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过隙,梦里的虚年
初三 记叙文 1978字 203人浏览 庄妈妈670

站在路边看整路工人们推倒那根应该有十年之久的路灯。十五分钟。那根路灯卡在香樟树茂密的枝叶之间,你肯定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他们一定是一对情人或者相处多年形影不离的好友。不过我知道,他们也许就要分开了。一个枝干断裂,一个死守僵边。

也没有多大的声响就到了下去,接着就看见灯罩部分忽然断裂。世界继续归于宁静。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那些满地落叶和散落的铁屑说明不了什么。

十五分钟就断绝的十年或许更长时间的相知。真是可怕的数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以我放弃了那两个女人。彻底放弃。

我不清楚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她们究竟哪里不好我就是不想再跟她们一起了。我累了,累得快死了。我知道我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些东西毕竟我真的没有付出过什么。可是也不能说是没有,至少我付出了一年的时间,从夏天走到冬天,一步一个脚印。但是我似乎还是融不进去。

阿倩是个好女孩,我愿意跟她说我一切的秘密。跟她说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的名字。我跟她说我讨厌的男生的名字。我说我跟阿凌之间的隔阂。什么都跟她说。我也很喜欢这样的倾诉,毕竟把什么都憋在心里迟早有一天我会跑去卧轨或者彻底疯掉。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一件很小的事,我在她的语文卷子上写下几个音节。我很喜欢在老师喋喋不休的时候在卷子上写一些东西,看得懂的看不懂的。那个讲台女人说世界上不存在真正完美的人,所以人们为了成为完美的人成就完美的世界而努力着。 我写下了桔梗的名字,她是我的女神当然是写在阿倩的卷子上。她的卷子上有很多我写的东西,她说她真喜欢看我写的那些文字,你信么,我可以读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一笔一划地写下她的名字,最后一个音节阿倩凑过来推开我的手划掉了她卷子上我写的东西,然后不由分说拿起我的胶带所有的都消失殆尽。

她知道或者不知道,我是是那么那么敏感的人,即使别人做的一点点微小的动作我也会觉得纠结。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我强大的自尊心一下子就上来了,一整个上午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阿倩是个开朗的女生,这一类的女生有很多朋友是没错的,只不过我不同,这一年来我没有尝试过与任何人接触,唯一接近我的只有阿凌跟阿倩。跟阿凌一起只是因为坐的位置近所以才熟知起来,阿倩本就是阿凌的朋友,说起来是我介入了她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以一直有隔阂,即使整天形影不离也消除不掉这种隔阂。我对人有很强的戒备心,阿凌是个始终没有安全感的女人。两个这样的女人接触到一起互相碰触到的只有冰冷的外壳。

我对阿凌不亲近,我亲近与阿倩。

我不知道,我总是走不进阿凌的心里去,或许她也不想让我走进去。换个角度来说,她也走不进我的心里来。我们保持着相互尊敬的关系,最浅一层的最熟悉最陌生的朋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要是有一天我不见了,或许阿凌只会问一句她去哪了。

然后什么也不说。就像体育课上阿凌会满操场地跑去找走散了的阿倩,而她永远不会从食堂座位上跑出来找我。我不知道着算不算是差距。

即使脱离了她们我就只是一个人我也不后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不被这个世界需要,搭公车去补课的时候每个人都带着一个伴一起坐。晚自修提早上课没有人会来提醒我。就算是少了我一个谁也不会在乎也不会来问一句她在哪里。

每次看见阿川跟雨在一起亲密无间我会难过。我与她搭话不知是她没听清还是压根不想理我的她不说话。我知道我不讨人喜欢,我知道没人会喜欢这种性子的女生,可是雨算是比我更加内向的人,她还是有一个那么喜欢她的阿川。我什么都做不到。

就算是我最不喜欢的那个女生还是会有人围着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没有人是命中注定了的是一个人,即使我现在选择了一个人也不代表以后会是一个人,但是我总是有望不到边的黑暗。一觉醒来黑夜就过去了,可是那么多个黑夜交织在一起我却怎么也过不去。我没有舍不得,没有像留下些什么,我觉得不适合我的我就会离开。那么一条长长地道上只有一条影子。我的牵强抵不过我的悲怆。

沧澜的天空没有那么沧澜,白洁的云没有那么白洁,北街的棉花糖不全是甜的,你笑着不一定是快乐的。

我的三千万的执拗融不成三千万的温暖,所以我放弃了这一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尾。

约是上个礼拜六晚上写的文字,写了一半便停了笔我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直到现在才想起来。思绪断了章节,那种心情随着我敲下的一个个字变得沉重。没有人是一个人。小存对我说,你永远不会孤单,你还有自己。所以没有人会孤单。

每次看见那几个男生一群群地走在我面前我会觉得只有我的世界是灰色的,是我不敢上前与他们一起走,我觉得我始终融不进他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离开了一个又一个人。始终是我自己画地为牢,走不出去的阴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终是过分敏感的人或许这也就注定了我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而永远只能一个人。其实我不信命中注定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却很觉得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依旧是那个在角落的木偶,就算有光那也是我自己创造的。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自己创造的光,不许要去恳求他人施舍的温暖。

可是谁来跟我一起相拥取暖。

在滚烫的奶茶纵酒有冰冷刺骨的时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