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
高三 记叙文 913字 67人浏览 蜗牛旅行5

纯 白

山东省寿光现代中学 高三。 20班 裴昱然

时隔六年,却历历在目。往事,并不如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题记

由于父母都是医生,因此我的童年被蒙上了一层微涩的药水味。偌大的医院中时常出现三五个奔跑嬉闹的小小身影,大人们无暇顾及,只得随我们放学后放任自流。

四年级放学后的一天,我背着书包在路边搜寻美味的零食和新到的漫画。当发现零花钱已“濒临”告罄时,我便“毅然”决定去医院向爸爸讨点“救济”。当护士阿姨告诉我“主任下午出去开会了”时,我才想起爸爸早上曾叮嘱过我 “放学后自己回家”。我的脚踝开始微微发软,当爸爸手机中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时,我的眼泪开始波动上涨。我抱着书包颓然挪出医院大门,凝望着暮色四合的周遭,回想起电视中拐骗儿童的凶恶大叔,孑然如迷失方向的幽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朋友,怎么了?你在等家长么?”声音传来,我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是医院门口卖报的丑阿姨。两米见方的拐角处,一把普通的陈旧棚伞,井然陈列的各种报纸杂刊,构成了她春秋冬夏不变的驻地。我透过婆娑的泪眼打量着她和蔼的脸庞,哽咽着说出事情的原委。

她听后,停下整理报刊的手,微蹙眉头,半晌,把盛零钱的小锡盒掏出来,从里面拿出四枚一角硬币放在我的手心,指了指对面的小卖部,轻声说:“去对面电话亭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我犹豫着将硬币攥在手心,却因为紧张拨错了家里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她眯起眼睛低头浅笑,又从小锡盒里取出四枚硬币给我,冰凉的质地噬咬着我掌心的皮肤。电话终于通了,我顿时放声大哭……

我忘记是否曾对她说了“谢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后,迫于学业的压力,我很少踏进医院,更是没有与她见面。今年暑假的一天,我随父亲去医院查体,透过车窗,我清晰地看到无比熟悉却分外陌生的她,岁月在她细长的眉眼烙下了印记,她更老更丑了。我仍无语,心却在激烈跳动,泪水在眼眶打,我缓缓摇上车窗。

一千一百多个日夜,她是否还记得,那晚抱着书包蹲在路边泛着泪光回不了家的笨女孩?她是否知道,如今出落成高她一头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却始终没有忘却那八枚硬币的温度?犹记得,那低头的一抹浅笑,明晃晃如炙日,在苍穹划出一抹纯白。她是否知道,她的丑在她心里是如此纯洁。往事,并不如烟。

指导教师﹕乔永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