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友谊
初一 记叙文 1576字 213人浏览 yanan89417

有一种爱叫友谊

我年轻时, 非常傲慢自大, 这是因为我有一个俊秀英武的外貌。其实, 我那时只是个虚浮浅薄的人。我经常照镜子, 对着我那张漂亮的脸自我陶醉。我上高中时就开始交女朋友, 身边的女友像走马灯似的不停地换。

我自以为, 凭我的堂堂相貌, 哪个女孩子见了不会心旌摇荡? 所以, 我每交一个女友, 就对她们提出条件, 若跟我在一起, 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一切听我的, 要么给我走人!

这一切直到我遇到坦丽才有所改变。坦丽比我小三岁, 她长着一头金色的卷发, 面颊上两个酒窝, 甜甜的似乎盛满了蜜, 白里透红的鹅蛋脸总是荡漾着笑, 有一种夺人心魄的美。我们开始约会, 几个月下来我发觉自己非常在乎她, 这是我以往交女朋友时没有的感觉。

但是, 一天, 坦丽告诉我,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 她认为她与我没有共同语言, 因此决定和我分手。这是我第一次被人抛弃, 我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当然, 找一个女友对我来说很容易, 我马上又和其它女孩约会了, 然而, 坦丽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高中毕业以后, 我当了一名建筑工人,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有一天, 当我站在脚手架上敞开衬衫擦汗时, 在我正上方操作的一个同事突然碰翻了一个焦油桶, 满满的一桶焦油将我从头到脚浇了个透。我只感到疼痛、恐惧、不知所措。然后, 救护车把我送进医院。

我不知道医生在我身上施行了多长时间的手术。最后, 一个外科医生俯身对我说:“我必须告诉你实话。”他说, 我的烧伤面积超过了身体的55%,这还不是最糟的——烧伤最严重的部位正是我的脸, 那张我过去经常自我陶醉的脸。

我受到的沉重打击是可想而知的。我曾经引以为荣的资本从此失去了。我不再是一个风流倜傥的英俊小生了, 失去了漂亮的外表我还能有什么?

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期后, 我到哥哥家继续调养。我的脸仍然肿痛, 视觉模糊不清, 呼吸也很困难, 简直是忍受着地狱般的煎熬。我听到医生对我哥哥说, 别让我每次的睡眠时间超过20分钟。

一天, 我在睡梦中被催醒时, 看到了一张久违的但又非常熟悉的脸, 那张脸还像以前一样挂着甜美的笑, 是坦丽。我不希望她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我, 但她坚持留在我身边。她每隔20分钟就将我喊醒, 整晚都照料着我, 直到天亮要去上班为止。

白天, 我一个人在家, 我能做的就是看电视。我每动弹一下都十分疼痛。不知道

我会变成什么样子。过了一段时间, 我开始有了一个愚蠢的侥幸心理——或许医生的话只是夸大其辞, 我的脸部受伤并没有那么严重。

当我稍稍恢复后, 我趁家里无人, 挣扎着来到一个镜子前。我在镜中见到的一切将我的世界击得粉碎。我第一个念头是, 谁还愿意见我?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 我变得更难伺候。我想尽办法将坦丽赶走, 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她的负担, 因为我不可能有原来的相貌了。但是坦丽就是不走, 她留下来照顾我, 对我的行为毫不在意。她肯定把照顾我视为她自己的义务了。许多人看到我的脸都感到恐怖, 有的人甚至差点昏厥, 而她却一点儿也不嫌弃。

后来, 有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使我的情况好转。这期间, 坦丽一直在照料我, 给我同情与关怀。我终于明白, 男女之间的友谊比情爱更重要, 但我以前的观念恰恰相反。

坦丽和我都知道, 尽管我们是可靠的朋友, 却不会结成终生伴侣, 我们之间早已结束。但是我们也知道我们的友谊, 是一种特殊的友谊, 将会永久存在。我非常感谢她, 在我如此丑陋, 如此沮丧, 如此粗暴无礼的时候, 她还坚持留在我的身边, 给了我善良与同情。

几年以后, 坦丽与别的人结婚了, 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伴侣。我很爱我的妻子, 我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每天, 我都努力运用我从坦丽身上学到的善良与同情。我现在知道, 善良与同情就是照顾和关心别人, 而不是光看到自己。所以, 我现在不再需要镜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