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天空的颜色
初二 散文 1317字 51人浏览 巫山蒙客

【导读】考试真的是一个很残酷的东西,看着那些被贴白条的人,我不知是同情还是憎恨,只是经过宣传栏时,总要久久的呆望在那,不愿离去,到现在想起,还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或许,感叹人生吧。

想起那一年冬与春交替的时候,我十七岁,背着画板提着工具箱走在陌生城市的大街上,一个人,默默地参加一场又一场决定命运的考试。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坚强,我只每天微笑着,对日出说:加油;对日落说:我努力了。

联考的时候我居然戏剧性的出了状况,肚子疼,疼得撕心裂肺。清楚地记得,画色彩的时候要上白色,我毫无控制的把整瓶玛丽糊在那张薄薄的纸上,我知道我错得无可救药,但我还是固执的没改一点点。记得,每次报考一个学校的时候,总要排很长很长的队,每次,都是孤独一人,看到别人有家长陪着,心里不由一酸,想哭,但每次都假装高兴万分。

考试真的是一个很残酷的东西,看着那些被贴白条的人,我不知是同情还是憎恨,只是经过宣传栏时,总要久久的呆望在那,不愿离去,到现在想起,还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或许,感叹人生吧。

二月,叶子还不见嫩芽,只有那些雪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从天而降,在南方的这座城市里,我总感觉它是那么陌生,为何今年,它来得如此频繁。那一年,我没能如愿进入自己想进的大学,只身一人,一路向北。

一到学校就被送往部队军训,小小的营房让我不寒而栗!

北方的夜空没有星星,在部队大大的操场上,我开始想念那个南方小小的城市,那里虽然小,虽然落后,但是有山有水有星星。

听到一声哨响,一个激灵,又要开始训练了。每天晚上都要打军体拳,每天都是累得连洗澡的心思也没有,一见到床就能扒下,下一秒便约上了周公。

部队的生活很苦,吃大萝卜,大白菜,刚来的时候水土不服还拉肚子。可是在部队,一声哨响便是命令,不管你在做什么都得在第一时间感到现场。

一见到教官的那张黑脸,我的心就不由的颤抖,不知是害怕,还是害羞!

喜欢部队整齐的一切,那些花,那些草,让我永远也忘不了

25天,军训终于在一排排军礼中落幕,离开部队的时候,我背着那个沉重的画夹,提的颜料箱,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可是,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九月,入秋的北方已经开始有了丝丝凉意,换了长袖,一个人背着画夹在街上游荡,像个寻路回家的孩子!

抬头,天空有些暗,回想起,天空的颜色,应该很蓝的吧。

院里的黄叶落了一地,心惶惶的,我们的微笑是个梦?

取出画夹,画下那年,今天的颜色,黄,枯萎,新生!

在离开家的第一个中秋里独自一人在外面淋雨度过,是老天在为我伤心,还是今天有人求雨,让雨水把自己浇透,回到宿舍的时候,倒头就睡,吓得室友们不知所措,随后便是可想而知的感冒。同学骂我是自虐狂,我无力的点点头,我就自虐!

想回家,想回到那个蓝蓝的天空下面,忘不了透明的颜色,忘不了那个孤单寂寞的小城。

室友们都出去玩了,昨夜的雨洗净了世间的浮华,她们带着好心情去呼吸新鲜空气,只留我一人孤单睡着。我喜欢这样的安静,像极了当年被遗落画室的寂寞。

阳光从窗户斜斜的打进来,照到我的脸上,镀上一层金色,我真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尊雕塑,这样,我是不是就不会孤单,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来观赏!

我是一朵活在回忆里的干花,除了有瘪苊的形体,什么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