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胡杨的作文
初一 散文 3421字 13653人浏览 小北902

1 大漠深处的胡杨

在水流最终停滞的地方,我看见大漠深处的胡杨,在飓风和群狼奔突的戈壁,以永久性的悲壮,殓葬了忍让的懦弱,殓葬了奴性的屈从,殓葬了弯驼的软腰,殓葬了蛇行的跪拜。我的灵魂象阳光一样上升,我的爱情是对一种风景的卓绝守望。

当所有生命的颜色,被漫漫黄沙掩埋之后;当一壶老酒,把我的情感醉成荒蛮的戈壁;当古凉州词的诗句,把我的情绪化为出塞的瘦马。我就从遥远的唐朝赶来,在夜游的风中,点燃血一样的篝火。

这是一片心形的胡杨叶,在大漠的空旷中,如此地摇我,摇出我醉心寒肠的泪水,摇出我积蓄一生,敲击戈壁,敲击生命之谜的目光。我以自己的苦泪浇灌浩荡的黄沙,浇灌我永远沉默的哭泣。

端坐在戈壁的卵石里,面对这令我思索的绿色足迹,谁能遏止这抗争的勇气?谁又能在我笔管的血流里,让大漠深处的胡杨,一半埋在天空的大漠,一半招展在大漠的天空?

面对献身的胡杨,我为什么不能勇敢地流泪?一种孤独烫得象火,一种孤独冷得象冰。单薄的梦幻,一直迷失着远方的苍茫,唯有胡杨,唯有这风雕雪刻的头颅,向苍穹,争一席擎天傲世之志,在生命的神圣和庄严里,站成男人的姿势,旗帜般地在大漠的尽头飘扬。 封冻于心中的苦海,永远射不透厚厚的冰层。嘲笑天堂的嘴唇,却把无边的苦难关紧。胡杨,大漠深处的胡杨,为什么有许多心酸你没有唱过?为什么有许多心事你没有吐露?穿越地狱的过程,让我知道: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千年不腐。

我在这片小小的心叶上静卧,我日夜兼程的思想,把我的心情带向远方。生命中有多少彻悟让我在驼铃的深处明白:胡杨,大漠深处的胡杨!为了大漠季节的完整,为了望不见的远方,走向那一块大陆你会变得古老,走向戈壁你才会变得永远年轻!!!

大漠深处的胡杨

。“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烂”。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漠的深处,在水流最终停滞的地方,在戈壁的卵石里,孤独的躺着一颗胡杨树的种子,因为干渴,他就快要死去了。

突然,天下雨了,沙漠居然下雨了,淅淅沥沥,不大不小,他贪婪的吮吸着雨水,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拚命的伸张,种子发芽了,他长出了嫩绿的叶子。

星星点亮黑色的眼睛,为他照亮黎明前的曙光,鸟儿为他唱歌,莹火虫为他起舞,白云为他滞留,泥土为他输送营养,他渐渐的长大了,长成了一棵很漂亮的大树。他多漂亮啊!有着粗壮的身干,弯曲的虬枝和高高的个子,正是金秋季节,当漠野吹过一丝清凉的秋风,他一头发浓绿的头发便在不知不觉中由浓绿变成浅黄,继而又变成杏黄,在清空碧蓝,白云如雪间,他抖动着一头金发照亮沙海,晶莹透亮的树叶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现出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色„„

他很快乐。白天,他和云儿做伴,和沙儿做游戏,只有当黑夜来临的时候,他就开始思念母亲,思念如潮水般将他紧紧包围。他决定去寻找母亲,他向云儿告别,他看见了云儿哭泣的脸庞,他向大地告别,大地呜咽,他迈动双腿,却是那样沉重,他听见裉断的声音,撕裂着他的心,好疼,好疼,大滴大滴的眼泪流出,化成了小溪,他终于明白,他的根已深深地扎根在这片土地,他深深的热爱这脚下的土地,他留了下来。

在以后的岁月里,在春天万物绿意萌动的时节,他就是春的使者,他引领着大漠的时尚,给大漠带来生机和活力。在干旱的季节里,他以自己强大的根系吸收着土壤中的水分,然后流出红色的液体来兹养大地,在飓风狂沙侵蚀的日子,他挺直他的傲岸身躯,钢骨铁枝,像

2 男人一般,挺起胸袒,抵挡着风沙的袭击,任岁月和风沙剥光了皮,掏空了心而依然倔强地精神抖擞地挺立着,他要保护脚下的土地,他要保护他的家园。

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满目苍凉,千疮百孔的他耗尽生命的最后一丝华光,他倒下了,大漠成了他永远的归宿。

人们说:大漠深处,除了无情的风沙,还有胡杨在唱歌!

生命与胡杨

谈起生命,心里就会升腾起一种沉重。因于生命的来之不易, 更因于生命的一去不复返。就是生命的这种独一无二的特性,使生命本身变的无比沉重。也许就是因为有了这种沉重,当我们谈起生命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的胡杨。

当生命还只是原始细胞时,生命就踏上了漫漫的险途。在那险途之上,如果没有胡杨那种顽强地扎根在沙丘或盐碱河滩上的勇气与精神,而留连于途中野花的芬芳而忘了前行,因畏惧途上的多艰而自行停下了脚步,那就无法到达生命起源的温床。

胡杨生长在沙漠中低凹的盐碱河滩,在那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如果以它们单个的弱小身躯是无法与风沙和干旱抗争,于是它们快速扩大数量,以量取胜来延续它们的生命。生命细胞也同样是在无数的裂变与组合中,牢牢地掌握着不变的生命航程。就如在高空中写着“人”字的鸟儿一样,永远不会迷失那迁徙的方向。

胡杨从来不计较沙漠与盐碱河滩的贫乏,它以不屈不挠的顽强,为生活在那贫乏之地的羊群,提供一处最美丽的地方。生命也从未计较过它的成长环境,它默默地在母亲涌动的血液里,无止无休地吸取着成长的养份。虽然那是个沉寂的世界,但母亲的心律博动,则是它最美妙的音乐。

当以哭声打开生命之门时,生命如胡杨那样站立到了沙漠与盐碱河滩上。此时的生命,不法预计沙漠将会怎样的变化莫测,也不知道盐碱河滩会贫乏到什么程度。生命在轻盈的欢歌中起步,山的怀抱那是父亲的胸膛,林的深情那是母亲的慈爱,悠悠的小道有兄弟牵手,芬芳的花园有姐妹摘朵。如歌的慢板,那金色童年就如这金色的胡杨。

胡杨悠然地伫立在沙漠里,此时的沙漠,似乎也因为胡杨的悠然,而变的温柔了起来。那盐碱的河,因为有了胡杨的倒影,也变的湛蓝的让人心动。生命在澎湃的激情中,拥有了《少年维特的烦恼》,在古风般苍茫的落日里,捡起了一串串彩虹一样瑰丽的梦幻。然而,何处才有金色的梦?所有的梦幻呈现出的多是深沉与凝重的颜色。

生命总在不停地企图将梦想变成现实。为了印证那些留存于梦中的征象,生命不顾孤旅的岑寂落寞,也不管激浪涛天的险象环生,义无返顾地冲向梦想的彼岸。然而,途中的困惑与烦恼,失败与悲伤。仿佛都如约而至,梦想成了这胡杨树下的一地落叶。

生命就是体验一份独有的人生情感。在现实的无奈中,有时也得如这胡杨一样,独自站立在沙包之上,接受清风的洗礼,从而获得一种心怀的淡然。拥有淡然的心怀,就是站在那矮矮的沙包上,就能看到千山之外,就能穿行在云海之间。

秋天,相对丰富的雨水顺河而下,画着美丽的弧线在河床静静流淌。在浅浅的沙质河床上留下美丽的波纹。胡杨抓住这宝贵的时机,让清清的甘水浸满自己干渴的身躯,圆圆的叶片尝到甘泉的滋味也欢快地在树枝上跳动,随风奏出美妙的音符。此时的生命,吹出一声低沉的箫音,牵动圈圈怀古的涟漪,吼一嗓纤夫苦调,唱一曲韵致孤独的歌。将岁月一段一段地,拍摄进了记忆的行囊。就如那水面上胡杨的倒影。

3

看到胡杨这挺立的身姿,我们可以称它是昆仑的儿子。看到胡杨那张扬的红叶,我们可以说它是塔克拉玛干的斗士。暴风狂沙的摧残,它不计黑夜与白昼。干旱酷暑的肆虐,它不畏春夏秋冬。生命的晚霞,如这胡杨的红叶,映红经年的河道,天空也羞涩而多情地凝眸着,生命在暮色中依然展翅奋飞。

深秋来临时,胡杨不再是那样的枝繁叶茂,色泽也变的更加的金黄。它不会再与微风起舞,它只无言地在霞光中生辉。季节虽然会无情地脱下胡杨金色的戎装,但它仍然会坚毅地站在这沙丘之上,就是残冬逼近,它一样无畏地宣示着生命的力量。

成年的胡杨从来不怕孤独,它们单独站立时,一样顽强地伸展着无数的枝条,撑起若大的树冠,为滚烫的沙漠投下一片凉爽的阴影。让干渴的生灵有一小片休憩之地。 生命有潮起必有潮落,总有那么一天,远方的地平线将搁浅在梦的沙滩上,但只要生命之源没有干涸,就总会有再次涨潮时候。

干冽的寒风,风化了岁月,流淌的沙尘,也止住了脚步。枯草无言地伏下了身躯,而胡杨仍然孤傲地站在岸边,蔑视着河中流动着的冰水。它坚毅地守护着泥土的河岸,宣示着它与河的必然存在。

生命之源总有干涸的时候。在苍茫的岁月里,留下的只有这百孔千仓的裸露河床。曾经绚丽的生命色彩,退成一道无声的苍白。用那身后依然金色的胡杨叶,做一个祭别生命行将结束的花环。生命在千挣万扎中诞生,生命在从容不迫中消亡。奔流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展示,枯竭难道就不是另一种生命的延伸?

将胡杨的性格、胡杨的精神溶入生命的血脉,生命就不会在现实的牵绊和纠缠中凋零。只要能如胡杨那样在岑寂中,将梦的希冀,注入生命的河流。就能让心灵的小舟,运载着绵绵不尽的梦,在天地间自由地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