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言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
五年级 日记 3293字 795人浏览 塔塔520仔仔

山西**县**镇年仅十八岁的郭鹏,患上了罕见的MO型白血病。一年时间,家人高筑债台110多万元,为其治病。在几度绝望时,同室病友、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县镇领导、老师同学,纷纷伸出援手。一份份爱心汇聚成强大的爱河,挽救着这一个求学青年的宝贵生命;一份份大爱诠释了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份份大爱传递和印证着**精神的正能量&&

求学青年患上罕见白血病 两个多月四次转院

2013年3月18日上午11时许,正在做午饭的郑爱平,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她迅速拿起了手机。电话中传来儿子郭鹏的班主任尚娟芳的声音:郭鹏现在高烧厉害,皮肤上都是血斑,请你速到学校!

放下电话,郑爱平和丈夫郭根同,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实验中学,带着郭鹏,急急赶往**县人民医院。医生迅速投入检查治疗。直到19日零时许,原以为是食物过敏的郭鹏,不但病情没有减轻,而且持续高烧,且昏迷不醒。

无奈之下,根据县医院的建议,郭根同夫妇连夜将孩子送到了邻近的河南省**峡市人民医院。经过19日紧张的抢救化验,初步确定郭鹏为白血病。究竟属于哪种类型,需血样送检七天后才能确定。

为了不耽误孩子的病情,医院做了必要的处理。当晚,郭根同夫妇和孩子搭乘晩上最后一班高铁,直奔**省西安唐都医院。入院后,郭鹏被确诊为国内罕见的急性髓性MO 型白血病。 该院血液病专家郝苗旺和医生李国辉精心研究治疗方案,采取紧急治疗手段,28天的精心治疗,郭鹏的病情得到有效的缓解和控制。

郭根同一家回到**,接受为期一周的休息观察。

一周后,郭根同一家再次登上开往西安的高铁,对病情进行复查。

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郭鹏的残留细胞高达67%之多,远远高出了专家医生预料的经验治疗效果。

医院组织专家会诊,重新制定了治疗方案。两个多月的时间,不算外购药和路途的花费,治疗费高达18万元。不但花光了家里多年的积蓄,郭鹏的父亲郭根同,已经开始在外面借帐了。

病情复发两次排异 家人倾尽所有不弃不离

郭根同一家祖祖辈辈生活在山西省**县**镇黄河边一个叫**岭的小山村。

82岁高龄的老母亲,常年患病,因为着急孙子的病情,双目看东西变得模糊不清。妻子郑爱平、大女儿郭丽,在家打理5亩地的小麦和伺侯老人。小女儿郭婷,在**上学。十八岁的儿子郭鹏,则在**实验中学读初三。唯有自己在附近的一家水泥厂打工,家庭经济十分拮据。

2013年5月24日,唐都医院建议郭鹏到北京进行骨髓移植。他们一家不得不拖着行李,背着郭鹏,搭乘火车赶到北京,开始了漫长的住院治疗。

医院附近的房屋,一间月租金高达2800元。一家人由于经济的原因,为了节省几百元的租房费用,只得在距医院近4公里的地方,找了一处月租2050元的房子住下来。

在生活上,每天早上5点钟,郑爱平起床做饭,老郭再步行送往医院,一天送饭就要走上十多公里。除了给孩子做些病号饭外,全家一日三餐很简单,没有在饭店吃过一碗面。省下的陪侍费用、生活费用、打车费用、租房费用都用于了儿子治病。

好在郭鹏的姐姐郭丽与弟弟骨髓配型成功。7月13日,姐姐给弟弟进行了骨髓移植。此时,郭鹏的治疗费用已高达70多万元。一家人,尤其是郭根同,最艰难的还是钱的筹措,每天都在煎熬中度日。

家里,老郭奋斗半辈子盖的几间房、唯有的三轮车、仅剩的口粮,也被56800元变卖,一家三代只能借居在别人家里生活。

郭鹏的血型为O 型,郭丽血型为B 型,需要转换,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郭鹏出仓后,每周需要输入红色素和血小板一次。郭根同夫妻和女儿郭丽轮流献血兑换。8月到12月, 5个月的时间,郭根同就献了5次血、郑爱平献了3次、女儿郭丽献了2次。

家里82岁的老母亲,把每次郭根同去北京时留给自己的三五十元生活费,都悄悄塞进郭根同的行李中,给孙子治病。小女儿郭婷也不得不利用星期天打工,挣几块钱,补贴自己学校的生活费用。

孩子的大妈程平婵股骨头坏死,无法行走。自己放弃了治疗,而把家里的钱全部给了侄儿郭鹏治病。

不幸的是9、10两月,郭鹏出现皮肤排异。随之,又出现了肝排异,胆红素一度高达260。血上加霜、伤口撒盐,年过半百的郭根同,几乎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 110万善款挽救郭鹏生命

一家有难,百家支援。一人有难,万人支援。得知了郭鹏的遭遇后,**县党和政府及社会各界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

**实验中学郭鹏所在的班级,全体老师和同学捐了4300元。

**信用社主任陆宏亮,信贷员杜长江,也积极请示上级,多方采取措施,破例贷款20万元。

**镇党委、政府、民政办,压缩一切费用,帮助解决了15850元。党委书记周春安、镇长王丽萍,每人又捐了500元。

时任**县副县长张锐联系民政局,局长张效伟、干部魏春生急事急办,救助了20000元。 县新农合办按政策大病报销不能超过20万元。主任解志胜寻求**市主管部门支持,**市新农合办破例特批,一次报销了28万元。

**县总工会主席石转绸从**镇工会刘志军口中得知郭鹏的病情后,也送来了2000元予以资助。

镇民政办孙军强,走东家、跑西家,给困难户说明情况,从困难户救济中挤出2000元,解决老郭的燃眉之急。

**村的所有村民,每家都自觉拿钱,帮助郭鹏看病治疗。村支书梁麦圈,带头捐了500元。常年患病、80多岁的孤寡老人张**,把自己省吃俭用攒的200元零花钱拿了出来。刘秀兰不顾自己孩子治病正要用钱,送了500元。68岁的老病号、村原妇女主任、党员翟秀娥把自家的2000元卖花椒钱送来了。近70岁的梁家锁老人,把一夏天晚上逮蝎子卖的500元钱送来了。从镇计生办主任退二线的李艳秋两次送来1500元,这是他自己的补助和卖花椒的收入。

郭根同的亲戚有钱拿钱,没钱帮助贷款,都在共同帮助他渡过难关。

郭根同的朋友张海清、吴战红、聂三军、郭小军、王社选、马进才、王利军、付跃峰、段保峰、侯得计、孟爱民、刘波江、**百社等人,给郭根同借了16万多元。

郭根同房东刘新平不但房租不收,弟兄两个还借给老郭15000元。

&&

大爱无边、大爱无疆、大爱无穷。

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县镇领导、老师同学,无论借也好、贷也好、捐也好,110多万元终于挽回了小郭鹏的宝贵生命。

病情三度复发 县领导和同室病友伸出了温暖之手

2014年3月28日,对于郭根同一家来说,又是一个黑色的日子。在医院对郭鹏的出院检查中,小郭鹏的病毒再次上升到3.48,又死灰复燃了。

医生告诉老郭,病毒要彻底消除,顺利也得三个月,如果再有意外,时间或许更长些。一天又是3000元上下的治疗费用,陈账还不了,又得添新帐。

放弃治疗吧,已花费了110多万元,也舍不得孩子。继续治疗吧,钱从哪里来?拿着孩子的检查结果,原本准备检查后回家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郭根同,简直就要崩溃了,这个七尺男儿不由得潸然泪下。避不过孩子,躲不过病友,全家人在病房里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看到这一幕,**病友宋朋辉、河南病友陈小瑞、山西**病友张伟,每人拿出了自己的治病钱,集资了3万元,垫交了郭鹏的医疗费用。

**病友张伟劝说郭根同,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说着,掏出了电话,联系到了**老乡会,最后又联系到在北京创业的**老乡温和。

温和从北京市驱车赶到位于保定市的燕达国际医院,看到郭根同一家的情况,拿起手机给**镇党委书记周春安发了一条信息,进行求证。

周春安立即回复了短信。

此后,村主任王功娃亲上北京,看望孩子,说服老郭不要放弃治疗。同时,**村在村里的转移支付款中,给郭根同解决了5000元资助金。

**县委书记郭宏,收到郭根同的求助短信后,马上回话老郭,让安心治疗。并委托周宏伟、赵丰产二位主任在县委办为老郭组织捐款。书记郭宏、副书记吴宣分别带头捐款1000元,周宏伟、赵丰产分别捐款500元,县委办38人共捐助了8300元,连夜汇到北京。 县长李旸接到求助短信,给老郭回了电话。并告诉老郭,钱的问题先让民政局给解决20000元,随后再给想想办法。

黄河石港旅游集团董事长陆朝军,也委托朋友转交给了郭根同500元钱。

拿到这几笔救命钱,小郭鹏又留院治疗了,孩子的生命又得到了延续,郭根同全家人的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