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修改稿
初二 记叙文 996字 810人浏览 rsjxef769

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默默地望着湛蓝的天空,聆听着她走来的脚步声;坐在田埂上,望着天上悠悠飘过的白云,聆听着她在田里割谷的声音;幸福地躺在睡椅上,静静地注视着飘来的萤火虫,像夜空的一颗星闪闪发亮,聆听放着她的陈年往事;看新闻时,聆听着她做饭时被烟雾呛到的咳嗽声;炎热的夏夜,聆听着扇子一下下扑打的声音。她是谁?她就是把我从三岁带大的奶奶,她的声音,她的一切常在我心田。

秋天的田野一片金黄,田里、陇上、菜畦间一片欢歌,稻子羞涩地低下了头,慢慢享受着属于它的赞美。我跟随着奶奶,聆听她在田里的喘气声,她腿脚不好,一拐一拐缓慢前行,她慢慢地弯腰轻轻的将麦子捡起,喜悦地丢进背篓里。彩霞满天的时光,聆听她踏过这片田又踏过那片田的轻快艰难。

我喜欢听听她做饭的声音,她矮小,在做饭时脚会悄悄向上踮起,高处的东西,总会搭着凳子上去,颤颤巍巍地拿下来;炒菜时,噼噼啪啪,似一首古老的歌谣,诉说着一生一世的秘密。

我更喜欢听她端来香喷喷的红烧肉的脚步声,我开始嘴馋了,只是些许时间,浓郁的菜香就开始氤氲开来,包围了一切。即使只有三两盘菜,但样样都是我最爱的,她坐在我的对面,吹开袅袅的烟雾,我享受着饭菜的清香,嘴巴开始不停的动起来。而她却呆呆的看着我,眉里眼里全是笑,她眼角的菊花绽放开来,亮了整个世界。

记得在老家的年华,家里养了一只有看家本领的狗,颜色花样多,就称“三色狗”,这狗虽是养在家中看门的,但深层次是奶奶的伴儿,我一出生就没了爷爷,奶奶带着我就这样生活了十几年,奶奶爱这条狗,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时常听奶奶和三色狗拉家常,就这样一天一天,吱吱呀呀的日子悄悄过去,岁月拉长了,一拉就是十几年。

做作业时,听着她的叮嘱声:“好好做,心思要花在学习上。”平时啊,一天起码要听上三遍。当我烦恼时,听她怕打扰我而悄悄离开的脚步声;当我开心时,能听着她那开怀的笑声,还有眼角的点点泪花。

放学回到家,见她的背影在菜园里摇晃,慢慢靠近,听见她吃力地喘息声,桶里的水在欢快的荡漾。她向我回来的方向张望,一见到我,就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迎面走来,接过书包,又唠叨了起来„„

静静的夜空下,聆听她一路走来的声音,我的内心感慨万千。

奶奶像雨露,滋润着春天撒下的种子,也永远滋润着我。她的声音,她的一切常在我心田回荡。往日的时光已默默地成为心中的永恒,张望着和她走过的岁月,我的悲伤一扫而光,我的快乐无穷无尽。

奶奶,你放心,我会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