙期待已久的,但今天这顿却不知道为什么没胃口?疲惫不堪的母亲也没多少力气,再像刚才那样大声与我争吵、辩个理,只是在她的脸上还挂着残留的愤怒表情。“好了,好了,现在吃饭,不要再吵,这有什么好吵的……”在旁的父亲突然发出声了。

患有“先天性脑瘫”不能行走的云龙,从小学以后被迫无奈留在家里,久呆家中早有想到外面去兜兜风的欲望,可惜身患疾病不能行走成为他终身的障碍……趁着今日芸芸放假回家想让她推进他出去透透气。也许正如众多朋友(现实的亲人与网上的朋友都在内)对他所说一样:“或许换个环境,心情会好些……”晌午跟小妹吃完饭,带着愉快心情与芸芸一道上街。只是单纯想到外面去看一看、走一走,回到家却换回的是妈妈的责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多年来云龙习惯了把母亲的唠叨,当成她受到极大的工作压力后的发泄。不曾理睬她,依然底着头把碗中的饭吃完。“侬来洗还我不洗?”、“当然侬洗我不洗!”握住轮椅两旁的车轮静悄悄推进房间,不再参加父母与芸芸争论谁来洗碗。

“难道我真的错?”躺在床上的云龙不经意地想起来,关掉电视与电脑等这些家用电器。隐隐约约能听到从厨房里父母还在争论什么?“啊涕”打了一个喷嚏,“或许妈又在为白天的事骂我臭小子呢?管她说什么呢?还是睡觉吧!……”不知道闭上眼睛多久以后步入了梦乡。

清晨,一束激强的阳光透过窗户与门窗口照射进来,照在墙壁与地板上形成了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云龙醒来掀开蒙住眼睛的棉被,还来不及躲避它光速的那双眼睛……,揉了揉眼睛去适应那急速飞来的亮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今已经没有了“吹命式”赶时间起床要上学的动力,更没有要如何在生活中立足的目标,云龙也轻松许多,每天他习惯了睡到日晒三杆才起来。拖拖拉拉地把衣裤穿起来,正当打发寂寞的时间了,再怎么拖时间衣裤追究会穿完毕的呀?小心翼翼把身体从床上移回到相对高度的轮椅中,推进厨房里为自己弄点吃着来填饱自己的肚子。用餐完毕以后的整个下午是一天当中我最难熬的时光。

阳光照在身上透露出了一股暖意,拿着几本书闲坐在暖阳之下欣赏着小说带来的愉快。出于从上海理工与其他的众多大学毕业的青年作家们之手的言情书,和介绍“心灵之声”艺术团的震撼人心的演出,及演员们艰辛的残疾生涯的《生命制高点》。这两个类型不同小说吸引我的目光并不是很长,很快,枯燥的生活使我感到空虚,合上书回视周围悄无声息的道地(庭院),内心深处的孤独也随着凉风的吹动而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