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优秀作文
初三 记叙文 2612字 287人浏览 超爱读书的初一

【文1】《有我还是无我》(城市味道)

“我”是每个人考虑具体问题乃至面对整个人生时常常顾及的概念。王国维亦将诗词划分为“无我”与“有我”两种境界,而在我看来,“无我”与“有我”不只是对自我的淡化或强化,如果说我们手中有幸握住一杆笔,“无我”的世界已是一幅精致的画卷,那么“有我“便是给了这画卷以生命和灵魂。

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的“我”怀着不一样的情感,世界也因此丰富多彩。

我们笔下的那座城市,大抵就是“有我”最好的诠释者。

遮天蔽日的高楼,拥挤的十字路口,躁动的心情下,现代城市是钢筋水泥构造出的冷酷无情。你可曾想到,不到千年之前的热闹场景,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玉路、

金翠耀日、罗绮飘香„„那是孟元老的东京城。举世闻名的商业革命带来的是北宋的繁阜。那个对世间烟火之美充满着爱与敏锐的男子,没有谁比他更懂得秉烛夜游的乐趣。他爱这座城市,爱它的世俗、它的浮华,于是他用笔记录下这富庶华美的烟火人间。

东京,这座城市,是孟元老的一时佳况。他将一个“真我”融入了对这

座城市的书写。

我常常想,没有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史书中的北宋只能称得上是一座“无我”之城。正是因为他的留恋,这座城才有了血液和脉搏。在孟元老的笔下,这是一个“有我”的东京。

百年之后的今天,东京的色彩已经退去,而我又看到一座鲜活的城市——台北。我能看到它的灵魂,得益于那些“有我”

的歌者。张悬眼中的台北是爱情的诞生地。那个固执疯狂的女生,那个为了爱与理想奋不顾身的女人唱着“城市中匆匆的爱情”,歌颂台北,她的爱情之城。而吴青峰眼中台北却是“被雨困住的”,那个对一切怀着敏感的男孩,那个爱着生活,爱着他人的男人,城市是他最孤独难过时的倾听者,他哼唱着“有歌混着雨水降落,有我像只金鱼游动„„”

对话台北,他的依赖,他的朋友,那也便是他的“我”啊。

张悬的台北,吴青峰的台北,他们都是有着一样外表的城市,却因为“我“为其倾注的不同情感,有了不一样的生命。 无论是百年前的东京,现世的台北,亦或此刻窗外“我“的北京,他们或许都因为”无我“已造就了不同的样貌,但它们都怀着共同的愿望,都

期待着更多有爱、有独到眼光与情怀的人们,带着它们不同的故事,让”有我”之城更添一份个性与气质。

【文2】《无我还是有我》(自媒怪圈)

香港作家梁文道先生曾说:“这个时代不需要清谈节目,因为总是有一千个讲述者,却没有一个听众。”梁先生的话意指当今时代中,每个人都争先恐

后地表达自我,而自我意识仿佛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的膨胀阶段。

是的,当刘翔在雅典奥运会上面对世界喊出“中国有我,亚洲有我”时,当公民意识开始苏醒,人们意识到“自己的一句话比一个世界还重要”时,“有我”已经成了时代的主流价值观。

“有我”是反日示威中砸车后理直气壮的爱国,“有我”是抢盐运动中

上万条的微博转发,“有我”是充分表达“一切都是体制的错”的公知怪圈。 “有我”究竟是什么?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回答了这个问题,自媒体又称社会媒体,与传统媒体不同,他的发言者是千万个平凡的公众,较之传统媒体那种“无我”的死板报道,自媒体给了社会一个表达自我的渠道。微博、微信,人人,这些平台承载了当今大众的自我意

识。

然而,当人们开始摆脱过去那种“我不重要”的错误认识的同时,却开始陷入另一个“我很重要,我的一切观念应是普世价值观”的思维误区。自媒体带给人更快捷讯息的同时,也导致了大批谣言的出现,政府忙着辟谣,公众却忙着散步更多不负责的言论。

自媒体的时代表面上是“有我”意识的产物,

实质上却成了“无我”意识的宣传平台,毫无责任地扩大辐射恐慌,然后导致更多人加入抢盐大军,不知这个谣言散布过程中究竟是有几个人是经过了自我思考的,更多的恐怕只是“无我”状态下的鼠标右击。

随着自媒体的日益壮大,人们不禁对这种“有我”模式产生质疑,其实,真正的自我是理性思考与诚恳表达,是了解自我认

知错误的可能性,是在分析事实后真实有力地记录与评论。否则,“有我”的实质将沦为空洞的“无我”。

无论是自媒体化下的平凡公众,还是传统媒体中的专业评论人,其责任都是客观评述与记录时代,都是去伪存真与消除谣言,多走一步,都会讲“有我”推向谬误的深渊。 时代需要“有我”意识,但“有我”中的“我”

不等同于全世界,“我”是理性与责任的代名词。只有这样,“我”才是时代的最强音;只有这样,“我”才是这个社会的中坚。

【文3】《无我还是有我》(阳光真我)

无我还是有我

疾步走上楼梯,我不由地长舒一口气,转瞬间,一缕阳光从屋顶倾泻下来,映在了我的身上。此刻,我笑了,很满足。

其实刚刚发生的不过是生活中很平凡的一幕。用过了餐的我背上包,即将离去,当走出几步后,我便意识到还没有将餐盘倒掉。“现在走过去倒掉会不会很傻?”刹那间一个 小小的搏斗,我还是选择了回去,而换来的是一句简单而诚挚的感谢。

迎着倾泻下来的阳光,我在想,如果刚才选择了离开,恐怕自己又将埋没在沉默的大多数中。然而,那一刻,我选择了做一个独立判断的自己,不沉沦于他人可能的嘲笑,做一个真正“有我”的自己。

在欣喜于自己“有我”之时,我不禁感慨万千——做真正善良的自己为何要如此的谨小慎微?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我的感受便是当下普罗大众内心的真实映现。

或怕被嘲笑,或怕被诬陷,这是让我们每一个人无法突破沉沦“无我”、阻碍树立真正“有我”的很大缘由。面对现世道德标准一降再降的现实,可能很多人会认为社会中的人们已丧失了内心善良的一面,然而我却认为不然。我们可以看到现实生活中依然有很多的人在做着善良之事,洪战辉,罗映真,白芳礼„„那一串串姓名无疑正在告诉人们:善良 之心还在,善良的社会还在,只是被埋葬在了“无我”之中。

顿时,这不禁使我黯然神伤,究竟怎样才能让每个人从沉沦着的、畏惧着的大众中走出来?我想这不仅需要个人的勇气,更需要社会营造一种有安全感的气氛。

营造有安全感的气氛,让每个人感到自己是受尊重且被保护的,那么每一个善良的真我就该出现了。在过去的十年中,我看到了《感动中国》向人们传递出的正能量,这是这个社会中安全氛围的重要构成因素,其实我们每个人也是其中重要的一分子,只是我们尚未发掘„„

走出楼,我站在十字路口上,阳光一届暖暖地沐浴着我,望着对面的红灯,身边的人们依旧来来往往,我终于可以气定神闲地站在这里,只因这一刻我是真正的自己。 我要做内心中善的自己,不再做“无我”的、沉沦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