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没懂;那段孤单的日子
初二 散文 1499字 408人浏览 shriplai

原来我没懂

小时候, 我以为生命是简单的事。从小学开始, 我就一直拥有很多小宠物:大眼睛的金鱼, 染成五颜六色的小鸭子, 睡觉时把头插进翅膀里的小鸟„„我以为生命就是它们刚来我家时的模样, 活泼好动, 可爱迷人, 简单而美好。然而, 常常不出一两个星期, 它们就开始变得无比衰弱, 金鱼因饱食过度而死亡, 小鸭子莫名其妙地死去, 小鸟拒绝进食也死在笼子里。 年幼的我搞不清楚, 为什么生命如此易逝, 更不能理解它们死亡的原因。我依旧喜爱那些小动物, 它们还是一一离开了我。我很伤心, 可这样的事情发生得越多, 我对小生命的占有欲就越旺盛。

那个时候, 我从来没有把死亡也归纳到生命的一部分里。无知的我以为死亡是另一回事, 与自己无关——我所关注的仅仅是生命中光鲜的一面。

后来家里收养了一只瘦弱的小流浪狗,它刚来的时候脏兮兮的,我不敢碰它也不敢直视它。母亲开始悉心照料它,带它打预防针,训练它克服恐惧心理,两天给它洗一次澡,每隔一段时间带它去剪毛发,在这个过程中,她带上我去目睹这一切。我开始很抗拒,可母亲教导我说:“这才是生命的本质,如果你不能接受它吃喝拉撒和疾病时的麻烦,就没有必要饲养一个新生命。”渐渐地,怜悯之心战胜了我的恐惧感,我开始学着用心去照顾它,小狗慢慢强壮起来,变得活泼、懂事又招人喜爱,陪伴我至今。

后来, 每当想起那些我小时候养过的小动物, 心里总会生起一丝内疚。原来此前我一直都没懂, 我以为喜欢就要占有, 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生命不总是只有光鲜的一面, 还包括生、老、病、死, 我们不能用粗暴的占有对待生命, 那是一种摧残, 就像我们不必用采花来表达我们对花朵的喜爱之情。

那段孤单的日子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孤单难以言语,

天上一朵飘忽不定的云,看似自由,却隐匿着落寞与孤单,只有风儿知道,那段孤单的日子,就像一朵淡淡的云随风浪迹天涯,难相忘。

也许是不习惯,也许是不适应,初来乍到的我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总显得格格不入。所以,他们识趣地把我撇离他们的生活圈,密不透风的孤单深深的包围着我,一层又一层,难以承受。

孤单的日子里我养成了孤僻冷傲的性格。学校组织的运动会从未出现我的身影,即使我跑步总是第一,班主任手中的名单里,我的名字仍然是隐形的;班里的黑板报再也不是我的才艺天地,即使我的粉笔字可以比得过写得最好的那位同学,但那小小的田地终究容不下我。

孤傲的心,带领我不知疲惫的前行着。

在晨雾中,升起的太阳是我一直奔跑的目标,美丽的黄昏时我一直追求的地点。我坚持不懈地奔跑着,听风对我耳语,看天空的那朵云同我一起奔跑,一直一直„„

也许,我永远不能将自己的字练到可以和王羲之相比,当我一直在努力,努力让自己端庄俊秀,努力让自己自由潇洒,只有这样才能慢慢剥离孤单的外壳,即使一点点也足以让我感到快乐。

在努力中奔跑,是可以忘却一点孤单的。

虽如此,孤单仍是很难相忘。

曾有多少个不眠之夜,独倚窗前,看夜幕笼罩下的世界,细细沉思。人若无距离,天则无横涯;人若有距离,天则有横涯。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明白于此,便不再觉得那些披星戴月的孤单是一种怎样的难言之隐了,

孤单随影相伴是一种痛苦,我体会了,便难忘了。

背着一个重重的壳前进,真的是一种负担,但这种负担也只有明白了之后才能放下,放心地放下。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如果说 失败是人生的必经之路,那孤单便是生活中的必交之友,是心情的朋友。那段孤单的日子,让我看清自己的错误之处,明白青春的路上,坎坷是风,磨难是雨,风雨相伴,青春才会炫舞飞扬,年华才会在须臾间不朽。

多年之后终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孤单是友,非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