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往天国的一封信
初二 散文 1099字 399人浏览 lisaliuhehe

寄往天国的一封信

秀山县官庄中学初2013级12班 杨秀松

指导教师 黄素红

亲爱的爸爸:

近来好吗?

“我是孝顺的”,这是我从懂事以来就这样认为的。的确,我比较内向,很少跟朋友出去惹祸。姐姐们争着想要什么,我总是说:“不需要太破费”。父母也的确很少为我担心过。

天黑了,当然该睡觉了。那就睡觉吧。突然,我惊醒了,脸上还有一丝清凉划过的痕迹。

“白痴,为什么晴天不回来,下这么大的雨才屁颠屁颠地跑回来?”这熟悉的声音是――爸爸,忽然,时光倒转。

“全身都湿透了,换下来吧。”爸爸为我换下衣服,接着端来一盆热水。“脚冻僵了吧,来洗洗。”“噢。”我简单地回了一句。我把脚伸进盆里,才想自己动手时,父亲那粗糙又温暖的大手便替我着一切。“为什么要回来吗?”“想家了。”脚洗好了。爸爸整理好后,坐在我身边。

“为什么要今天回来呢?”

“我在外婆家呆久了,想家。”

“想家随时可以回来,但也要看是什么天气,都在外婆家那么久了,也不急那么一天。”“不一样。”“不一样?”爸爸重复了一遍。“哪里不一样?”“那没有妈妈,爸爸,姐姐们。”

您没有说话了,只是把我抱在怀里。您的怀抱好温暖,好安全,好舒适。我的眼皮好重。终于,睡魔战胜了我的意志。为什么?为什么?就连让我再多回忆一下爸爸的怀抱也不行吗?就在我抱怨时。

“怎样,好些了吗?”妈以?对,这是妈妈的声音。我急切地睁开眼睛。

好暗,只有一盏蜡烛般明亮的灯在亮着。“怎样,好些了吗?”那天使般的声音又在我的耳畔响起。“没有,妈妈,我的脚会废掉吗?——同样,时光再一次倒转了,而且还转了很久。

从我懂事以来似乎我的脚都有毛病。太热或是太冷,我的脚便像被巨石压着一样。动一下仿佛就会被压成碎沫。钻心的痛总让我在半夜嚣喊不停。妈妈总是一次又一次耐心的照顾我。时而为我揉揉,时而背我走走。眼睛周边的黑眼圈则是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渐渐地,困意度卷我的脑海。

“是谁,谁在哭?”我大声叫喊。为什么而哭,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眼前一点点亮了起来。

妈妈!妈妈趴在一个玻璃罩上。怎么了?我走进一看,我瞪大了眼睛,半天发不出声音。很久才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爸——爸——那丝“清凉”再次划过,我惊醒了。

哈哈------我坐在床头苦笑。自问,我做了些什么?你母又为我做了什么?您去世时,我没流过一滴眼泪;妈妈哭泣时,我做了什么?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过。木然的,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感恩?”我是个孝顺的人,怎不知感恩为何物呢?这么多年来

总以为不给你母添麻烦,不向父母过多索取。这就是孝顺。长大后回报父母,这就是感恩。

我是不是错了呢?爸爸。

祝:永远幸福,快乐。

你不孝的儿子:杨秀松

2011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