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读后感 (1)
初一 读后感 4344字 3012人浏览 筱筱皮皮球

《围成》读后感

过去曾读过一次《围城》,但觉得索然无味,读了不到一半就放弃了。现在我选择了文学,就强迫自己再次走进它,然而这次我却的确开始钟情于它,也颇有一些感想。

在读的过程中,很多次面对“围城”这两个字时,想用两个更明快的词进行诠释,偶尔看到孙琮先生曾通过联系钱钟书先生的一生的遭遇用“困境”二字作“围城”的解释。我仔细品味觉得很有道理。因为当你进入围城之后,你就似乎陷入了困境,一切完全不在你的意识支配之中。

《围城》写的是一群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留洋回国的男女学生,在婚恋的围城里冲进去又逃出来,逃出来又冲进去。但是,他们在复杂的婚恋角逐中,却又陷入了命运浮沉的人生的围城中,不得不在生活职业的角逐中勾心斗角,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大围城”的禁锢中展开了一场又一场慑人心魄的心灵的角逐。从而更深地陷入了“灵魂跌宕”的精神的围城。这重重叠叠的围城编织成一种超越时空的现实。 这些男女学生中最为典型的奔波于围城内外的应是男主人公方鸿渐。他是一个并不高大也不渺小的普通的读书人。他不同于其他小说中的主人公,要么善良要么丑恶,他的性格充满了矛盾。他作为青年知识分子,主要的生活是在学校度过的,由于涉世未深,他的性格中又有正直的乃至天真的一面。他对李梅亭的嫌恶,对韩学愈的怀疑,他和赵辛楣在谈话中显露出来的真知灼见,都表现出他正直的一面。

但在另一方面,在学习中获得的知识在他的虚荣心的推动下,也萌发出他性格中虚假的一面,面对别人对自己这个假博士的吹捧,他感觉“身心庞然膨胀,人格伟大了好些”。他对待鲍小姐采取玩世不恭的态度,“他们的交情像热带植物一样飞快的生长”。但从另一方面看,他对爱情又采取非常认真的态度。他对唐小姐的追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方鸿渐的性格中很自然的有知识分子常有的那种清高和孤傲,但也有自卑懦弱的一面。在和孙柔嘉闹矛盾后,知道李妈已打电话去叫柔嘉的姑姑来,便决定离家。柔嘉见丈夫这样退却,嘶声说:“你是个coward (胆小鬼)。”这样一个性格复杂矛盾的人也尝透了处于围城状态的滋味:不断地追求走出生活的空虚,追求变为现实之后随之而来的不满足和厌烦,又出现了新的更大的空虚。他因为未婚妻的死而从包办婚姻中逃出来被送往欧洲留学。但他却荒废了学业,以至于最后不得不从爱尔兰人手上弄了个假文凭回国,之后他陷入了爱情和事业的双重围城中。在这座围城中挣扎的他最终选择了平实的婚姻和事业,然而最终又再次陷入困境,这次他未能逃出来,变得一无所有。 看完之后,轻轻地把书合上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静寂的图书馆里深思。其实这座围城和围城中的人们的心态,不只属于方鸿渐和他的同时代的人,它属于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现在的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奋斗,渴望进一所重点中学,渴望考上名牌大学,渴望找一份薪水高的工作,渴望拥有幸福的家庭……每一次进入所期待的目标时,又仿佛陷入了新的困境,充满空虚,又向更高挑战,希望逃出过去的一切。周而复始我们筋疲力尽。但我在看完《围城》

之后告诫自己决不能像方鸿渐那样被困在围城之中,应该像更多的一生不断的奔波于围城内外的人一样,尽管城墙上满是荆棘,也决不退缩,正如路遥《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一样虽也奔波于一个个围城内外,但最终恪守自己的信念,寻找到一个朴实的归宿。

《围城》无疑是在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实的生活。每个人从懂事的那天起就开始追逐自己认为理想的爱情,当追到的时候又在为爱情寻找一个理想的婚姻,而真正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其实生活已经教给我们一个规律:婚姻是随机的!结婚就像围城,有的人想进去,进去的人想出来!当爱情被岁月侵蚀,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时的爱情已经升华为亲情了。

作者以《围城》做书名,也许想告诉我们:不仅婚姻像围城,人生、生活、职业等等更像围城。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兜圈子,重复的做同一件事情:找个笼子把自己关起来,过了不久却发现那边的风景比这边更好,于是出了这个笼子进了那个笼子。就这样不断的重复并乐此不疲。

围城,是婚姻,也是人生生活中的围城太多了……“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嗯,钱钟书先生不愧为大师。

<<围城>>就具有这样一种功能, 它像一面镜子, 照镜的人不是人, 是一个个赤裸的灵魂, 映出人性的种种美和丑! 光停留在反映人生百态,也不失为一部好作品,但还不算是智慧的书。智慧的书,作者必须站在一定的高度俯视人生,穿透种种表象,直达人性和灵魂的深处,并能一针见血,入木三分的展示,给人启迪。我很惊讶,惊诧钱先生有这种洞若观火的本事,对人性的理解,人情百态的观察,细腻和深刻的让人难以置信。

摘要:

1. 方鸿渐把信还给唐小姐时,迟钝并无感觉。过些时,他才像从晕厥里醒过来,开始不住的心痛,就像因缱绻而麻木的四肢,到伸直了血脉畅通,就觉得刺痛。

2. 觉得身体里纤屑蜷伏的疲倦,都给睡眠熨平了,像衣服上的皱纹折痕经过烙铁一样。

3. 方鸿渐身心仿佛通电似地发麻,只知道唐小姐在说自己,没心思来领会她话里的意义,好比头脑蒙上一层油纸,她的话雨点似地渗不进,可是油纸震动着雨打的重量。

三、设喻取象精彩绝伦

亚里士多德说过,比喻在诗的语言中最为重要,而且比喻“不能从旁人学得,所以是天才的标记。”懂得比喻有两柄亦具多边,并不就能保证下笔时比喻纷至沓来,就像懂得原色和对比色调和的道理,并不就能挥毫成为大画家,或知道了浮力定律,不就能夺得潜水冠军一样。妥帖恰当的比喻,尤其是那些奇而不怪的新鲜比喻,确实是作者天才的标记。在钱钟书的《围城》里,其比喻的诡奇新鲜、丰富多彩、妙语连珠已达到一种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境界。

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知识渊博。《围城》中比喻的喻体融入科学、哲学、历史、宗教、艺术、民俗、掌故等诸方面的知识,阅读此书,像进入一个繁茂的花园,今人目不暇接。作者以非凡的想象力和广博的知识把喻体和本体巧妙地结合起来,使《围城》闪着智慧的火花。如作者把方鸿渐与苏文纨的情谊喻为数学上的“两条平等的直线”,准确而又生动;鲍小姐的“赤身露体”喻为哲学上的“真理”讽刺辛辣,力透纸背。对主动的苏文纨与被动的方鸿渐的接吻,作者写道:“这吻份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大脚趾,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这轻轻一吻,作者用了一个民俗方面和两个宗教方面的知识,表达“敬而远之”的亲近,传达了人物在特定情境中的微妙心态,令人拍案叫绝。再有“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中的砂砾或如出骨鱼片里示净的刺,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逼真得如感同身受,那一份体

会,共鸣于心;还有闻名的“沙丁鱼罐头”:“这厢仿佛沙丁鱼罐,里面的人紧紧地挤得身体都扁了,可是沙丁鱼的骨头,深藏在自己身里,这些乘客的肘骨,膝骨都向旁人的身体里硬嵌……”好生动,令人仿如亲见亲为似的。

钱钟书还是个颇富幽默感的学者和作家。豁达的人生态度,使他无论在生活或在艺术中都表现出幽默的品格。他说:“一个真有幽默的人别有会心,欣然独笑、冷笑、微笑,替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写在人生边上·说笑》)《围城》中机智幽默、妙趣横生的比喻就常常让读者会心一笑。小说写船到香港,方鸿渐与鲍小姐上岸吃西餐,一段生动的比喻让人忍俊不禁:“上来的汤是凉的,冰淇淋倒是热的;鱼像海军陆战队,已登陆好几天了;肉象潜水艇士兵,会长期伏在水里;除醋以外,面包、牛油、红酒无一不酸。”

值得说明的是,钱钟书先生的幽默不同于老舍富于北京市民味的幽默,也不同于赵树理浓郁的乡土气息的幽默,它是一种机智而含蓄,俏皮或精致的学者式的幽默,充满了知识性和趣味性。钱钟书知识渊博,善于突破常规思维模式,“夸饰以不可能为可能,比喻以不同类为同类。”出奇制胜,造成幽默效果。作家形容外国办“说话里嵌的英文字”,不比嘴里嵌的金牙,比作“牙缝里嵌的肉屑,表示饭菜吃得好,此处全无用处”。以肉屑相喻,不仅新鲜,而且含讽,幽默顿生。又如把精心打扮出了汗的脸比作“半融化的奶油喜字蛋糕”;老头子恋

爱像“老房子着了火,烧起来没有救的”,“科学家像酒,愈老愈可贵,而科学像女人,老了便不值钱”。这些比喻妙语连珠,妙趣横生,作者以奇特的想象,将具体的本体和抽象的喻体,庄严的本体和戏谑的喻体,美妙的本体和可怕的喻体扯在一起,产生意外的喜剧性效果。

钱先生通过细心观察和巧妙构思,和化用中外的成语隽语一样,常将比喻化用出新意。《围城》里写唐晓芙的美貌动人,有这样一句话:“古典学者看她说笑是露出的好牙齿,会诧异为什么古今中外诗人,都甘心情愿成女人头插的钗,腰束的带,身体睡的席,甚至脚下践踏的鞋袜,可是从没想到化作他的牙刷。”我们读《管锥编》论陶渊明《闲情赋》一节,便知道“愿在衣而为领”,“愿在丝而为履”云云,的确是古今中外诗人常用的套语。④《围城》这句话化用陶渊明此赋和别的诗人的作品,化用出了新意。但牙刷是否雅到可能入诗,颇值得怀疑,于是“化作她的牙刷”又带上了一点点幽默甚至讽刺的意味,而这正是一点新意,是符合全书情调的调皮的意味。

当然,语言与内容的关系是合二为一,密不可分的。我们拿起钱先生的著作不愿放下,既因为作者渊博的学问、精到的分析、深遂的思想和丰富的感情,又因为所有这些都从极生动活泼、趣味盎然的语言中表达出来。没有钱先生这样的天才,就不会有钱先生这样的语言,我们同样可以说,没有钱先生的语言,也无从认识钱先生的天才。但我绝没有能力全面概括他的学问思想,只能是略举几个例子,

谈一点学习的收获罢了。

方鸿渐旅欧回国,正是一九三七年夏天。小说以他的生活道路为主线,反映了那个时代某些知识分子(主要是部分欧美留学生、大学教授等等)生活和心理的变迁沉浮。他们不属于那个时代先进的知识分子行列,当抗战烽烟燃烧起来的时候,他们大都置身于这场伟大斗争的风暴之外,先在十里洋场的上海,继在湖南一个僻远的乡镇,围绕着生活、职业和婚姻恋爱等问题,进行着一场场勾心斗角的倾轧和角逐。这也是场战争,虽然不见硝烟,却处处闪现着旧社会你抢我夺的刀光剑影,腾跃着情场、名利场上的厮杀和火拼;虽然没有肉体的伤亡,却时时看得到灰色的生活是怎样蚕食着人们的年华和生命,那恶浊的空气又是怎样腐化着人们的操守和灵魂。自然,这里也有真诚的友谊,善良的愿望;但这些在那个强大的旧社会壁垒面前,是显得多么软弱和无力。在那随处都可以陷入“鸟笼”或“围城”的人生道路上,哪里是这些还没有消磨尽人生锐气的知识分子的出路呢?这是这部深刻的现实主义小说留给人们深思的一个严肃问题。

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去。——钱钟书《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