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童年琐事
初二 散文 9855字 150人浏览 cxynljh

1 叁、童年琐忆

一、我出生时面临的尴尬

母亲讲我小时的故事时,开头便说:“你呀,生于民国14年,这年是乙丑年,丑属牛,牛年又逢正月,算命先生说你早年难免要受缺吃少穿之苦!”然后慨叹地继续讲道:“事情也真凑巧,你呱呱堕地后,我的两个奶干瘪得怎么挤也挤不出一点奶来,只靠喂点糖水维持生命。你爸买来猪脚海带给我发奶,一连吃了三天猪脚海带汤,还是滴奶未下。你爸听着你日夜声嘶力竭的啼哭,心里难受极了,便和我商议,要把你也送出去寄养。这回我怎么也不肯依从了,说已经送出去一个就够我牵挂的了,这个孩子即使喂汤嚼饭也要自己抚养大。其实你爸也是舍不得把孩子送出去的,只是考虑我身体虚弱,经不起这份劳累,怕弄不好大人小孩都会搁坏。便又提出要请保姆来家里帮助烧茶煮饭,洗衣浆衫,我也执意不肯,你爸也就不好勉强。正当你爸焦急万分、无可奈何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给你带来了一线生机,经你父亲的精心撮合,你在出生后的第六天,毕竟还是被送到奶妈家里寄养去了。”

“你奶妈离我们家只隔两个厅堂。论辈份是你父亲的侄嫂,论蔸份还没出五福。你奶公公是下半县有名的猎手。每年冬天都要到外地打班结伙狩猎两三次。据说每次都要猎获一两头野猪或山牛、虎豹等大猎物,而且大多都是他中头铳。按规矩,中头铳的要得最值钱的兽头、兽皮,余下的兽肉由大伙平分秋色。但你奶公公一尚仗义疏财,

2 每次都叫把兽头兽肉等统统卖掉,然后跟大伙一样分钱。有时班伙里有人出了什么意外困难,他还要掏钱资助,因之,每次狩猎回来,腰里所剩无几,只能够勉强养家糊口,没有多少闲钱添田制产。到两个孩子长大分伙时,他叫你奶婆婆炒了几个好菜,拿出他视为最珍贵的冬至当归浸酒,把儿子儿媳叫来,围成一桌边吃边讲道:‘你们祖父临终时,只给我留下一杆鸟铳,一条猎狗,我凭祖父这点遗产总算把你们兄弟拉扯大了,并帮你们成了亲就算不错了,我自己手里添制的七分水田。就留给我和你妈养老,今后你们立业成家就靠自己一双手了。’酒罢,分给他们兄弟二人每人一个鼎锅,两把锄头,让他们各自谋生去了。你奶爸的弟弟心眼聪慧,从小跟你奶公公学会了一手好狩猎技术。分伙后,他自己制了一杆铳,养了一条猎犬,继续赶山狩猎,日子过得很不错。你奶爸是长子,人也忠厚老实,幼年就跟着你奶公奶婆学着捡柴挑水,十四五岁后,家里几分田土的农活,都是他一个人承担。到冬天,你奶公公几次想带他出去狩猎他都不肯去。分伙后,没田种了,自然只有靠卖柴度日糊口了。好在他一尚勤俭惯了,每天天不亮就上街卖柴,换得三两升米回来,吃完早饭又扛起锄头上山开荒造土,适种薯点豆,下午拿起柴刀上山砍柴。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拼命干活,还只落得每日三餐“两稀一干”。有时柴卖不起价钱,粥饭里还得掺些薯片、菜或野草填饱肚子。也许由于生活困苦,精神困惑,你奶妈身子虚弱接连养三胎都未成器。这年生了个男孩只养了五天又不幸夭折,气得你奶妈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第三天,你父亲去请她来我们家做奶娘时,她只是摇头捶胸,泣不成声。

3 你父亲看着这样儿也着实可怜,便说:‘侄嫂子不要过分悲伤,我把独生子抱来你家喂养,一来算你们德行好事;二来也好给你冲冲喜,说不定这一冲会冲出条子女路来。万一三五年不见转机,我这儿子就送给你做养仔吧。’你奶爸奶妈听了,觉得确属肺腑之言,两人一合计,便勉强答应下来。你父亲回来一五一十把情况告诉我,我开始还有些犹豫不决,后想起侄嫂子这般苦难遭遇,也不免顿生同情之心。转念一想:反正一个蔸份上的人,即使孩子给了他,也在自家门口,是亲疏不了,长大了一样会认我做妈。想来想去,思想通了,你父亲也高兴了,连忙办了一桌酒席,请来你奶公奶爸和湾里几个有名望的人,按你父亲说的当面言定,席间皆大欢喜。第二天,你奶爸奶妈放了一挂大红鞭炮,把你接到他们家里。从这天起,你就离开了我的怀抱,由你奶妈抚养去了。”这样,我就在奶妈家开始跋涉我人生的第一里程。

二、七年寄养生涯

如果说母亲是人生的第一任老师,那么我的第一任老师应该就是我的奶妈了。

奶妈明知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但她凭着天下妇女所共有的母性,始终象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抚育我。奶妈没有文化,家境也很穷,不懂儿童教育,更谈不上如何给我营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和氛围,她只知道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遵照中国农村传统的思想观念来教育我、要求我,使我从小就受到了自我劳动、自我思考等思想意识的锻炼,养成了爱劳动、好节约、行善心、不恶作剧的品德习惯。有

4 些事例,现在回忆起来犹倍感亲切,倍受鼓舞。

1、自玩自乐

在我的记忆里,奶妈总是不放心让我跟别的孩子一起玩,即使她要上山砍柴或下地种菜,也要带我在身边一面劳动,一面照顾我自玩自乐。日子久了,我也慢慢地习惯跟着她在一起,自己开动脑筋想着法儿自取其乐。

春天,奶妈到后山地里去翻土种菜,我就傍着树荫,用小竹枝当锄头,小石子作种子,仿效奶妈“点豆种瓜”,还天天盼着它长呀,长呀,结出的瓜儿比脸盆大,收成的豆子用萝装。见到原野上的花儿开了,红的、紫的、黄的、白的;远处,近处到处都有,我乐得喊呀,叫呀,跳呀,缠着奶妈要去采,奶妈就叫我自己到近边去采,采回了我又自个儿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或扎成花束挂在身上,然后到奶妈面前头炫耀一番,讨奶妈几句夸奖。见到蝴蝶绕着花儿飞去又飞回,我便悄悄地去扑呀,追呀,追不着了就哭,这时,奶妈就连忙叫我拾根带叶的枝条去扑,果然容易扑到了。奶妈又给我采来一枝映山红,教我用竹签把蝴蝶订在映山红的枝叶上,远看象蝴蝶恋着映山红不肯飞走。

夏天,奶妈到菜地锄草施肥,我好奇地摘南瓜叶子做帽子戴,摘南瓜杆子钻几个孔儿做喇叭吹,采些野灯芯草要奶妈教我编篮儿提。

秋天,奶妈跟奶爸一同上山砍柴,我跟着在一旁拾些小干枝桠,用野藤捆成担儿挑着,一边转悠一边叫喊:“干柴,谁买!”见到路旁的野果子成熟了,就蹲下来采呀摘呀,装满了两个小衣袋,连忙跑到

5 奶妈奶爸身边,请他们吃,要他们尝,乐得奶妈奶爸连声称赞:“孩子好乘,好乘!”

冬天,奶爸奶妈一起上山烧炭,我跟在一旁学烧窑;他们挖大窑,我就挖小窑,他们烧棍子柴,我就烧小枝条;大窑的炭还没出来,小窑已出炭好几窑。奶爸说:“小窑炭虽卖不到钱,但冬天放在自家的小烘笼里烤脚暖身子好极了!”听了奶爸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心想:“我也成了大人了,能帮家里做些有益的事情啦!”

2、造孽的事不能做

奶妈最疼我了,什么事都顺着我:我不想吃野菜煮粥她就另外煮净米粥给我吃;我爱吃零嘴,她和奶爸特地开两块荒土种花生、豆子、凉薯、西瓜,让我一年四季,零嘴不断。唯独两件事不肯满足我的要求:一件是我三岁那年的一天,我见别人家孩子晚上到屋檐下掏麻雀窝,我也嚷着要奶爸背梯子去抓麻雀给我玩,但奶妈执意不肯,说老麻雀飞得快,捉不到,把小麻雀捉走了,老麻雀会活活气死的,一下子要害几条生命,造孽啊!当晚,我哭了大半夜还不肯收口。另一件是4岁那年春天有一天,奶爸奶妈都要上山去砍柴,因天气不好,就把我寄放在奶婆婆家里。奶婆婆很疼我,中午炒了些腊麂肉给我吃,腊麂肉又甜又香,在奶妈家里从来都没吃过这样的好菜,我问奶婆婆这麂肉是哪来的?奶婆婆说是奶公公在山上吊到的。回到家里,我对奶爸说:“奶婆婆家的麂肉多好吃啊,奶爸也上山吊麂吧!”奶爸不作声,奶妈在一旁叹气说道:“吊麂造孽啊!你奶爸不吊。你要吃到奶婆婆家去吃。”我为此又闷闷不乐了好几天。但过了不久,一次偶然

6 的机会,使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奶妈对这两件事不满足我的要求。

那是一个晴天的时晨,我随奶妈到后山地里去摘菜,路上碰到奶公公迎面走来,背篓里背个老麂,手里提个小麂。老麂死了,头上身上满是泥土,小麂没死,嘴里还在发出声声哀鸣,听了简直叫人嘶心裂肺。我问奶妈:“小麂是在哭吗?”奶妈说:“是呀,小麂跟着麂妈妈走,不小心踩到了吊麂的圈套里被倒挂起来了,麂妈妈慌了,气得在地上乱碰乱撞,几下就撞死了。小麂见到麂妈妈死了,自己又被捉住了,能不哭吗?”说到这里,奶妈侧过身子用手去搽眼泪,我也鼻子一酸,眼泪涮涮地流了出来。心想:难怪奶妈说吊麂造孽啊。奶公公这样可是造了大孽了!要是去年奶妈依了我,让奶爸捉麻雀给我玩,我自己不也造了一次大孽吗?从此以后,我不但不到奶婆婆家吃麂肉了,更不叫奶爸掏麻雀窝了,甚至不随便弄死一只蚂蚁,怕蚂蚁的爸爸妈妈知道了会伤心的。

3、养鸡的故事

奶妈家没有养鸡,我见到别人家的鸡天天下蛋,我也缠着奶妈要养鸡。奶妈叹着气说:“我们家没有粮食,又是中间屋,鸡找不到野食,喂不起啊!”停了一会儿又反问我:“你能不能天天把鸡送到外面去找野食呢?”我连忙答应可以。过了十来天,奶妈果然利用晚上的时间帮别人衲了四双鞋底换回了两只小母鸡。我好喜欢啊!每天早晨从床上跳下来,便提起鸡笼到外面守着小鸡觅食。奶妈带我下地种菜,我也把鸡带去。到了地里,到处找虫子喂鸡。秋收时,我到田里去拾禾穗也把小鸡带去。小鸡到了田里飞快地到处去啄食撒落在田里的谷

7 粒,吃饱了自己跑回笼子边休息。我只管一心一意拾禾穗,禾穗拾回来放到箩筐里留着给落雨下雪天喂鸡。有一天,我忽然发现那半箩筐禾穗不见了,便哇哇大哭起来,哭得好伤心,奶妈过来一问,忙解释道:“早几天柴卖不出去,没钱买米,我把禾穗全打成米煮粥吃了。”说罢,躲到一旁也伤心地哭起来。我的心这时象刀割一样,连忙擦干眼泪,偎在奶妈怀里央求道:“奶妈别哭了,吃了就算了。我前些日子看到别人扯狗尾草喂鸡,明天我也扯狗尾草去。”奶妈止住抽泣,抚着我的头道:“明天我同你一起去扯吧!”过了几天我家母亲知道这事了,便送来一篮子二秕谷给我喂鸡。中秋过后,两个鸡都下蛋了。我从鸡窝里捡回第一只蛋时,高兴得跳起来。奶妈要把这蛋煮出给我吃,我不肯,一直等到盛鸡蛋的小瓦盆装满了才同意奶妈每天煮一个给我吃,每次都是把蛋分成两半,早餐吃一半,晚餐吃一半。吃着自己劳动得来的蛋,心里感到别有一般滋味。

三、回到父母身边

不知是冲喜真的能冲出条子女路来;还是奶妈为人心地善良、积德行好事的报应;抑或由于奶妈这几年思想愉快、身体健康的原故,我4岁那年春天,奶妈生下一女孩,第二年冬天又生下一个男孩而且长得很乖,乐得奶爸这个平日很少说笑的大老实人话也多了,眼睛常笑得眯成一条缝。但从此生活也越发艰难了。

我家父亲深感奶爸奶妈负担太重,常送来一些粮食鸡蛋资助,还几次提出要把我接回去。但我一听说要接我回去,就到外面躲着不肯走,有时哭到奶婆婆那里请她求情。奶妈也觉得养亲了舍不得让我走,

8 直到我7岁那年,奶弟奶妹老是闹病,累得奶妈没日没夜实在熬不下去了,才同意让父亲接我回去。在父亲好说歹说的哄劝下,我不得不含着眼泪离开奶爸奶妈回到自家新居,开始生命途中又一新的里程。

我家新的住处——山塘垅,离老家洪塘冲虽只四五里地,但行政上属排山乡管辖,地理上跟高坡村有一山之隔。垅四周是蜿蜒起伏的丘陵小山包,七个自然村散落在四周的小山包脚下。垅中间的小盆地里,田亩相连,阡陌纵横,11口大小山塘间列其中,供人们饮用和灌溉。由于没有源头活水,禾苗十年九旱,有的年成甚至颗粒无收,群众生活十分困苦。

我家新居与最近的自然村——楼下湾,相距约50米,独门独户,两进两层。后来因添了一弟一妹,父亲又在后面续建一栋,成了前后三栋,上下两层的庞然大物,外观很有气派,但内里楼枕上全是土砖,门窗未上油漆,地面也未加灰桨,比起高陂大户人家的豪华建筑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但在山塘垅却是首屈一指的高楼大厦了。

我刚回到家里,简直象到了另外一个天地,感到什么都跟奶妈家不一样!这里的房子比起奶妈家那两间又矮又黑的小房子要高大得多,宽敞得多,亮堂得多。这里每天可以吃到三餐干饭。不象奶妈家天天都是两粥一饭,而且粥饭里总是掺些红茹或萝卜、豆子、青菜,有时甚至是又苦又涩的野芋麻叶子、竹鸡草、野青之类的野草。这里的人也多,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姐姐、妹妹,侄儿侄女,每餐吃饭时围坐起来就是两大桌,好热闹啊!不象奶妈家进进出出只有三个人,冷冷清清;后来添了奶弟奶妹,家里热闹了一些但房子也更挤

9 些,吃饭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使得奶爸餐餐都端着饭站到外面公厅里去吃。

家庭环境不同了,生活条件变好了,但我的思想一下子还变不过来,好象总有些格格不入。后来在父母亲的亲切爱抚下,我才渐渐地爱上这个家,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懂得了一些做人的粗浅道理。

1、母亲——我心中的丰碑

回到自家之初,每当端起碗吃饭、或吃什么好东西时,我就油然想起奶妈奶爸还在吃红薯饭,喝罗卜叶子粥,怜悯他们还在过着穷日子、苦生活。记得回家第一天吃饭时,母亲特地做了几个好菜招待送我回家的奶爸,并挟许多好菜放到我的碗里。我总是把这些好菜扒到饭碗一边舍不得吃。母亲问我为什么不吃?我说留给奶妈吃,逗得全桌人都笑起来。我自知是笑我,尴尬地望着母亲,母亲没有笑,眼睛显然湿润了。她转过头对他们使了个眼色,然后亲切地劝慰我道:“这些你吃了吧,我等下会挟些好菜让奶爸带给奶妈吃的。”

在奶妈家里,我玩的东西没地方放,奶妈叫我放在床底下,回到自己家里后,我也习惯地把我睡的床底下当作我放玩具的地方。这些玩具其实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诸如:自制的喷水筒呀,纸折的小船呀,更多的是些用来架“屋”的小木块,小竹片。这些东西都堆放到靠墙的角落里,别人不易发现。有一天母亲分给我一些饼子和糖珠子,我舍不得吃,也把它安置到床底下玩具堆里。不料第二天,家里进来两只嘴馋的小狗,从我的玩具堆里把饼子和糖珠子都翻出来吃了,小狗被糖珠子把牙齿粘住了,“哇,哇”地在房子里叫得直打圈

10 圈。父亲知道了,把我们几个小家伙叫来,责问是谁用糖珠子喂狗?他们都不作声。我犹豫了一会带着委屈的心情道:“我不是喂狗,是留着给奶妈吃的。”说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逗得大家又是一阵嘲笑。从这以后,不知是谁背地里给我取了个浑名,叫“夏苟懵子”。母亲听了很气愤,每当她听到有人叫这个浑名时,就严词制止道:“我夏苟不懵,有了好吃的留着给奶妈吃,这是一种感情,一份孝心。要是做子女的都有这样的孝心,做父母的也就心欢了。以后不许叫这个浑名!”但小家伙们当面不叫背后叫;平时不叫,当我和他(她)们发生什么矛盾时,他(她)们就大喊大叫。于是不久村子里不少人也都知道我这个浑名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那时候不少事情现在回忆起来,确也懵得伤心,懵得可爱。就说那年端午节吧:父亲从城里买回了糖包子,母亲给了我两个,这可是我从来没吃过的好东西啊。当天下午,我便带着特意留下的一个包子乘家里人不注意悄悄地跑到奶妈家去了,害得家里人到处找呀找呀,总担心我玩水掉到水塘里去了,只有母亲知我心,说我可能到奶妈家去了。父亲便风急火燎地赶到我奶妈家,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回到家里,母亲没有骂我,而是把我搂在怀里小声劝说道:“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双丫丛有老虎,要是碰上抓去吃了,你的一片孝心不是变成了你奶妈一世的伤心了吗?”我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悄悄地给奶妈送东西吃了。但心里总还是在牵挂她们。有一次,我悄悄地问母亲:“我们家不种田不做事天天三餐吃干饭,我奶爸天天砍柴为什么每天还吃不到三餐干饭呢?”母亲沉思了一会长叹一声道:“这个道理我也说不清楚,

11 不过世界上都是这样,劳动的人受苦,不劳动的人反倒享福。好在世道轮迥,穷的不会穷到底,富的也不曾生了根。别看我现在享福,我小时候吃的苦,受的难,比你奶妈要多得多啊!”我心里一怔,难道世上还有比奶妈更苦的吗?便央求母亲把她吃的苦讲给我听。母亲耐不住我的再三请求,便含着泪水将她来到父亲身边以前的苦难经历给我细细道来。我边听边搽着眼泪,当听到她流落到安仁饱受饥寒交迫、颠沛流连的情景时,我再也忍不住悲痛,伤心地伏在她怀里抽泣起来。母亲抚着我的头安慰道:“不要哭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本来我不想讲,在你姐面前也从来没有讲过,只是看到你在奶妈家受过苦,对穷苦人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才讲给你听。”母亲用帕子搽干了眼泪,转而用一种严肃的语气继续讲道:“我讲给你听,不是要你同情怜悯母亲,而是要你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一个家庭,贫穷不是铁打的,穷的可以变富,富的也可以变穷”。我听了这个变的说法,觉得新鲜,便问:“要怎样才能变呢?”母亲毫不含糊地说:“这就要看自己努力不努力了。一个人如果努力做事读书,又能省吃俭用,凭良心做人,穷的就能变富,富的还能再富;相反,如果自己不努力,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富的就要变穷,穷的还要更穷。你祖父在世时,家里也很穷的。你祖父去世后,家里几乎要断绝烟火了,多亏你祖母努力,终于把这个家支撑成现在这个样子。”接着把祖母是怎样勤俭持家,怎样忠厚做人,怎样发家致富给我细说一遍。听完祖母这段带有传奇色彩的变化后,我便迫不及待地问母亲:“我奶爸做事很勤恳,人也很忠厚,将来一定能变富的吧?”母亲却不以为然地说:“这也很难说

12 啊,你看世界上总是穷的多,富的少,说明富变穷很容易,穷要变富却是很难的啊!对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你祖母,她说:古书上有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意思是说:一个人的命运,自己只掌握一半,还有一半掌握在天老爷手里。天老爷的意愿是谁也抗拒不了的。”这时,我的心又变得沉重起来。以后的事实证明:奶爸毕竟未能逃脱命运的捉弄,在我离开他家的第三年,他就不幸去世了。奶妈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当然只有越来越艰难。1956年,我从部队回来探家,曾同妻一起去看望奶妈,见她老人家还是住在那两间小屋子里,吃的还是红薯饭,萝卜叶子粥,我心里难过极了,问她解放时为什么没有分胜利果实?她说:“中农哪有胜利果实分啊!”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家会划个中农呢?我在她家时还没有一分水田呀,也许是我回到自己家里以后,父亲按寄养的报酬,算了笔钱粮给她,她舍不得花,用来买了几亩田,奶爸去世后,田租给别人种,这样才被划成中农的。但又不便再问下去,怕引起她对往事的再度伤心,便故意把话题扯开。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妻子都深为奶妈始终未能跳出穷人圈子而深感惋惜。同时也盛赞母亲当时对贫富变化的看法确实带有几分辩证发展的眼光。当然,那时的母亲根本不懂什么叫辩证法,只是根据她和祖母的亲身经历和平时对世事的观察而得出的体会吧。记得那次谈话的最后,母亲语重心长地叹道:“近年来,你父亲为了你们这一代能够继续过上好日子,不惜卖田送你哥哥姐姐读书,你和你三哥也快要读书了,如果你们不好好读书做人,将来也难免落到贫穷的地步啊!”当时我还没有读书,还弄不清读书跟贫富有多大的关系,但母亲说的“穷

13 可变富,富可变穷”和“命运一半掌握在自己手里,一半为老天爷所掌握”这两句话,却深深地刻印在脑子里了,并成为我后半生经常提醒自己鞭策自己的座右铭。

2循循善诱话父教

我小时虽然是在奶妈家长大的,但回到家里一见到母亲就感到很亲热。特别是知道母亲苦难的经历后,我对母亲更产生了一种特别崇敬而又亲切的感情,喜爱偎依在她老人家身边,时常主动帮她倒茶端饭、捶脚搔背,听她讲家史,讲故事;心里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她喜欢跟她说出来才觉得痛快。但不知什么原因,对父亲却不是那么亲热了。总好象他老人家身上有一种什么压力,不敢去接近,更不要说主动和他谈心里话了。有时他问到自己头上来了,也是问一句,答一句,不敢多说半句。他要求我做什么,我一定认认真真地去做,不敢怠慢,更不敢反驳或对抗了。其实父亲并不是什么恶人,他老人家身材魁梧,慈眉善目,从没动手打过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只不过面部神情有些严肃,说话嗓子粗了一点,见到他或听他说话,心里总是有点打颤颤。

父亲很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不管男的女的,到了年龄,就送去读书,连大嫂嫁到我们家以后的第二年,父亲也要她陪大姐一起到县女子职业学校去学习,这在当时是很不简单的。那时人们普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何况又是媳妇,别人家里的人呀。但父亲不赞成这样的看法,他说:“崽也好,女也好,媳妇也好,在一个家里就是一家人,就应同等看待,砖何厚,瓦何薄,儿子可以读书,为什么女和

14 媳妇就不能读书?人人都要受教育提高本领,人人都可以成材,应该成材。古时候不也有女文人、女艺人,甚至还有女官人女皇帝吗?”父亲不但重视子女的学校教育,同时更注重家教,现在回忆起来,他老人家的家教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以身作则

他自己不吸烟也不允许我们做子女的吸烟,不过只有大哥例外。据说是因为大哥小时候患有一种什么病,医生说吸烟可以缓解,父亲才同意他吸烟的。父亲对牌赌更是深恶痛绝。他常告诫我们说:“牌赌是万恶之源,染上牌赌劣习之日,便是败家毁身开始之时。所以严禁牌赌是我们家的一条家规,我们兄弟姐妹谁也不敢违犯;连过年做喜事,客人来了也不许破例。父亲生活非常俭朴,粗茶淡饭,布衣布衫,晚年唯一一件皮袍子是他从猎人那里买的布狗狸皮子自己学着硝制而成的。绫罗绸缎从没沾过身。家里有两乘轿子,主要是用来迎送亲友或供母亲到外婆家去用的,他自己从来不坐轿,不管路途多远,不论落雨下雪,他都是步行。吃饭跟我们一样平时餐餐都是两素一荤,素是园里种的蔬菜,荤是买的火焙干鱼仔,或自家的鸡蛋,有时母亲特地给他做碗腊肉或粉子肉,他一连要吃几天才吃完。父亲生活这样俭朴,这样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做子女的谁还敢奢侈豪华、越规犯矩呢。

二、诗文教子,寓教于乐

父亲要求我们“黎明即起,洒扫庭除”,但他不是生拉硬唤催我们起床,而是每当东方刚刚发白的时候,便大声背诵诗文,而且拖着

15 长音带着感情。背了几遍正文之后,又用白话翻译一遍。我们被惊醒后,听了觉得很有意思,都聚精会神地听,当他讲到一些有趣的句子和情节时,我们不禁都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记得我回家第二天早晨听到父亲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首诗时,我不知是什么回事。后来听了他的白话翻译后,我不禁联想起了奶爸帮人家割禾回来那一身湿透了的衣衫;想起奶妈晚上用手搓禾穗时手心上那斑斑的血迹;想起奶公奶婆推米舂糠时挂在额上脸上一串串晶莹的汗珠。感到我们碗里的饭来得不容易啊!当我还在为这首诗的感染沉思时,三哥兰妹花妹已赶紧在穿衣起床,并催促我也起来跟他(她)们一起去洒水扫地了。于是我才知道父亲清早大声背诵诗文是催我们起床扫地哩。不过他天天这样念我们也习惯天天用心听,听多了,也就听熟了,不少唐诗宋词我在上学前就能背得滚瓜烂熟了。现在回忆父亲这样念诗,也许更主要是为了开拓我们的智慧,有意识地培养我们对学习的兴趣和早读的习惯吧。

三、机会教育

父亲善于抓住一些适当的机会对我们进行直观教育或机会教育。比如:大家在一起吃梨子时,他就讲“孔融让梨”的故事;吃毛球豆时,就讲曹植的“七步诗”。我们这些小家伙听了这些故事以后,互相间就增添了不少互敬互爱互让的气氛,免却了不少争吵和麻烦。记得最有趣的一次是讲“哭竹生冬笋”的故事。有一天,父亲从冲里买回十多株竹苗准备栽在屋背菜园一角。临栽前,他把我们兄弟姐妹都叫去说:“按老辈传下来的规矩,栽竹要哭,哭了,竹子才能成活,

17 育。父亲为人忠厚正直,没有政治背景,也没参加什么地方帮派团伙。因之地方反对派捐款,总是把不合理的负担强加在父亲头上。父亲自知斗不过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卖田变产还清。地方恶势力也就日趋为甚,父亲每次开了摊派会回来,都教育我们要努力读书做人,不要靠祖业吃饭,要立志到外面去干事业,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他还特地做了一首诗鼓励我们说:“读得书多胜大丘,不用耕种自然收,不还田粮不派款,无忧无虑度春秋。”我每次听了父亲这些教导都感到难过极了,心中暗下决心,一定努力读书,靠读书自力更生,自谋职业。父亲临终前,给我们兄弟每人做了一首劝勉诗。写给我的一首诗是:“纯儿读书很认真,克勤克俭好品行。只是体弱多痼疾,锻炼身体莫轻心。”另外,还立了一份遗嘱,记得是:“余自幼以还,独马单枪,前无杀手,后无救兵,立身处世,全凭遵母嘱,从古训,崇孔孟,效先贤。察事理明理,谨言慎行;勤俭持家,忠厚待人,虽无功名显父母,但留忠恕启后人。愿子孙后代继吾德,承吾志;不求达官显贵,但求有益于人。须知,岁月有推移,时事有变迁,但读书明理,忠恕立身之本不变。务必做到读好书,交好友,行好事,做好人,一不犯法,二不亏心。果如此,吾含笑于九泉矣!(中间有些记不清了)”

父亲去世后,大哥将这份遗嘱用木板刻出来悬挂厅堂,作为传世《家训》。可惜抗日战争时被鬼子焚毁了,但父亲的遗言,却永远铭刻心中,并常引以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