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米特爱上罗拉作文
初一 记叙文 7779字 49人浏览 若似霓殇

当米特爱上罗拉

科学院的试验室里新送来两笼小白鼠。白色笼子里的是小公鼠,蓝色笼子里的是小母鼠。研究员把两个笼子放在一起并送进食物后就离开了。于是小鼠们开始观察起他们的新家来。

白色笼子里有一只叫米特的小鼠极其活泼,他不停的来回跑动,闻闻这儿,抓抓那儿,又抬起头来向外张望着。他贴着笼子转着圈儿边走边看:透明的玻璃皿,高高的铁架台,白色的大桌子,长方的试管架„„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他看着看着,目光忽然落到对面蓝色笼子里的一只小鼠身上,那只小鼠也正好奇地瞧着他。米特瞅着那只小鼠心想,她可真漂亮啊!那双眼睛又黑又亮,好像会说话一样。洁白柔和的身影,小巧粉红的爪子,细长灵活的尾巴„„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鼠。米特惊喜而友好地向她挥挥手,对方见状,羞涩地一笑,也对米特轻轻地挥了挥手,目光中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爱。米特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爱上她了。是一见钟情吧,米特心想。

于是他走到离她最近的地方,问她:“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罗拉。”她说。

“罗拉,嗯,你好。我们能做个朋友吗?”

“当然。”罗拉显然很高兴米特这样说。

罗拉的爽快答应令米特欣喜若狂。他想,他应该可以开始一段美好的爱情了。是第一次。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相处的很愉快。米特有说不完的笑话和故事,罗拉则是一个优秀的倾听者。米特声情并茂地讲述着,罗拉则随着米特的讲述忽而皱眉,忽而惊叹。这让米特非常开心。唯一不够完美的是,他们不能肩并肩地靠在一起交谈。两扇冰冷的铁栅栏把他们无情地隔开,他们只能遥遥相望。每当研究员来给他们送食物的时候,他们就祈祷着能将他们放在一起,然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过,这当然不会阻止他们爱情的升温。日子依然在遥遥相望中愉快地度过。

一天,罗拉有些伤心地问米特:“米特,你说,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我们,难道就要一直这样遥遥相望吗?难道就要一直这样关在笼子里吗?” “„„”

“米特,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不想这样,可我们能怎么办?”

“„„米特,你爱我吗?”

“当然,罗拉。”

“那„„我们想办法逃出去吧,好吗?”

“逃?怎么逃啊?这笼子是上锁的,我们无法打开。”

“想办法,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米特。只要我们愿意。”

“罗拉„„”米特感动地看着罗拉。爱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为了爱,他会努力的。

然后,他们就开始寻找机会。每当研究员来送食物的时候,米特和罗拉就特别的注意。可是研究员从来不开门,食物都是从笼子的缝隙里塞进来的。而铁栅栏是咬不断的。 米特对罗拉说:“铁笼子太坚固了,门又用挂锁锁着,我们可能要等待,等机会。不

要着急,亲爱的。相信我,我们一定会逃走的。”

“好的,我相信你,米特。”罗拉坚定而深情回答。

此后的日子里,米特和罗拉安静而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密切地注意着身边所有的动静,生怕机会在不经意中溜走。信念让他们敢于面对一切。

一天午后,米特、罗拉以及其它的伙伴们正在休息时,研究室的门忽然开了。平常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来的。米特和罗拉听见了动静,立即爬起来注视着门口。他们看见从大门外走进来了两个女人,一个是给他们送食物的女研究员;另一个没见过,手里还拎着一个黄色的小铁笼。

两个女人径直走到米特和罗拉的笼子前,陌生女人打开了黄色小铁笼的门,女研究员则打开了米特居住的小铁笼的门,并伸手抓出一只小鼠放入那黄色的小铁笼里,接着又抓出第二只„„机会!!米特瞪大了眼睛。他注意到女研究员抓出小鼠后关门的动作不是很快,在两手交替时会有短时的空隙。这真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他开始准备了。当女研究员抓到第五只小鼠缩回手时,米特迅速地跟着女研究员的手冲了出来,他成功了!!两个女人被这突发的状况吓了一跳,女研究员立即锁死笼子并到处寻找米特。米特这时已经冲到了门外,他躲在门边抬头看看笼子里的罗拉,罗拉很激动,她向米特露出祝贺胜利的表情并焦急地在笼子里来回走着。米特已经胜利逃亡了,她也想赶紧逃走。

机会?机会在哪里?怎么不给我机会呢?上帝保佑,快点给我机会吧!罗拉在心里不停地叨念着、祈盼着。

两个女人当然没有找到米特。女研究员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算了,跑了就跑了吧,也真够奇怪的。来吧,还差你五只小母鼠呢。”

于是,女研究员打开了罗拉居住的笼子。米特和罗拉的心同时提到了嗓子眼,如果罗拉逃亡成功,他们就完全胜利了。然而,紧接着,他们的心又重重地沉到了海底——女研究员好像吸取了教训,在抓小母鼠的时候动作相当的敏捷,并且防范极其严密。罗拉在心底暗暗叫苦:这下可完了!我逃不出去了。女研究员抓出了一只、两只、三只、四只,突然,女研究员的手伸向了罗拉!罗拉一下子愣住了。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罗拉被抓了出来并放进了黄色的小铁笼里。

“他们想要干什么?” 米特和罗拉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将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陌生女人关好笼子道别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糟糕!她要带走罗拉!米特大吃一惊。他立即闪身到一边,待陌生女人走过后他便紧紧地跟在后面。她要把罗拉带到哪里去?米特想不出来。罗拉已经看到了米特在后面跟踪,她知道米特是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可是,她要被带到哪里去呢?将会发生什么事?她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她茫然、恐惧,未知的命运让她害怕、颤抖。

„„米特„„不要离开我„„米特„„

米特一直跟踪着陌生女人。

陌生女人离开研究院,穿越了马路,绕过一片草地,走进一栋半新的大楼里。米特紧紧地跟着。

陌生女人走上二楼,打开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将黄色的小铁笼随手放在一张桌子上就离开了。米特当然机灵地溜了进去。等门关上后,米特爬上了桌子,他看见罗拉无助地望着他。

“罗拉!”米特跑上前去,紧紧握住罗拉的手。他第一次握住了罗拉的手。

“米特!”罗拉也紧紧地握住了米特的手,她在颤抖着。

“罗拉,别害怕,有我在呢。”米特安慰着罗拉。

“米特,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要干什么?我总觉得„„”

“罗拉,你别着急,我到处看看。”

米特开始打量这间屋子。这是个套间,他们在外间,靠墙有一些架子,上面放着试管、铁架台、酒精灯、石棉网等东西,还有一些钳子、托盘等,和研究院里的摆设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米特跳下桌子,走进了里间。里间和外间差不多大,也有一些架子,上面放置着许多瓶瓶罐罐,都装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米特跳上架子,想仔细看看是什么。可一连看了五六个,也没看明白,全都是一些用有点发黄的“水”泡着的奇形怪状的肉红色的东西。米特转身回到罗拉身边,告诉了她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罗拉正要说什么,门锁忽然响了。要来人了!米特赶紧躲了起来。他看到又是那个陌生女人,不过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年男人。

两个人走到小铁笼前,陌生女人扭头对老年男人说:“教授您看,这就是我拿回来的小白鼠。”

“嗯,”被称为教授的老年男人弯腰看了看说,“不错,明天就可以让孩子们来做解剖试验了。”

解剖!!天哪!他们要解剖罗拉!!米特差一点晕了过去。而罗拉早已经趴下了。 “哦,教授,”陌生女人又开口了,“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要告诉您。我今天在研究院拿这些小白鼠的时候,居然有一只乘机逃跑了,而且跑得很快,一转眼就没了,好像是有预谋的一样。这可不太像是人工喂养的小白鼠啊。”

“哦?是吗?”教授略显惊讶。

“是的。当时我们都吓了一跳。”

教授沉吟了一下,微笑着点点头对陌生女人说:“鼠类是很聪明的物种,它们的行为有时是出人意料的。也许是这些小家伙们对笼子里的生活有想法了。呵呵!你可得看好它们了。”

“没问题,教授。其实这笼子已经很牢固了,不过再加一层保护应该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吧。”陌生女人说着,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放置在了笼子的小铁门上。 “这样就行了。”陌生女人得意地说。

教授耸耸肩,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门再次被锁上后,米特又跳上了桌子。

“罗拉!罗拉!”米特扑到笼子上抓住铁栅栏大声呼唤着。

罗拉仿佛没有听见,一动不动地趴着,眼神空洞而呆滞。

米特急坏了,他向罗拉伸出双手,大声地喊道:“罗拉!亲爱的!你还好吗?快过来让我看看你。„„罗拉,你不能这样,不能放弃,站起来,亲爱的。我知道你很坚强,我们不能绝望。我还在,还有我在,我会想办法的。„„亲爱的,如果你绝望了,要让我怎么办?„„站起来!亲爱的!„„站起来„„我„„我爱你„„罗拉„„”

米特哽咽了。

“„„米特„„”罗拉终于收回了目光,她看清了米特脸上的泪水,心如刀绞。 “米特,我该怎么办?为什么要这样?我到底有什么错?„„米特„„我不想死„„米特„„”罗拉泣不成声。

“罗拉,亲爱的,你过来,坚强一些,有我在,我会想办法的,过来,让我看看你。”米特温柔而急切地呼唤着。

罗拉终于站了起来,她走到米特的面前。米特一把抓住罗拉的手,怜惜又痛心地看着她。这是他们的第二次牵手,刚刚牵第二次手,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太残酷了。命运真是变化无常,难以琢磨。这难道是上天对他们爱情的考验吗?米特凝视着罗拉,思绪万千。 “米特,你有什么办法?你能打开门吗?”罗拉问。

“门?啊,对了,我看看,你等着。”米特说着,走到了小铁门前。

这个铁门上没有挂锁,是用一个“u ”形弹簧扣卡在拱形槽里的。在小铁门的侧面,还有一个支起的长条小钢板。这是什么?米特瞧了瞧,好像是一个夹子。是用来保护弹簧扣的吗?米特左看右看,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他想,那个弹簧扣,也许我能打开。不管怎样,有机会就应该试一试。我小心一点,不碰到它就是了。于是,他靠近了小铁门,小心翼翼地伸手试探地钩住了弹簧扣。不料,他刚一使劲,只听“咔嗒”一声,那夹子一样的小钢板竟然猛地扣了下来!米特紧忙转身,吓出一身冷汗。由于他很小心,又躲得快,夹子并没有夹到他的身上,不过依然要命的是,那夹子死死夹住了他的尾巴!!一阵钻心的疼痛向米特袭来。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生怕惊动了外面的人们。罗拉把这一切全看在了眼里,她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天哪!!米特!!你„„你怎么样?”

“没„„没关系。罗拉„„别出大声,„„会„„会惊动„„外面的人。” “米特!!”罗拉痛心不已。

米特强忍住疼痛,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那长长的尾巴被力量很大的钢夹狠狠地夹住了一半,稍一动弹就疼痛难忍。他觉得尾巴好像已经断了一样。怎么办?米特的眉头拧成了疙瘩。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这样的话他会被抓住,罗拉也就没有逃脱被解剖命运的希望了。解剖!!米特一想到这两个字,心就紧缩起来。太残忍了,他必须解救罗拉!

笼子里的罗拉泪水涟涟的望着米特。她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笨,不但没能逃走,还连累了米特。如果不是她,米特可能已经自由地生活了。可现在„„

“米特,你怎么样了?现在该怎么办?我„„我„„”

米特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了,咬断自己的尾巴!只有这样,他才能逃脱。一切才都有可能。

“罗拉,”米特的声音因为疼痛而有些颤抖,但是很坚定,“没事的,别着急,我已经有办法了。”

“真的?什么办法?”罗拉惊喜地问道。

米特努力露出轻松的笑容说:“咬断尾巴就行了。”

“米特?!”罗拉瞪大了眼睛。

“没关系的,罗拉。只有这样,才有希望。”

“米特„„”罗拉泣不成声。

米特闭上眼睛定定神,回过头凑近自己的尾巴,他狠狠吸了一口气,猛地咬了下去!随着不大的断裂声和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米特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米特渐渐地清醒过来。他慢慢睁开双眼,可是眼前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于是又向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原来是天已经黑了。

“米特!你醒了?”是罗拉的声音。米特循声望去,他到了罗拉红肿的双眼。 “罗拉,呃„„”米特想站起来,不小心碰到了尾巴,一阵疼痛。他回过头看看,尾巴只剩下了一半,还有一小滩血迹。

“米特„„”罗拉想说点什么,她张了张嘴,又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她的心

情,于是又闭上了,只是愧疚、感动并心疼地凝视着米特。

米特轻轻动了动尾巴,感觉疼痛不是那么剧烈了,他便告诉罗拉放心。然后又走近小铁门,看到小钢夹已经将弹簧扣盖得严严实实了,边上还悬着他的半截尾巴。看样子,想打开小铁门是不可能的了。米特心说。他到处看了看,小铁笼已经没有其它方便的出口了。 罗拉见米特围着笼子转来转去,面露愁容,于是有些担心地问:“米特,是不是已经没有办法出去了?”

“嗯„„”米特沉吟了一下,“还有最后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试着把铁栅栏咬断。”

“啊?!能行吗?”罗拉惊讶地问。

“试试看吧。”米特的声音一点也不坚定,因为他也没有信心。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死马当着活马医,姑且试试吧。也许上帝动容,会有奇迹出现。

于是米特和罗拉一起找到他们认为最细的一根栅栏,开始了最后的一搏。他们轮流嗑咬着,铁栅栏上的油漆被咬掉了„„铁杆磨亮了„„四周出现了细小的划痕„„慢慢有了浅浅的凹槽„„屋子开始变亮了„„一缕柔和的阳光洒了进来„„

米特和罗拉的嘴角都被啃坏的铁栅栏翻出来的铁刺划出了伤口,一天一夜的水米未进和劳累,使得他们筋疲力尽。米特还忍受着断尾伤痛的折磨,已经无力再咬下去了。真的不行了吗„„真的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走廊上终于传来了脚步声。

米特和罗拉默默地对视着。他们嘴边白色的皮毛上都是血迹斑斑,铁栅栏被他们啃得破乱不堪,不过没有一点要断开的意思。

罗拉深情地直视着米特的眼睛说:“米特,亲爱的,你别管我了,赶快走吧。能遇见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份,有你陪伴的日子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我永远不会忘记,真的很幸福。今生我们缘尽于此,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快走吧„„我爱你。” 米特什么也没说,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罗拉。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米特一转身躲了起来。

门开了,陌生女人和教授走了进来。他们走到笼子前,陌生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呼,眼前的景象让她吃惊不小:合上的小钢夹、被夹住的半截尾巴、桌上的一小滩血迹、还有那啃得破乱不堪的铁栅栏。

“我的上帝!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陌生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取下小钢夹并拿起那半截尾巴,“这是小白鼠的!教授,您看。”

教授接过尾巴看了看,又低下头仔细地瞧了瞧笼子和笼子里的小白鼠,他看到了嘴角皮毛血迹斑斑的罗拉,直起身子沉思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半截尾巴?可数量并没有少啊!嗯„„有点意思。”

“您说什么?”陌生女人没有听清教授的话。

“哦,没什么。我先去教室,孩子们应该来了。你把这儿收拾一下吧。”说完,教授拎起笼子走了出去。

罗拉安静地趴在笼子里。她什么也不多想,只是回忆着和米特一起渡过的日子。她想,如果抱着幸福的回忆死去,来生就一定能和米特见面。米特„„

米特!!罗拉突然瞪大了眼睛。她看见米特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并跟上了教授。傻瓜!为什么不走?还跟着干什么?罗拉拼命地向米特摇头,示意他快点离开。可米特好像什么也没看见,继续跟着。罗拉泪如雨下,米特果然不会弃她而去的,她早就已经猜到了。

教授走进了一间大教室。教室里有十几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看到教授拎着的

笼子里的小白鼠,异常兴奋。

教授走上讲台,把笼子放到讲桌上对大家说:“孩子们,今天我们正式开始做试验。每两人一组,每组上来一个人拿小白鼠。”孩子们很快找到了合作伙伴,然后挨个走上讲台去拿小白鼠。教授关门的动作很快,罗拉没有机会逃走。

躲在门后的米特仔细地看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他看到第三个孩子抓住了罗拉,然后转身朝着座位的方向走去。罗拉在他的手里挣扎着。

那孩子刚走了两步,忽然又疑惑地站住了并自言自语地说:“咦?这只小白鼠的嘴巴怎么是红色的?好像是血迹呢!”

米特见那孩子站住了,于是瞅准机会冲了出去,对着那孩子的小腿狠狠地咬了一口!孩子一声痛叫,手也松了松,罗拉趁机挣脱了出来并跌落到了地上。

“罗拉!”米特大叫着跑到罗拉的身边。

“米特,快,我们快跑!”

罗拉一把拽住米特就往门口跑去。然而孩子们的反应很快,他们此时全都注意到发生了变故,离门最近的孩子在米特和罗拉冲出去之前已经把门关上了。

“快!是两只!快抓住它们,别让他们跑了!”

“瞧啊!那只是半截尾巴!”

“快!把窗户也关上!”

“扫帚!扫帚在哪儿?”

“墩布!还有墩布!”

„„

一时之间,教室大乱。米特和罗拉到处躲藏。所有的出口都被堵住了,孩子们又人数众多,短短的时间里,他俩都重重地挨了好几下。他们东冲西撞,其实已是无路可逃,最终,双双落网。

孩子们捉住了米特和罗拉,异常兴奋。他们围住教授,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 “教授您看,这只是半截尾巴!”

“它为什么是半截尾巴?”

“教授,他俩的嘴都是红色的,好像是血呢!”

“教授,这只半截尾巴也是小白鼠,把它一起解剖了吧?”

„„

罗拉听着孩子们的话,心里难过极了。她不是为自己,是为米特。米特有太多的机会可以逃走,他完全不必为了自己落到这个地步。现在,连命也要搭上了,傻瓜!真是个大傻瓜!

罗拉转过头看着米特,心痛地说:“米特,你真傻!为什么不逃呢?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送死呢?”

“罗拉,”米特温柔地凝视着罗拉平静地说,“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弃你不顾,独自逃走的。如果能生,我们一起生;如果要死,我们一起死。我不会和你分开的,永远不会。”

“米特„„”罗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教授看着伤痕累累的米特和罗拉,沉吟了一下,然后对孩子们说:“大家安静,听我说。你们把这两只小白鼠交给我行吗?我想它们会有其它的用处。”

孩子们互相看了看,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交给了教授。于是教授把米特和罗拉装进另一个笼子,然后叫来那个陌生女人,让她继续指导孩子们做实验,他自己则带着米特和罗拉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此时没有人,教授打开柜子,找出几块纱布和一些药水,他抓出米特,帮它处理了一下断尾的伤口,然后找出一个托盘倒上水放进笼子里,接着又从手提袋里翻出半块面包也放进了笼子里。

“好了,该吃点东西了,小家伙们。”教授对着米特和罗拉说,“肯定是你们俩,错不了。昨天忙了一夜,不但没能逃出去,还光荣负了伤。今天又大闹试验课。想必你们饿坏了吧。”

教授说得没错,米特和罗拉确实饿坏了。现在,食物的诱惑力是巨大的,他们什么也不想了,扑上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半块面包不一会儿就吃完了。米特和罗拉抬起头来看着教授,不知道教授接下来会干什么。教授见他们吃完了,于是把东西收拾干净,拎起笼子离开了办公室,来到了楼后的一片小树林里。

他把笼子放在草地上,蹲下身对罗拉和米特说:“我决定让你们自由,小家伙们。你们的求生意志让我非常感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断尾巴的家伙,就是研究院里逃跑的那只小白鼠吧。你真的很勇敢,也很坚强。这么努力着,我想,应该给你们回报。你们很特殊,所以,今天我也特殊一次。”说完,教授打开了笼子的门。

米特和罗拉有点发愣,他们没想到,教授会放了他们,太出乎意料了。他俩抬头望望教授,只见教授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真的?!太好了!米特和罗拉高兴得跳了起来。自由了,真的自由了!千辛万苦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他们自由了!米特和罗拉冲出笼子,兴奋地向远处跑去。蓦地,他们又站住了,回过头来感激地看着教授。

教授站起来冲他们挥了挥手,大声地说:“走吧,祝你们幸福!”

米特和罗拉相视一笑。幸福,一定会幸福的。于是他们转过身,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肩并着肩向树林的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