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与生命
初一 其它 623字 114人浏览 三条释旅

今年回村过春节,我在村口看到一个大树桩,立在我的眼前,感到很醒目。走上前去,为它拭去上面的尘土,一圈圈的年轮便跃入我眼帘。那些年轮是它成长的标志,记录了它走过的岁月。经历的蹉跎,令人不禁感伤起来。

树和人一样,也是有悟性和生命的,只不过它是以另一种形态生存着。面对人类的无知,它依然着,倔强着。树受伤时,也会感到疼痛。人类痛时可以喊可以哭泣,而它不可以,树在疼痛时只能默默忍受。它便不需要所谓的同情和安慰。在它的眼里,同情和安慰是创伤的发源醋。人类需要同情和安慰,树也需要,可它们需要的是另一种方式。

树以不同的生命形式在争取着阳光、空气、雨滴,即使树在生命的尽头时,也毫不怯弱。它们要么倒下,要么仍高高耸立,干枯苍老的树干仍然充满倔强和不屈。树以完美的姿态挺立在大地上,难道只为衬托世界的多姿,点缀风景的高潮?不是的,它们也是上帝创造的一部分,当然也有生存着的道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得瑞典诗人特朗斯特吕姆写过:“一棵树在风雨中走过,匆匆走过我们的身边,在倾洒着的灰色中,它从雨中汲取生命,犹如果园里的黑色的山雀。”树在他的笔下更显示出生机蓬勃。只是沉默,也许你会认为沉默是一种妥协,但我宁愿相信它是一种抗争。以自残的方式,最软弱,最顽强地抗争着,还有,缺憾有时是一种美,但最多的是揪心的痛,在树的身上刻字,留下一道道抹不掉的伤口,是给树的残忍,那一道道伤口是树永远也舔不好的……

狂风中的大树顺势贴地而生,只为不被风刮倒;干旱中的“行走菜”根深蒂固,只为觅得水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