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例文
初一 散文 6219字 1979人浏览 zhaichong2002

命题作文“大音希声”写作导引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老子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最美的声音乃是无声之音,最大的形象乃是无形之象,这是对“道”的阐释。事物达到极致,反而趋于朴素自然的本真。

这是一种大智慧,是绚烂与质朴的统一,高深与浅近的交融,不管是日常的情感、生活,还是艺术、文化领域,都不乏这样的表现。

请以“大音希声”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立意自定;②除诗歌外,文体不限;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审题]

标题和材料的核心是“事物达到极致,反而趋于朴素自然的本真”,可以扩展联系“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爱无痕,大美不言,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等,人们常说的“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就是这个意思。

[优秀作文]

请从四个方面阅读体会下面优秀作文:透彻理解题目材料,中心论点明确,选材论述紧扣论点,语言表达顺畅。

[例文1]

大音希声

真正的繁华,是隐逸在无形混沌中的自然质朴的本真。

真正的智慧,是藏匿于灵魂幽深处的绚烂纯粹的统一。

真正的歌咏,是超乎声,缥缈于天地之外的无声音韵的绝唱。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对“大道”的诠释。绚烂致极,回归本真,我想这便是我们所追求的生活了。

难怪人们都说知音难觅,那一把焦尾琴默默地浅唱了多久,才逮着了一个能听懂高山流水的人。世人多以为大弦嘈嘈、小弦切切的错杂才是技艺的高超,珠落玉盘、泪如

珠洒的繁复才是感情的真切表达。殊不知,一曲高山流水,唱尽多少岁月蹁跹,吟尽多少心路跌宕,在这看似平静如水的琴乐中,正是回归本真的纯净之美啊。

谁说,用色彩铺设生活,才能显现生活的丰富多彩;谁说,用知识堆砌头脑,才能体现人生的智慧机敏。一束烛光尚且可以将整个房间填满,一缕春风犹且使整个心灵沉醉,大美无形,却激起超乎物象之外的心灵涤荡。国画讲究“留白”,寥寥数笔,便使几只虾的形象跃然纸上,化有形的白色宣纸为无形的柔波,融老翁垂钓的雅趣于疏朗的画面。那留下的大片空白,是想象与意境的延展,是达到极致、返璞归真的恢弘大美。

梦回大地,魂归桃源,陶渊明在历经世

俗繁华之后重新回到生命的起点;青崖白鹿,且歌且行,李白在看尽人生枯荣过后找到最纯朴的快乐;赋诗草堂,残茅破衾,杜甫在阅尽人世沧桑之后回归至朴至简,却丰润了他的无疆大爱。在享受过极度的荣华之后,我们都需要回归到生命的起点,平静至真,平淡至朴,是生命的原点。

暮色四合,白日的浮华隐褪在黑夜的静谧之中。我们的人生亦如此。大音希声,是旷远天际一抹似明似暗的云霞,是大喜大悲后一缕绕梁不绝的余音。

[例文2]

大音希声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事物达到极致却归于自然,趋于朴素,这是老子对“道”的阐释,几千年来留给后人无限启迪。 最浓厚的亲情或许就在一句轻声问候中,最深挚的爱情或许只是一个信任的眼神,最杰出的智慧或许蕴含在一句平淡的话语中,最完美的画作或许只需要独具神韵的几笔。完全是自然的流露,没有矫揉造作,没有刻意修饰,这是绚烂与质朴的统一,高深与浅近的交融。这就是“道”,大道无痕。

夕阳西下,傍晚的公园显得格外宁静。我戴着耳塞悠闲地躺在公园长椅上,不远处坐着一对老人,他们一起看落日,安静地坐着,有时偏过头来对自己的老伴说几句话。过了许久,太阳要下山了,他们相互搀扶着

侠的事业,也获得了冰雪聪明的黄蓉的垂爱,让人不得不感叹他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在艺术领域,更应追求“大音希声”的境界。中国画偏好描摹自然,最完美的作品都深谙“道”之味,自然朴素,隐去了人为痕迹。齐白石的虾可谓画坛一绝,淡墨执笔,却神韵充盈。他大胆概括简约,几记传神妙笔,便勾画出一只只灵动活泼的虾来。简简单单,可注目齐老画作,却只觉水波涌动,群虾嬉戏。凝练去繁复,天然去雕饰,回归的是鲜活的本色。

“大音希声”,尽力感悟自然的“道”,可以觅得人生的智慧。

[例文3]

大音希声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事物发展到了极致,反而趋于朴素、自然的本真。

真情

小女孩在灰暗的夜幕下跑出了家,因为她和妈妈吵了一架。她下决心再也不和那个不通情理的人说上一句话。跑饿了,她来到一个面摊前,但手里却没一分钱。那婆婆见她可怜巴巴、泪眼婆娑的样子,便端来一碗热面递给她,说:“饿了吧?这面送你的,孩子,快吃吧。”捧着碗,热泪盈眶的她向婆婆哭诉起来:“婆婆,你是好人。我妈妈……”但婆婆说了一句让她永世难忘的话:“我只为

你做了一碗面,你就感激成这样。而你的妈妈养你这么大,天天为你做饭,她才最该你去感激啊。”

原来,母爱之大,大到仿佛碰不到,摸不着一样。

至理

武夫提剑来问禅师什么是天堂,什么又是地狱。如此高深,禅师说:“你一武夫,怎能通晓此理?”武夫提剑便要向禅师刺去:“秃驴安敢辱我!”“这便是地狱。”禅师说。武夫若有所思,缓缓放下剑来。禅师见状,笑着说:“剑入鞘,这便是天堂。”武夫拜谢禅师离去。

天堂与地狱的定义不是写在高深的圣贤经典里,而是渗透在我们日常行为的点滴中。

大智

人再聪明,也来源于自然;人再至高无上,也难逃自然的法则;百科全书即使包罗万象,也只能展现大自然智慧最肤浅的一角。最先进交通工具,不一定比藏羚羊的奔跑来得协调;再高档的住房,不一定有蜂巢建得精制;再灵敏的摄像机,不一定比一只苍蝇的眼球好使。亿万年的日月天地造化,孕育了世间最完美、最精致的个体,其知识含量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一朵花,一颗草,或者一只小小的昆虫,平凡中承载着大自然的智慧。

低下头看看周围平凡的一切,细细品味朴素自然中蕴涵的真情、至理和大智慧。

[例文4]

大音希声

一场大雪飘飘洒洒地落在这块土地上。它如阳春三月的杨花柳絮,又像王母瑶池的乱花碎玉,从深邃的星空降落。田野里,白茫茫一片,大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的地毯,远山如素妆的婷婷少女般妩媚动人。农谚有言“瑞雪兆丰年”,连久违农事、蛰居城市钢筋水泥丛林的我也不由得为我的那些农民父兄们高兴起来。

杜甫曾歌曰:“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今年的雪也算是好雪了。自入冬以来,盼雪就如同盼久别的情人,然而望穿秋水,等来的是不尽的风沙。

干旱板结了干渴的土地,同时也板结了农人的丰收希望。谁料想,多情如怀春的少女、慈爱如年迈的母亲的你,竟然在将要耕种之前,适时地悄无声息降临呢?这个时机是你精心选择的吗?你不仅来了,还用你洁白、晶莹的六瓣花朵装点了城市的街道、花草树木,又把自己微小的身躯化作春水,荡涤着受了一冬风沙蹂躏的大地上的污垢;还嫌奉献得不够,你再把自己渗入土壤,深入到植物的根系中去,为万物的生长提供力量。你悄然无声地来到人间,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没有喧哗,没有炫耀,然后又悄然从人们的视野中隐没。你的一生是短暂的,更是默默无闻的,却“引无数文人墨客竞折腰”,他们不惜用大量的笔墨去描摹你的圣洁,去

歌颂你默默的奉献。

从蜗居里出来,发现有人把你堆在了树下,或者铲到了花池中。他们是谁呢?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姓,甚至连他们的职业名称也因人而异,好听的是“环卫工人”,难听的是“扫大街的”。他们冒着严寒,挥动着手中的扫帚、铁锹,出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没有几个人会知道,他们是怎样和启明星一起起床;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城市的街路上他们劳作的辛苦;更没有人会去计量洁净的街路上,他们洒下的汗水的容积、重量。他们奉献自己,不求闻达,没有自矜自夸,褒奖也很少落在他们头上。但他们依旧早晚奔忙,奔忙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依旧沉默,沉默中有他们的古道热肠。

正月十五的雪啊,轻轻地来,悄悄地去,你用你的洁白装点多娇的河山,用你的身躯把万物滋养。其实,如你的岂止是环卫工人?同样奔走在城市大街小巷、干着各种苦活累活的“农民工”,不也像你吗?各行各业那些工作在第一线的的人们,不都是你的化身吗?华夏大厦,就是由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建造的啊。“大爱无言,大音希声”,他们具有真正的仁者襟怀,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纯粹的道德高尚的圣者。

鲁迅曾吟咏“雪沃中原肥劲草”,其实,何止是“肥劲草”,还能肥沃人的心灵呢!

[例文5]

大音希声

巴黎大剧院的一次诗歌朗诵晚会上,一位诗人朗诵了一首只有两行的诗:“下雨了,这真奇妙!”诗句朴实而短小,却正因为其朴实之美为后人所传颂。去掉赘饰,回归自然,方见其美。

散文发展至唐朝,似乎渐渐失了其抒发情感的本真,文人骚客以辞藻华丽、韵脚工整为美,将承载情感的诗词扭曲得难辨其原貌。正是这时,韩愈站出来力挽狂澜,倡导古文运动,“文以载道”,唯富哲思情感的散文才能称得上佳作。倘若读罢一文,欲待回味之时,却只得辞藻雕饰的华美之腻,而无

哲思萦绕的齿颊之香,鲜有裨益,那还是尽快忘却此文为好。“下雨”一诗道出了诗人对单纯自然的无限崇敬,不正是一种朴实回归吗? 人生于世,也是一种历经沧桑回归朴实的过程。

谁没有经历过年少时期的轻狂和对华丽人生的憧憬?追求着有些遥不可及的聚光灯下的生活,向往着金钱堆砌的富有。然而经历过这些,时至年老,仍执迷于此的还有几人?想着不若觅一处幽静田园之所,享尽天伦自然。著名影星奥黛丽〃赫本,被无数影迷奉若女神,她的生活可谓“宝马雕车香满路”。然而,奥黛丽却如她在《罗马假日》中饰演的端庄美丽的公主一样,向往着平民化

的生活。于是,她倾尽心力于慈善,放弃影星的华彩生活,担任联合国救助大使,亲赴非洲救助贫困儿童,她看到孩童获得温饱后绽放的笑容,收获了无上的快乐,虽然平凡,却熨帖于心。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最本真之处才是最美之处。为救被人盘曲成病态的梅,龚自珍辟病梅之馆,要恢复梅的生机活力;为救中世纪压抑扭曲的艺术,欧洲艺术家们引领文艺复兴,重新唤醒依乎天理的人性;一改传统服饰环佩叮当的累赘,全球如今流行服装简单而不失雅致……每一个事物都是如此,经历繁杂后的简化,犹如凤凰涅槃,燃尽一切回归本真。

偏执于形式之美往往迷人双目,难辨真

美;洗尽铅华后的朴实回归不是倒退,而是开启了隐于其后的大美之境。

[例文6]

大音希声

道家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事物达到极致,往往趋于朴素自然的本真。这是何等的智慧!绚烂与质朴,高远与浅近,繁华与朴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诠释着“道”之理。

枫叶荻花,江心月白,一片宁谧之中,白居易静听琵琶女内心的诉说,无声的哀怨直透诗人内心深处。谪居卧病,杜鹃啼血,诗人天涯飘零的感触慢慢融入悠婉的琵琶曲

中。心意相通,情感共鸣,但并没有慷慨激昂的对月高歌,更没有声嘶力竭的狂热宣泄,此时无声胜有声,平静之中却酝酿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最强音。

“留白”是中国画中的独有技巧,也造就了中国画的博大精深。与西方画重写实不同,中国画往往更重写意,意在则神在,简单分明的线条足以将事物再现得栩栩如生。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一幅国画的创作只需要寥寥数笔,便已经能够达到神似的境界。这不正是“大音希声”的境界吗? 爱到了极致,奉献精神到了极高境界,看上去却往往显得平凡。香港大学校工袁苏妹没有上过大学,不知道什么是“院士”,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44年如一日

用心、用情为学生做饭、扫地,学生说“她就像我们的妈妈一样”。2009年9月,香港大学授予她“荣誉院士”称号,称赞她”以自己的生命影响大学堂仔的生命”,是“香港大学之宝”。平凡中见伟大,于无声处流淌着最美的人生乐音。

我曾反复问自己: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人生该当追寻什么。在这个物质至上的时代,有太多的诱惑冲击着我们原本纯洁的内心,可是,转眼我们发现,权势熏天家财巨万却往往不如简单质朴的生活过得快乐。心中的杂念太多会侵蚀我们的内心,最终失去方向,惟有静心自观,方能认识自我,发展自我。生命的实质是质朴,生活的本色是平静。

大音希声,艺术文化是这样,日常情感

是这样,生命更需要这样。

大音希声

盛大易于飘渺,朴素的低调却能催生华丽。

年少时,我们轻狂,以为大声宣扬,大事铺张方能彰显自我,当岁月的尘埃在心头覆盖,盖住了那宣扬那铺张,我们渐渐懂得,有一种力量叫沉默,有一种境界叫“此时无声胜有声”,有一种智慧叫“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有人说,少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中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老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从简单到复杂,

个道理,从庸碌的市井之徒,到经历生死后顿悟人生,蜕变成文学大家,如果说这是沈从文的成长,那他在动荡的文革期,在红卫兵的辱骂中表现的淡然与无惧,便是他的成熟。我看不见他对冤屈的反抗与回击,看不见他对不公的数落与呵斥,我只听见那浑浊年代传出的那句“这儿的荷花真美呵!”当心胸宽阔到一定程度,所有的卑劣都可以容忍,温和,却震慑心魄。

也许沈从文离我们太遥远,那当下又如何呢?当青春作家以铺陈华丽却冗长难懂的词句席卷图书市场,当经典著作越来越少人问津,当浮躁与喧嚣成为自然,当社会逐步娱乐化来争夺消费群,我彷徨,我惧怕,无

所适从。

持的支柱,信奉“说人人懂的话,写人人懂的字”,松原大师始终坚持最朴素的生活方式,在他的处所,没有现代化设备,没有风尘硝烟,有的只是作为人最基本的需要与一颗“感恩万物共生的世界”赤子之心,越来越多人向松原大师讨教佛经,大师从不多说,只在木鱼声的陪伴下轻吟几句“释伽牟尼”,便能安抚来人不安的心湖,立在时空的上方,松原泰道以悲悯的目光望着世人,以一双温暖的大手慰藉苍白的灵魂。

因为极致,所以高深,因为高深,所以才懂得无声的宏大,河流越深便越安静,大音希声,便是如此吧。

大音希声

林徽因曾说:温柔要有,但绝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这可谓是一种安静的智慧。不锋利,不张扬,如苏子泛舟于赤壁之下,只有清风明月,却悟出常人所难悟出的“禅”之境界。

老子也曾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事物达到极致,便是回归本真的开始。要不然怎么会有白乐天所描绘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佳境呢?

如今世上,太多纷扰,太多喧嚣。不难发现,最吵闹的人,往往都是“半桶水”,一味地用张扬与喧闹来掩饰自己的卑微与不

安。而真正有深度有内涵的人,平静得如一汪秋水,吹不起半丝涟漪。

也可以这么说,事物通常分为两种。一种如清茶,倒一杯是一杯,而一种如啤酒,才倒半杯就已经泡沫翻腾。也许更多人认为外表冰凉刺激的啤酒比朴实敦厚的清茶要好,但殊不知那淡淡茶色,与缕缕轻烟,才是生命最本真却又最极致的存在。

难免让人想起那个可爱的小老头

房前屋后的老街坊。他家中那个画室只有六七平方米,他个子小,铺着毛毡的画案只有两尺高,桌上墙上沾满色点与墨渍。他那些惊世之作就是从这张再普通不过的画案上画出来的吗?就像最美的花最甜的果都是从泥

土里长出来的。吴冠中本人虽然朴素,但他的脑海里却始终不停地冒出种种伟大的灵感,他的画室虽然简陋,但却有一幅幅惊世杰作在此热烈绽放。

若说质朴就不能绚烂,简单就不能时尚,那又怎么会有让上亿人为之着迷的只有一个按键的I phone?又怎会有只是相守数十载,没有海誓山盟,没有甜言蜜语就能感人至深的爱情?又怎能会有诗卷中那一个个薄雾轻笼,于自然中恬然自乐的隐士形象?

有人觉得树很丑,因为他们褐色而粗糙的外表,盘虬卧龙的枝干,而偏爱那些摇曳多姿的花朵。但你能想像,站在街口,望过去的是蓊郁的,没有边际的参天大树,那是怎样撩人心魄的美丽!无论大风,无论暴雨,

树都始终稳稳地挺立在那里,树叶沙沙地耳语,阳光透过叶隙洒落在地上,那苍翠欲滴的绿,方是生命最本真的迸射,方是大美之所在。

正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