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攻略
初一 记叙文 3220字 352人浏览 清风and淇

作文攻略

写在前面:

能写出这样的一份东西一直以来是我的一个梦想,终于在寒假有机会和时间完成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东西仅仅用来短期提高,如果你凭借本材料能拿到高分但是并不打算继续提高,那么是这份材料的不幸。她仅仅能帮助你提高成绩而非水平,真正的成就是要靠长久积累得来的,这条捷径仅仅为了提高你的部分应用技巧和自信心而已。 正文:

一直以来,作文一直是语文渣们的痛苦所在,辛辛苦苦刷基础刷字词,甚至苦背阅读技巧,力图前面滴水不漏,辛辛苦苦地完成一次天衣无缝的前面,结果看到了作文!

“啊呀呀这个题目好难写„„”,“哎呀我准备好的文章套不上去„„”,“啊怎么办!分数又这么低!”„„于是前期一分一分攒起来的优势就被作文大魔王一把抓走撕成粉碎重重地踩到脚下,最后补上一刀“这么低的文学素养„„要好好补补啊!(多吃核桃,吃什么补什么!)”

但是,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真的可以补?

一位爱学生的老师一定会告诉你,可以!“平时多看看正经(重音)书!背书的时候好好背,重点段落重点背,多读古诗词。”但是这真的有用?亦或者说,你真的有时间,摒弃你热爱的那些该做不该做的事,来读书?

文学素养高的人,随手就有佳句,“月光从小窗中缓缓倾入地面,顷刻间漫满了地面,屋内的一切都在幽静中呼吸着,除了我。”一流常在文章中出现,吸引不少眼光。

较低的,就有,“天边嵌着的一轮明月把光通过小窗送入屋内,我看了这皎洁的月光,不由得想起„„”雕琢得较为明显。

更低的,就直接来一句“‘床前明月光,„„„„,低头思故乡’是我现在的心情写照” 你还想看更低的吗?我不想呢。“啊今晚的月光是这么的美,我却这么思念我的故乡。” „„

不想再说下去了,但是第一种完全没使用过什么高大上的词汇和典故,仅仅是一点点简单的描写和拟人,就生动而深刻地刻画出月夜的寂静,意象与《静夜思》完全相同而完全不着痕迹,剽窃得既有意境又看不出来,典型的“戴硬领的蟊贼”。

这就是提升作文档次的伟大方法之一,从既成的文章里面找意象,然后化用进文章里。 重点就在于化用二字,“化”就是从整化零,把整首诗的意“化”出来,比如《鸟鸣涧》用鸟鸣衬托清幽之类的,这种“新意”是读者和作者所共同喜好的,把意从意象中抽出来,得到的就是一种充满新意的写法,然后“用”,具体地把写法嵌入文中。现代人习惯以芦花比飞雪、以竹子比忠臣,都是这么“化”来古人的旧诗成新章。

但是化有简繁之分,用有顺逆之别,以下举个例子来看。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漂亮的化用:

月亮已悄然滑入地平线,太阳却并未到来,此时是黎明前最昏暗的时候。风抽打着路旁的枯枝,使其嘶哑地哭泣着。窗上悄然结出了一层冰花,在写字台的灯光下闪着光,像是在围观我的苦难。抬头看去,左近的大楼周边都一片漆黑,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的路灯还在亮着,孤寂地指引着风的方向。独自一人来到这座城市,我不知道我的路错了没有,但是我知道我真的不想走下去了。

没化开的化用:

月亮落下,乌鸦啼叫,霜住了整个世界,我独自一人坐在小舟上,看着远处的渔火,伴着栓小舟的枫树,与自己的愁影相对而眠。

对比上述两篇化用例子,第一个只要想的话,把最后一句话换成自己的“愁”,就是渲染悲剧故事的标准档,但是如果是第二个,那么能且仅能用到小说里,还得为其特意构造情景。

综上,好的化用要能够把意象由实物分解成寓意,之后做一个很好的接口,使得其能顺利地化入文章,这才是一个漂亮的化用。

举我们之前看过的例子,“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首先是“床前明月光”,的确是,床前有明月光,但是肯定不能在你的文章直接写,“床前有月亮的光辉”抑或其他更直接的。此处体现你“化”的能力了,“明月光”自何处来?向何处去?如何来?如何去?此处就层层追问,添加修辞和特有动词。

疑是地上霜,这句对上文的影响很大,因为你比喻月光的词必须要能够“成霜”,所以可以写“如水的月光漫上地面,顷刻之间凝住了,像是银色的秋霜。”这类句子,“明月光×地上霜”组队出现,有品有范。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两句一起写,“举头”,“低头”可以是抽象的“展望”和“回首”,而非具体的“抬头”和“低头”。

综上,这是不细分句子的“层层追问法”,一层一层地把句子美化。

完美的层层追问在整篇诗的化用中至少2次,而深度至少达到3层。

然后是个人比较喜欢的意象分解法,把诗中的意象一个一个抽出来换成文中会用到的,例如“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月落而日未升时、感觉悲伤之声(之兆)、凝冻天地之氛、独可依靠之枝、远方寄神之光明,以及主要事件。

这些元素的合理使用与按照顺序写出来,就能构成文章,也就是所谓的“用”。

如果写景,这就能是一种新奇的写法,先写声音与气氛,然后再写物质环境,最后导出主要事件,很电影的写法。与之相对的是我们标准的环境写法,顺序一统地眼耳鼻喉舌五感写作法。想象一下,在一堆标准白面包的背景下突然吃到你这个烤得略焦的,必然被渲染了一种淡淡的惊讶,可能不被注意到,但是随着它的不断加重,必然在最后亮出来,从底色晋升为主角。

如果写故事,那么首先是一段历史背景描写,“月落而日未升”,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最黑最黑的时候,可以是所谓战乱四起,硝烟弥漫;也可以是主人公正在in trouble ,痛苦得不想活或者其它闹别扭;甚至如果想的话可以是“先皇已死,大太子竟然也随先皇而去了,王贵妃,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之类的„„然后是“感觉悲伤之兆”,可以是所谓“夜幕遮星,国将不宁”;也可以是所谓“新老师上任了”;当然“二太子也死了,三太子更是个傻子,现在可没人跟您争了”也不错啦„„之后同理可得,不再赘述。

竟然顺手把“化用”一并讲了„„由此可以看到,“化”的能力必须要在“用”中体现。 再来一例,看看“同化异用”:

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

化用一:

现在,我站在40层,我的4011的窗前,看着潮水样往来不息的人群、车潮,想象着无线电波在这喧闹中交织,这,或许是所谓红尘波浪吧。如今,我终于能欣赏她,从她的冲刷

中探出头来。但是,当年我们,当年的时光,当年在红尘波浪最底部的我们,当年在那挥洒过的青春与时光,仅剩下一段残片,在我的回忆里,纪念着当初。

化用二:

转眼已经40岁了,看着女儿跟那个男孩一起走进书店,女儿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自以为甜蜜的“青春历程”,自以为秘密的“青春私语”,尽在她的母亲,一个有过同样经历的母亲眼中。小孩子自以为的爱情,在成年人的眼中更像一对发条舞伴,无知无觉地舞动着。我当年,也是如此幼稚?

从上面两个例子中,可以看到,所谓“栏”,在化用一种是物理高度,在化用二中是年龄高度,而“残柳参差舞”则在两个化用中都是“残缺的记忆碎片”。

事实上在这个化用例组中,分解意象的轨迹如下:

凭栏——站在高处——站在什么高处?——物理(精神)的高处。

怀古——怀念旧事——怀念什么旧事?——买房(爱情)的纪念

残柳——游玩的纪念——纪念——什么的纪念?——过去时光的纪念。

由此可以看出,同样的解析得出了不同的结果,当然第二个把“物质”深化入了“精神”,直接提高了精神高度。(虽然这种选材考场作文写了会死)

现在可以顺顺溜溜地写下一大段故事,但是故事的构成——句子,却仍显单薄。 每句话都是主谓宾,不觉得无聊?面对一大锅的盐水面,有没有加点辣椒的冲动? 改变句子的结构,使得它更为婉转动听,更错落有致,是我们的下一个追求。

具体上来说,可以学习一下各地方人说话,比如南方人的主要语言特征之一,“这萝卜真好,甜甜脆脆的”,把需要作为重点的形容词后置,并配合上一些叠字的形容词,加重语气得清清楚楚。

这部分内容我理解不深,只能告诉诸位读者,老舍和钱钟书两位先生的作品都有这个功能,仔细地读他二位的作品,就能理解到句子构造与遣词造句的花样繁多,与学英文相同,只要记住了几种既定的漂亮结构和词汇,直接用出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