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林徽因篇】
初三 散文 4763字 1839人浏览 梦魇Y9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她依旧是红粉帐里的豆蔻女子,踏着英伦的风韵,写着中华的诗歌,在中国文坛上受着众星捧月般的关爱,她,依旧是她林徽因。

题记

【林徽因之生平篇】

林徽因(1904年6月10日-1955年4月1日),汉族,福建闽县(今福州市区)人,出生于浙江杭州,原名林徽音,其名出自《诗经·大雅·思齐》: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后因常被人误认为当时一作家林微音,故改名徽因。

是著名女诗人、作家、建筑学家。人民英雄纪念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深化方案的参与设计者、建筑学家梁思成的第一任妻子。三十年代初,同梁思成一起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古代建筑,成为这个学术领域的开拓者,后来在这方面获得了巨大的学术成就,为中国古代建筑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文学上,著有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代表作《你是人间四月天》,《莲灯》,《九十九度中》等。其中,《你是人间四月天》最为大众熟知,广为传诵。

她,出生于名门之家,自幼饱读诗书,深受大家闺秀典范的教育,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凭借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她曾游旅英美,在领略西方艺术真谛之后更是写的一手新诗,赢得当时文坛的一致好评。

她是建筑史研究中卓有建树的学者,卷起袖子就可以赶图设计新房舍。她骑得骡子,住得鸡毛小店,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她不顾重病在身,经常颠簸在穷乡僻壤、荒山野岭,在荒寺古庙、危梁陡拱中考查研究中国古建筑。

她也是三个爱情故事的女主角:一个是与徐志摩共同出演的爱情感伤片,浪漫诗人对她如痴如醉,;一个是和梁思成的妻子,并和梁思成喜结连理,恩爱白头,建筑学家丈夫视她为不可或缺的事业伴侣和灵感的源泉;另外还是一个悲情故事的女主角,逻辑学家金岳霖因她不婚,用大半生的时间逐林而居,将单恋与怀念持续终生。

【林徽因与徐志摩之浪漫篇】

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原名章垿,字槱森,后改字志摩,浙江海宁人,中国著名新月派现代诗人,散文家,亦是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表兄。徐志摩出生于富裕家庭,并曾留学英国。一生追求真、自由与美(胡适语),这为他带来了不少创作灵感,亦断送了他的一生。徐志摩倡导新诗格律,对中国新诗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1918年赴美国学习银行学,1921年入英国留学剑桥大学当特别生,研究政治经济学,1926年任中央大学(49年更名南京大学)教授,1931年11月19日因飞机失事罹难。

她,就是这样一个倾倒众人的才女。与徐志摩的相遇,便是一段浪漫爱情的开始。 初次看到他的名字,是在我的外国文学史课堂上,当张粉阁老师讲到徐志摩苦苦追寻的梦中情人时,提到了这个名满文坛的现代才女。

与徐志摩初见,当时她仅年芳二八,是最美的豆蔻年华。她身着素衣,芳容楚楚,青春、纯洁的形象从此便成了这个浪漫诗人永恒的主题。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成为诗人无数次理想诗化的女子,一个脱离了现实只存在梦幻之中的女子。徐志摩单恋上她,为她写作无数动人心弦的情诗,甘做她裙边的一株杂草。1922年,林徽因在英,与志摩有论婚嫁之意,林谓必先与夫人张幼仪离婚后始可&&(陈从周《徐志摩年谱》)。

如果时间定格在这里,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她依旧是出水芙蓉般清丽的纤衣女子,他依旧是那浪漫奔放的现代诗人。她为他作画,他为她写诗,诗画相和,执手相随。

他为她写诗到: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

可是,她毕竟已是有婚约之人,他的父亲早就已经为他选定夫婿,并且结下婚约;而他更是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有妇之夫,他们在文学的世界里徜徉文字,可是却不能在现实的礼堂里恩爱白头。这,既是那般美好又是那般令人哀伤。

生命之美在于,有些事,有些人,明明知道不可以,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可是依旧不能自已,就如如同飞蛾扑火,哪怕只是一瞬,也要追逐那片刻的温暖。或许,也正是这些的不完整,才构成了这个完美的世界。

但是最终,她放下了自己的脚步,她始终将他当做自己的老师,或者一个先导,带她走进文学的世界,而并未走进他的婚姻家庭。她选择了适当的距离,与他隔河而望,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虽不是千山万水的阻隔,但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能结合却又不能相忘,或许这就是最美好的距离。

进不得相合,退不得相忘。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是多么美好?

【林徽因与梁思成之青春篇】

梁思成(1901年4月20日-1972年1月9日),广东新会人,梁启超之子,中国著名建筑史学家、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和教育家,一生致力于保护中国古代建筑和文化遗产,是古代建筑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者。曾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等设计,努力探索中国建筑的创作道路,还提出文物建筑保护的理论和方法,在建筑学方面贡献突出。在清华大学创建建筑系,以严谨、勤奋的学风为中国培养了大批建筑人才。1972年1月9日逝世于首都北京。在《建筑五宗师》书中与吕彦直、刘敦桢、童寯、杨廷宝合称建筑五宗师。

她同样是他的举案齐眉。

与梁思成的婚姻,是她一生的归宿。

她与梁思成,都是建筑学业界的佼佼者。他们一起研究古代建筑,一起翻山越岭,一起攀爬古物,一起研究探讨,他们始终是夫唱妇随,相得益彰。在建筑史上留下了最恢弘的一笔,也为他们的爱情史留下了最华丽的篇章。

在他最美的华年里,遇到最美的她。

自此一生,他和她始终在一起。

他曾说:她是我不可或缺的事业伴侣和灵感的源泉。

她也曾说:时光荏苒,岁月静好。

就这样,在那个中国总领事馆里面,他们喜结连理。

婚后,她不仅绽放出她那诗人般的美感与想象力,更显示出作为科学家应有的细致和踏实,夫妻二人常在山西调查和测量古建筑,所写出的论文更是对研究中国古代建筑做出了巨大贡献。不仅对科学研究贡献巨大,也使山西众多埋没在荒野的国宝级的古代建筑开始走向世界,为世人所知。

他们二人携手一生,相依相扶,恩爱白头。

【林徽因与金岳霖之回忆篇】

金岳霖(18951984),字龙荪,浙江诸暨人。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从事哲学和逻辑学的教学、研究和组织领导工作,是最早把现代逻辑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的逻辑学家之一。把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相结合,建立了独特的哲学体系,培养了一大批有较高素养的哲学和逻辑学专门人才。金岳霖终生未婚。为纪念金岳霖先生,设立有金岳霖学术基金会。 他说:你是我人间四月天。金岳霖

他和她,一个是建筑学家,一个是逻辑家。

他和她相遇,是在一个美丽的华年。

此时,她已为人妻,而他尚未娶亲。

她欣赏他的幽默、善意、博学;他爱慕她的睿智、青春、灵敏。

他们也是同样心有灵犀,相知相偎,可是她毕竟已是有夫之妇,他们不能跨越道德的那条线,他们以朋友称谓。

她也曾犹豫,对梁思成沮丧地说道:我苦恼极了,因为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梁思成第二天告诉林徽因,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老金,我祝愿你们永远幸福。 此时,听到这句话后她感动万分,说了一句能让世上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的话语:你给了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将用我一生来偿还!

同样,她也把这句话转述给了他。

他说: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

此时,他很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位与自己息息相通的林徽因这一生都会陪伴在梁思成身边,他们只能是朋友,而绝非其他。但是他还是依然地选择了陪伴在她身边,做她的邻居,仅仅只为等待她需要的帮助时候的一句叨扰,亦或是她一句平日里的问候。

五十年代之后,林徽因已经去世,梁思成也已经另娶了他的学生林洙。有一天,他却突然把老朋友都请到北京饭店,没讲任何理由,让收到通知的老朋友都纳闷。饭吃到一半时,他站起来说:今天是徽因的生日。闻听此言,有些老朋友望着这位终身不娶的老先生,偷偷地掉了眼泪。

即使多年后,他已是八十岁高龄,年少时的旖旎岁月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林徽因的追悼会上,他为她写的挽联格外别致,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四月天,在西方总是用来指艳日,丰盛与富饶。她在他心中,始终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

她是他的四月天,一生的四月天。

人生能遇到他,夫复何求?

【写为后记】

她的一生,把浪漫给了徐志摩,把青春给了梁思成,把回忆给了金岳霖,她的一生至终,都有痴心男人为她真情守候,我想,能得此三人足矣,她的一生,已经无怨无憾!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最美的初见,才有了那流传千古的佳话,正是有了这最美的初见,才写出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诗篇,正是有了这最美的初见,才有了一生守候的至死不渝。人生短暂,有此足矣。

林徽因,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位传奇女子,她的一生,短暂而璀璨,如同中国文坛上一

颗沧海遗珠,鲛人落泪,令人爱之、叹之、怜之。纵观她的一生,何其美丽?就如同中国历史上的谜一样的纳兰性德,然,我想她又不同于纳兰,因为她的一生是幸运的,至少在某些方面,她比纳兰性德幸运。

在中国古代有条士大夫阶层人人羡慕的道路,即青年露才华,中年显锋芒,晚年享安乐。她,林徽因,虽然走出了这条路的前半段,却还没来得及走下去,便已香消玉殒,令人扼腕叹息。注定,要将后半段路留给金岳霖,让金岳霖在回忆里去读过,去继续走完那一段未完的路,看遍那一片万古人间四月天。

似乎,苍天给人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总会悄悄关上一扇窗。所以,美丽的故事,大都有个灿烂的开始,却不一定都有最美的结局。生命之弱,不能承受如此之轻,所以在锦瑟流年里,总有一些爱随风远去,总有一段缠绵绕梁三尺,总有一段回忆历久弥香。

我想,徐志摩是幸运的。因为人生并没有亏欠他什么,林徽因把浪漫给了他,让这位天才般的诗人,有了永恒的写诗主题,有了追逐的梦中佳人。人生苦短,能有一位可以与他吟诗作画的红尘恋人,又是苍天多么贵重的恩赐呢?

我想,梁思成是幸福的。林徽因,把她最美的青春给了他,一个女子,最美的年华屈指可数,白驹过隙,女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多少的韶华可以倾尽,多少柔情可以倾诉?而她,将一个女子最宝贵的时光给了他,他是多么幸福的?女子的青春如同春天里的花儿,花开一季,开到茶靡,与她相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岂不是他一生的幸福?

我想,金岳霖是幸免的。与她初相遇,她已为人妇。他,幸就幸免在知道如何保持距离,幸免在他懂得距离产生美,当她已经有了归宿之时,他并没有看展一场争夺战,也不曾染指她的婚姻生活,给她留一份空白,亦是给自己留一份永恒的美。在他身上无数次展现出了东方的柏拉图式爱情。也或许正是因为他是逻辑学家,所以他懂得,不要破坏已经形成的气场,否则必定遭受自然的惩罚。所以,他幸免了一场婚姻保卫战、爱情争夺战,幸免了一场关于爱情的战斗。而选择了最令人感怀断肠的方式,默默地守护在她身边,一生择邻而居,一个人的用情有多深,可想而知?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我想,纵使海枯石烂,天荒地老,人们还是期待初见的。

那个叫做初见的词组,总是吸引着无数人的遐想。初见相恨晚,那一份悸动,那一份未曾有过的美丽,吸引着所有的人。即使,我们都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即使那颗心早已饱经风霜,但我想,我们还是期待一次相遇,一次初见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曹雪芹说,一切因缘天注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可很多时候,很多次风吹雨打的洗礼之后,我们的心依旧是尘归尘、土归土,看遍世间的万千烟火,蓦然转身,依然期待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初见,一个模糊而令人向往的字眼,总是勾起人们无限的想象。

人生若只如初见,她是那人间四月天,是那一身诗意千寻瀑的林徽因。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该是多么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依旧期待与你相遇、相知、相恋、相守、相忆。

原创文章,转载务必表明作者、出处,盗版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