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一,我的初中生活 (二)
初一 记叙文 3865字 60人浏览 晃什画册

- 1 - 一零一,我的初中生活 (二)

1963届初三6班 李新民

我们的校园

1960年,一零一就是北京的名校,坐落在圆明园遗址上,有古典园林的特色。它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子弟学校,随军入城。建校初期选址在风景秀丽的废弃的圆明园一角。后来,奉周总理指示,才招收全社会的优秀人才。由于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那时的一零一已经成了学业优良、体育先进、农林牧副渔都有,那么一个特殊的学校。

大门坐北朝南,正对着北大西门外那条马路。刚到门口,你是什么也看不到的,一个大土堆堵在门口,土堆上有草木郁郁葱葱。往西拐一个弯,美丽的风景呈现在面前:左边是稻田,右边是芦苇荡,中间是丈余宽的土路(土路都有弧形曲线),夹路有钻天杨。这样的路走了有100-150米,才到楼前空地。那时,我对门口的土堆是没有好感的,因为它挡了我的视线。2006年校庆,发现土堆没了,稻田和芦苇荡也没了,一眼可以望到教学楼,心中怅惘,明白了土堆的用意。你看“红楼梦”中,关于大观园的描写,一块立石挡路,宝玉让题字“曲径通幽”。一零一校门口这一段路,不正合了“曲径通幽”之意?

教学楼是当时学校仅有的一座高大建筑,它的屋顶是八字分水的老式屋顶。占地很大。中间三间是只有两个立柱的廊子,作为主席台,我校常在这儿开大会。毛主席像就挂在中间第二层楼的墙上。

教学楼的西南角有一排平房,初二年级1--4班在那儿上课。它后边有一块玫瑰园,春天开花时,香气浓郁,招得蜂蝶飞舞。劳动内容就有这一项:采玫瑰(那玫瑰那叫香啊,取其精油可作香水,花朵还可做美食原料。不像现在花店里的花,一点香味都没有)。再往北走,有挺大的厕所。再走,有花房。那花房和现在的温室大棚一样,不过那时还没有塑料布,全是玻璃。里边有各色各样的花,有专门的花匠伺弄它。记得冬天开会,主席台上总要摆上几盆娇艳的鲜花。

教学楼后,是挺宽的砖甬路,长长的一直往东。东边,楼的东门后是一排水管子,吃饭前就在这儿洗手。

再往东走,有一条宽宽的砖甬路一直往北。走过去,是圆圆的喷水池,那里有两只仙鹤在优雅地玩耍,这是当年一零一的一景。再往东,那就是大食堂了。

食堂的南边是一条宽宽的砖甬路,一直往东,劳动办公室就在它东北边。甬路南边是松树栽的绿篱,绿篱里空场挺大。老师和同学们常在那儿打排球。再南边是一排教师办公室。房子挺多,从东往西好几排,用绿篱分隔开来。教导处、校长办公室都在这排房东边。 每星期一的傍晚,都在这儿举行一场小型的文艺晚会。内容几乎都是校内新闻,用文艺的形式表达出来。诙谐、幽默,脍炙人口,听完让人哈哈大笑,笑毕反思,或引以为戒,或改进工作。当然也有表扬,少。还有小黑板报,戳在路边,用小黑板画出幽默画,或短小新闻,针砭时弊,活跃生活。这就像生活中的小浪花,时间短暂,转瞬即逝。但,令人回味悠长。记得有一幅漫画,题目是‘飞流直下三千尺’,讽刺有人在二楼从窗户往外倒水。 食堂的北边是打热水的地方,它西边是刷碗的房子。

这块地方树特别多,东有食堂,西是教学楼,南有教师办公室,北边除了刷碗间占了点地方外,就是绿树。环绕着喷水池,满眼是绿,间杂着花。从春天开始,不断的开,不断的谢,姹紫嫣红,一直到期末考试,开芙蓉花,像孔雀的花冠,我管它叫考试花。我记得的有:干枝梅、榆叶梅、珍珠梅,各种颜色的木槿花,丁香花„„。初三了,不知下一步到哪里,我贪婪地观察着美丽的校园。那时照相机是奢侈之物,要是能照下来多好啊!

- 2 - 食堂北边就是鱼塘,鱼塘北边就是我们初二6班教室。东边有路,绿篱夹着砖甬路,我们就走那条路回教室。教室是四间红砖房紧挤在一起。上有一个大屋顶,东、西两头都有门,门口还有挡雨水的遮檐,就像两个耳朵。教室的南(北)边还有门,在两个教室的中间。从南边看这四个教室像不像一个人头?鱼塘边上有几块巨石,有几棵垂柳,美不美? 除了初二5,周围没有别的教学班,僻静不僻静?

教学楼北边有物理和化学的实验室,再北边是莲花池。那时的莲花池颇有韵味,周边散放着几块巨石,尤其是音乐教室(在荷塘西边)门口那几块,怎么那么美。人头高,夹路,组成图案。每次上音乐课,我路过那几块石头都想:炎热的天气如果坐在这儿,上有垂柳,下有荷塘,小风一吹,该是多么大的享受啊。

在莲花池的西北角有一大一小两块石头,那时一个又高又壮的女高中生,天天在此早锻炼,她是我校铅球名将,区市运动会上常有奖项。

尤其是荷花盛开的时候,更是美不胜收。可惜这时正是考试最紧张的时候,无暇欣赏。 顺着砖甬路再往北走,西边是一排排的平房,有高二的教室,有男生的宿舍。这边我不大熟。只知走到头,路东就是女生宿舍。那也是二层楼,只是比教学楼要小得多。

宿舍楼后是大操场。那操场可大,运动器械也多,尤其在它东南角有游泳池。60年代有几个学校有游泳池?游泳强健了师生的体魄,活跃了学校的学生生活,间或举行的游泳比赛更让人兴奋。只是那水是天然水,水里还有鱼。崔老师有时趁夜色在此钓鱼。

那时地下水位高,一下雨,操场上都汪着水。

女生宿舍楼东边是砖甬路,过路不远是厕所,再往南就是浴室。那时热水供应很少,根本不够用。一星期只一天,而且,时间短暂。恐怕不到1小时吧。暂时困难嘛,没法儿。

浴室在高处,下来就是自流泉(井)。那泉水出水口很高,也不知怎么接的管子,南北方向,口向南,伸手就可接到,冬暖夏凉,清凌凌的。冬天我们愿意用它洗脸、刷牙。无论冬夏那儿总有不少人。那儿也有闸门,有时就关着。

再往南,路南高大的建筑就是图书馆,得上好几层大台阶。它宽敞、豁亮,门向北,阅览室的南、北、西三面都有窗户,很得眼。阅览室的书架子上有书报杂志,品类繁多。图书馆的书特别多,一大间屋,书架林立,满目是书。一到那儿,只觉目不暇接。我在那儿劳动过,对此深有体会。

顺路走,拐过弯来,在图书馆的西南角是学校的卫生室,地势高,房间大,干净整洁。卫生室的女大夫统管全校的健康问题,谁有病就到她那儿去拿药。她还能做小手术。

再往南,路东有鱼塘,路西是美术教室(我们那儿)和又一个鱼塘,再往南路西是食堂,再往南路东是劳动办公室。劳动办公室占地方不大,就两间吧,权力可大。

全校36个班,统一由它指挥。每天都得有学生放羊、养兔、喂猪、侍弄果木„„,农林牧副渔我校都有,都由劳动办公室统一安排。

一零一的劳动办公室和劳动课

记得,一到6月,大喇叭就广播:桃树喷了农药1059,注意安全。反复的播,结果,还是出了疵漏:一个学生给桃树打了药,顺手刷了空桶。可是,他是在鱼池刷的,鱼可受不了了,白花花的一片。他吓傻了。那次损失了有300斤鱼。死了的鱼埋在树下当了肥料。那是暂时困难时期,谁不心疼。前车之鉴,吸取教训吧。

我是学生,不知道学校到底有几处鱼塘,反正东西南北都有。面积都不太大,冬天还得凿冰窟窿,给鱼透气。所以,没看见滑冰的。那时天冷,在冰上打出溜的到有。初三冬天看见有拿冰球杆的,只不知在哪儿打冰球。

在学校的东南角有桃园,西北角有葡萄园,我去的地方少,只能挂一漏万了。

在教师办公室南边,有羊圈,有兔房,有猪圈„„只是听说没去过。

学校也有学工的地方,没去过。

- 3 - 1、2、5班都有我的小学同学,有时就聊两句。蒋凤舒就和我说过养羊的趣事:冬天,她和赵美芬去放羊,位置在一零一的西南角高地上。突然,羊群骚动,一只母羊下崽了。初中的学生哪儿见过这阵式?她俩立刻分工,赵美芬留在现场,她则飞跑去劳动办公室找老师。路途多远哪,跑得她呼哧带喘的。老师见怪不怪,从容处理了这事。

1960年10月初,在教学楼南边的广场上,教历史的刘老师给我们讲八国联军焚毁圆明园的历史,那年的那天是焚毁圆明园一百周年忌日。他就曾说过:学校南边,校门东边,离校门不远,那块地方是过去太监吃饭的地方,现在咱们养猪(我们都笑了)。当时,养了99头猪。

劳动是一零一中学挺重要的一门课程。每天、每周、每月都有安排。

初一时,教美术的陈老师曾关心过我,他认为我是残疾人更应学会一门技术,学好美术也是一条路。初一我就参加了美术小组。我是组里最笨的学生。我的手不听使唤,怎么也画不好。心浮气躁,捉起笔来,不知怎么下笔,尤其看见组里的同学心灵手巧,几笔就画出了神采,更是着急。老师讲的课我是认真听的,有的内容至今还记着,记得最清楚的是“衬托”。我是残疾人,行走坐卧必然要带出丑像来。如果和同学一起出入校园,就成了人家最好的衬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只能从修养上提高自己,一勤补百拙。

初一暑假,我随美术小组一起活动。先学画画,十天后,参加暑假劳动。在劳动办公室干了四天。那四天,是我永生难忘的四天。

8月初,正是收获的好时节,一零一广饶的土地上,处处呈现丰收的景象。尤其是在劳动办公室,我看见了收获的桃、苹果梨、莲蓬等。先说苹果梨,那是自己嫁接的,外形像梨,颜色像苹果,个头一般。数量不多。我没有买来尝。

鲜桃可是数量多,个头大,鲜灵灵的。个别的真大,超过小孩头。快下班了,同学们排队购买。价钱按大小分三种。有人要买大的,贵点不怕。老师不在场,学生不敢卖。我带钱不多,只买了点中流个儿的,胆小,还是排队买的。回到家中,正赶上三叔来,洗了几个分吃了,哎呦,真好吃!剩下的包上给爷爷拿去了。爷爷在同仁堂上班,前门大栅栏是繁华之地,按理应见过世面。可后来听三叔说,爷爷极力赞赏,说:“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桃。”呀,那大桃若让爷爷看到了,爷爷得怎么夸呢?

四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丰收的校园,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别忘了,当时正是困难时期,市面上一片萧条。

2009-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