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花老师讲伤寒323-325
高一 记叙文 1838字 62人浏览 lsx695

第323条: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

少阴病,脉沉者,这是省文法,一个少阴病脉沉就寓含了少阴证的其他一些症状,比如恶寒肢冷,下利清谷等。急温之是承上几条急下之而来,上几条急下,本条急温,示人少阴病乃生死存亡之大关,不可轻视,急温宜四逆汤。

第324条: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此胸中实,不可下也,当吐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本条论的是少阴阳郁痰实可吐之证和阳虚寒饮证的鉴别诊断及证治。阳虚则寒,寒盛则饮聚痰凝,少阴病阳虚阴盛则可导致动水,如果饮聚成痰停于胸,则可形成胸中痰实之证。

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此为痰实雍滞胸中,胶滞不化,自然想一吐为快,但是只能在饭后吐些,那吐的只是刚吃里的饭,不是痰,平时只能温温欲吐,只是想吐,但是吐不出去,所以说复不能吐。胸中有痰饮,胸阳受遏不能达于手足,则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弦主饮,迟主寒,结合前面所述,结论就是此胸中实,胸中实又欲吐,治疗则要因势利导,不可下也,当吐之,如果膈上有寒饮,干呕者,这和上面所说的那个可吐之证是一个实证一个虚证,吐法是攻实的,不可用于虚证,所以说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四逆汤: 甘草(二两,炙) 干姜(一两半)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强人可大附子一枚,干姜三两。、

方中附子辛甘大热,走而不守,能温肾壮阳以袪寒救逆,并能通行十二经,振奋一身之阳,生用则逐阴回阳之功更捷,干姜辛温,守而不走,也能通行十二经,振奋一身之阳,与附子相配,可增强回阳之功,甘草甘缓,和中缓急,温养阳气,并能缓和姜附燥热之性。三药合用,功专效宏,共奏回阳救逆之效。

案例:女,30岁,已婚,患者月经期间不慎受凉,夜间忽发寒战,随继即沉沉而睡,人事不省,脉微细欲绝,手足厥逆。当即针人中及十宣穴出血,血色紫黯难以挤出。针时能呼痛,并一度苏醒,但不久仍呼呼入睡。

此因阴寒太盛,阳气大衰,气血凝滞之故。急当量温经散寒挽扶阳气。拟大剂四逆汤一方。处方:

炮附子24克,北干姜12克,炙甘草12克,水煎,嘱分4次温服,每半小时灌服1次。

病者家属问:此证如此严重,为何将药分作四次,而不一次服下使其速愈? 我说:正因其症状严重,才取“重剂缓服”办法。其目的为使药力相继,缓缓振奋其阳气而驱散阴寒。譬如春临大地,冰雪自然溶解;如果一剂顿服,恐有“脉暴出’’之变,譬如突然烈日当空,冰雪骤溶,反致弥漫成灾。家属信服。服全剂未完,果然四肢转置,脉回,清醒如初。

经期冲水,寒中少阴,阴寒大盛于内,非四逆汤之温不足以驱阴霾。然服药之法,犹当考虑,本案分四次温服,缓缓给与,则使药力绵绵,阳气续生,此法值得临床效法。

第325条少阴病,下利,脉微涩,呕而汗出,必数更衣,反少者,当温其上,灸之。

本条论少阴虚寒下利,汗出欲脱治宜灸法。

少阴病,下利,指虚寒下利。脉微涩,微为阳气虚,涩为阴血少,阳虚则胃中阴寒上逆,故呕,阳虚不能固外则汗出,阳主升,阳虚气则下坠,故必数更衣。阴血虚则肠道失津液润养,所以量反少,甚至是虚坐努责。本证既有阳虚气陷,又有阴盛气逆,治疗单用升阳之剂则有碍呕逆,单用温寒降逆之剂,又不利于阳气的升发,所以此证选用了灸法治疗。灸时选穴原则是选上面的穴,意在下病上取,升举其阳,所以说当温其上,灸之。

案例:(舒驰远)治一妇人。腹中急痛,恶寒厥逆,呕而下利,脉见微涩。予以四逆汤投之无效。其夫告日:昨夜依然作泻无度,然多空坐,坠胀异常,尤可奇者,前阴坠出一物,大如柚子,想是尿脬,予即商之仲远,仲远踌躇曰:是症不可温其下,以逼迫其阴,当用灸法温其上,以升其阳,而病可愈。余然其言,而依其法,用生姜一片,贴百会穴上,灸其火三壮,其脬即收,仍服四逆汤加芪术,一剂而愈。

炙甘草6克、干姜 4.5克、生附子12克(先煎两小时)、黄芪24克、白术9克。

本案正如条文中所说的为阳虚下陷,阴虚血少证。患者阳虚气陷,虽泻利无度,然多空坐,此为下陷之特征。同时又阴盛气逆而呕逆,如用升阳之剂,则呕逆将更加剧。而气陷又必须升举,治之实为两难,无已,唯灸法可以济汤药之不逮。本案灸百会穴三壮,而脬即收,疗效之神速,真不可思议。继以四逆汤加芪术,温肾益气善其后,一剂而愈,此治法之必分先后也。凡一切阳虚下陷之疾,此一灸法,均可辨证施用,今医多忽视针灸疗法,往往延误病程。

少阴篇讲完了,今天也就讲到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