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生活——享受工作
初一 散文 1760字 97人浏览 xu2c

我给工作的定义是广泛的:给我带来工资收入的、能维持我基本生活的工作,属于固定工作;能给我带来快乐和充实、给家人和朋友提供帮助和支持、自己发自内心特别想去做的工作,属于我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八岁的时候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跟着姥姥到生产队的大场院里剥棒子。大场院就是一块很大很大的晒场,用碾子压得非常平整光亮,夏天用来晒麦子,秋天用来晒秋粮。壮劳力们从地里把玉米整棵的收回来,把棒子秸在晒场的四周围成一个圆,像一堵大院墙;把棒子槌倒在场院里,堆成一座一座的小山。老人和孩子们就围着小山,把玉米棒子的皮剥下来,露出金黄金黄的玉米粒,然后再把这些棒子槌晒干。这是一件非常快乐的工作,老人们看着丰收的果实,个个喜笑颜开,手里边忙着,嘴里边聊着家常;孩子们干一会儿,跑闹一会儿;欢声笑语充满整个场院。我尤其喜欢把玉米棒子的老皮剥去,仅剩下一层嫩白的衬里的那一刻:金黄金黄的果实,裹在雪白的衣服里,好美好美,我一看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只可惜那时太小了,不知该怎样形容此刻的心情!那时候姥姥忙一天,能挣6个工分,我虽然小,一边玩儿一边干活,一天下来,也能挣2个工分。年底分红的时候也有我的名字,很骄傲!我从小跟着姥姥长大,她做什么我就学什么,她是做针线的好手,我也学着做手工。小时候总爱用碎布头缝小衣服,长大了缝衣服、做被子、织毛线,样样我都能自力更生;尤其是织毛衣,我绝对算是个高手。那个年代,家里日子过得清贫,一件毛衣,我今年织成这个样式,明年变成那个样式,好像总穿新衣服。无论是夏天穿的短袖,还是冬天穿的厚外套,我都能用毛线织出来。我女儿小时候穿的每一件毛衣,都很漂亮,别人夸赞的声音,在我看来就和领工资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上初中的时候,不像现在的孩子课业负担这么重,我们有很丰富的业余时间,我利用手边能找到的所有资源,手工编写了两本书:一本中国之最,一本世界之最。什么最高的山、最长的河、最大的盆地之类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来,一页一页用针线装订起来,用厚一些的白纸糊上封皮,自己画上图案。厚厚的,两本加起来跟新华字典差不多,耗时将近两年。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我极有耐心,因为我从中收获的知识和快乐,周围那些跟我同龄的孩子是很难想象的。几十年来,我最最喜欢、一直没有间断、这几年尤其发扬光大的一份工作就是养花种草。我摆弄起花草来,一点儿也不嫌麻烦,常常能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比如说调花土这一项工作,秋天的时候,我先在院中的花池里挖一个坑,一层树叶、菜帮之类的营养物,一层土,填好后浇上大水,等春天深翻一遍,就是不错的腐殖土。然后我取一些腐殖土,配上一半买来的培养土,用双手仔细的调配均匀,才成为盆花的用土。另外,观花的植物和观叶的植物,所需的肥料是不一样的,我首先要查资料弄清楚了,再找来相符合的花肥施用。养花用的盆也要挑选和花苗相配的款型。再就是哪类花需要大水大肥,哪类花能耐干旱;哪种花喜晒,哪种花耐阴等等等等,每一个细节都全心全意的研究。我养的花全都是鲜亮舒展的,能够尽情展示它们生命的姿态。这几年凡是我上班的办公室,都摆满了盆花,办公环境既清新又优雅。旁边的办公室也让我给摆满了,好些同事的家里也有我送的盆花。虽然又忙又累又搭时间又赔钱,但是我却乐此不疲。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自然我也能收获快乐。不是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吗?只有你真正的赠了,手上的余香才会经久不散!人们形容工作敬业的人,常常用干一行爱一行这句话。我在单位上班34年,谈不上爱还是不爱,也不能算是敬业,更谈不上有所成就,但是我做的很认真,很投入,很理所当然;把此生最好的年华都放在这一个行业了,既对得起领导也对得起同事,虽然没有建功立业,也不是事事如意,但是自我感觉问心无愧,挺好!我生来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除了睡觉,手脚和大脑决不能同时闲着,总能找到事做,而且乐在其中。工作除了能满足我的基本生存需求之外,还能给我带来充实的精神感受。一个人不能纯物质的活着,每人都应该有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一个人也不能独立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融入群体之中,每个人的闪光点才能显现出来;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一个人的社会价值却存在于工作之中。现在即将面临退休,后面的人

生路还很漫长,我还想再为自己设计一份工作,让后半生也过得有滋有味!我享受我给自己寻找到的每一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