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没懂
初二 散文 714字 1479人浏览 萧郎路人1994

原来我没懂

时常在闪烁的荧屏中看到,灯火辉煌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车群像流水般飞驰而过,画面逐渐变得模糊不清,直到那黄色的巨大光晕暗淡下来,一片漆黑,一片茫然。镜头所展现的,不过是时间的推移,可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思索。原来,我没懂„„

指尖流年,彷徨岁月。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从指尖瞬息而过,不曾留下任何挽留的触碰。那是白驹过隙,那是利箭飞扬,那是一座石瓦房的倒塌,可我竟荒谬地把它当做永恒。

那是我记忆中唯一的石瓦房。他锁住了我的童年,牵走了我的心,我像是在吸鸦片的人儿啊,深深地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我的童年在那里度过,和爷爷奶奶一起。那时候天很蓝,水很清,常和爷爷奶奶坐在院子里乘凉,看花开花谢,任云卷云舒。奶奶靠坐墙头织着毛衣,爷爷在田地里挥洒着汗水。那些绿色的小精灵,一步一步跳跃着走上台阶,那是青苔所展现的生命活力。屋后的那一弯溪流潺潺地奔跑着,映出流云,映出飞鸟,黄昏时分,又映出一道道残阳,铺在水面上,“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诗情画意。

我曾以为这可以成为永恒,可那只是幼稚无知的幻想。时间是一位冷酷无情的死神,他不为情绪所动,那双深邃的眼眸让人感到害惧怕,他用他的魔力,将一块岩石化为灰尘,飘洒在空气中,将一座石瓦房变得不复存在,将一个人的念想,残忍地破灭。

在苍茫的天宇下,无边的旷野上,回荡着悲天悯人的旋律。当我再回首时,一切都变了模样,变得虚幻,变得错杂,变得悄然无声。我找不到那些可爱的小精灵,却找到了那条现已干涸的小溪;我找不到那些熟悉的人影,却找到了那块现已荒废的田地;我找不到那幻想的永恒,却找到了残酷的现实„„我以为自己懂得了流年,原来,我没懂。

那堆废石墟寂寥地躺在那,他埋葬了我的童年,埋葬了永恒,埋葬了我的不懂„„

原来我没懂2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