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梦拾趣
初一 记叙文 4106字 81人浏览 北纬29°の雨

一 西坝头

两条小溪,从东北和东南山间蜿蜒而下,交汇在村东头,经村中间划了一个弧,出村西头一拐,落下一个五米多高的崖头,顺着河道西流而去。

这个五米多高的崖头,村人称之谓“西坝头”。

西坝头垒砌于何年月,已无从考。经落水冲刷的圆润的突兀巨石和石缝、石洞里厚厚的苔藓,足以说明它的沧桑古旧。

平常的季节,溪水清澈见底,不大不小,不急不慢地淌着,淌到这里,折出一道水帘挂在了坝头上;坝底的潭里,则是堆金垒玉,银花飞溅。

若是寒冬时节,坝头上便挂满了粗大的、层层叠叠的冰棱子,到了下午,映着西谢的阳光,竟有五彩斑斓、瑞光宝气之妙。

西坝头是儿时的一大欢乐场所。坝下河道,约二里长全是不规则的石块垒成,水下的石缝石洞里,便有了摸不完的小鱼小虾。氺不太凉的时候,下到河里,随便一掏一摸,便是一盘大人下酒、小孩佐饭的美味小肴。河道两岸的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印象并不怎么深刻,倒是那屡屡结伴“偷窃' 过的紫盈盈的桑葚和水灵灵的青杏,至今想起来,仍是涎水涟涟,回味犹在。

最欢乐的时节需要等到炎夏。几场大雨过后,山洪骤来,河水暴涨,平常委婉清柔的小溪,顿时变得浑浊澎湃,浩浩荡荡,汹涌着奔到西坝头,轰鸣着冲下去,巨大的声响,几里地外都听得到。只需两日,山洪过后,河水复又清澈,只是涨了不小,宽了不小,坝头上便挂出了一道宽厚的瀑布,坝下也冲出了一个更大的深潭。这时候,你看吧,每天中午或是傍晚,一群群半大小子,蜂拥着来到坝头两边,都脱得光溜溜赤条条,离坝头上去十几米,扑通扑通跳进河里,平伸了四肢,顺流而下,到了坝头上,发一声喊,哗地一下顺着瀑布滑下深潭,顷刻又从潭边爬了上来,爬上坝头,再来一次····· 说来也奇,这种惊险刺激的玩法,却从未出过一次事故,个中因由,村人们都归了西坝头的神奇。

庄户人家,艰难日子,平常总少不了七灾八难,坎坎坷坷。心里堵的慌了,日子过不下去了,拿一刀黄纸,两柱草香,去西坝头焚烧了,祷告祷告,不知不觉中,心里便透亮了,坎坎便过去了。

谁家的孩子忽然萎顿迷糊,懒动厌食,找族长画一个纸马符,随之叮咐:去西坝头烧,叫一叫,别处不灵!于是,暮霭时分,由娘牵了,来到西坝头,烧了纸马符,为娘的那嘹亮悠长的喊声便一遍遍回旋在坝头上空——

小建国——来家吃饭唻——小建国——跟娘家去吃饭唻——

边喊边顿一顿孩子的小手:快应声——回来了!回来了!这孩子也便打起精神,稚嫩的声音瑟瑟地应着:回来了——回来了——

于是,母子俩便放心回家了,那丢失的小魂魂似乎真的跨了纸马符,赶回西坝头,认主归窍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这孩子便又是一个“半大小子鸡狗嫌”了。

西坝头神奇的地方有两个,一是坝下的“藏龙洞”,一是潭中的“饮马槽”。

藏龙洞位于坝下水面之上两米处一块突兀的大石下,实则是几块垒石形成的一个大的缝洞。由坝下潭中穿过水帘,爬上去,洞口可探头入,向里逼窄,拿高粱秸秆探了,曲折不可测。洞中常年有水汩汩流出,水质甘冽。儿时在村上小学时,夏秋酷热,学校无饮用水,孩子们便拿了大人的空酒瓶,取泉水带到学校备用。村人们上坡下地工间歇息,队长也派人

担了泉水消暑解渴。记得一个公办驻村的女老师,好洁净,尤厌蚊蝇,夏秋两季不愿轮着吃百家饭,自己起灶,便派了高年级的值日,每日取泉水两桶炊用,为此竟在全公社教师会上挨批做了检查。这泉水不但饮用甚佳,还有医药功效,可祛火清毒。有人患了“红眼病”,取泉水早晚洗濯凉敷,只需几日,眼睛即可清明爽亮。

藏龙洞的名字,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很久(俗套了,没办法,老辈都这么说哦)以前的某一天,东海龙宫里一条不甘寂寞的小青龙,化做一个翩翩少年到人间游玩,正与一个在潭边洗衣的美丽村姑嬉戏,恰被巡游至此的护法神撞见,情急之下,钻进洞里,躲过一劫。这个既无情节又无悬念的美丽传说,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老辈们并不久远的杜撰,然而这洞似乎真的沾了那条不守仙规的小龙的灵气,多少年来,从未干沽过。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家乡十年九旱,灾情严重的年份,河流塘坝水井,全都干沽见底,唯有这藏龙洞,依然泉水汩汩,长流不息。然而,也仅如此而已——早年间村人中有图省事者(不愿费力挖“饮马槽”),拿了香纸,到坝下烧化祭祷,祈求神龙显灵降雨,却从未灵验。想来那小龙当年可能并未从村姑那里得到若干好处,自然没有若干的儿女情长、大恩大德需要报答;或者是被那护法神到玉帝那里打了小报告,玉帝一怒,收去了他播云降雨的法力。这些荒缘孽情,谁又能说的清呢?

饮马槽深埋于坝下潭中的西南角。干旱年份,抽干潭中水,挖开厚厚的细沙层,河床上可显出一块马槽状的铁青石来,这便是西坝头另一个神奇之处——饮马槽。

饮马槽的来历,村人们传说不一。不过大都倾向于古代一位名将,东征时战死沙场,座下宝马落荒至此,村人们念其旧主忠烈,热心待之,曾用此槽喂之水料。那位名将死后自然位列仙班,那马自然也就属于天马、神马了,这饮马槽也便成了传于亘古的灵物。我们村西去十几里,依次有村叫做“拦马庄”、“抓马台”、“寄马沟”,据说都与此传说有关。由此可知,这个传说尽管模糊而又荒诞,肯定还是有些来头的。只是如此论究,我们村应该叫做“饮马庄”或者“歇马屯”之类的名字,不知为什么叫了现在的“木易寨”,这有待于地方官们详查细考,追根溯源,不小心弄出个生钱的名胜来也说不定。

这饮马槽的神奇灵验,我是亲历亲见的。儿时在村小读书,时逢旱灾周期,经常大半年不见一滴雨水。夏秋季节,老师经常领着我们带了水桶、盆盆罐罐,到西坝头下帮大人“抗旱”。别处的塘坝、河沟,早已经抽干断流,只剩了这一点点水源。男人们(这活女人干不了)小心地从坝下担上来,担杖一律横在肩上,两手牢牢抓住水桶,轻轻地迈着步子,舍不得洒一点,挑到远处的田里,浇到枯萎的庄稼的根上。这其实是杯水车薪了——远远担来的这点水,根本润不透干酥了的地皮。人们汗流浃背,摘下草帽,敞开胸怀呼呼地扇着。抬头看看天,万里赤日炎炎,看看地里的庄稼,慢坡日见枯黄。人们沉不住气了,聚到西坝头下,嘀嘀咕咕起来。先得将我们支开,哄走:

“ 张老师,王老师,你们领孩子们回去吧,上课去吧!”

两个老师必得客气两句:“学校已经安排了,能干一点是一点······”

“行了行了,这么点水,大人们也不够担的,你们回吧!”

于是,老师便集合学生,吵吵嚷嚷地排队、报数,领我们回学校了。孩子们心里到底怏怏——回课堂拘束着上课,那里有在这里热闹!终于,有一个憋不住了,喊了一句“牛鬼蛇神!”

好几个也便一起跟着喊:“牛鬼蛇神!牛鬼蛇神·····” “不要胡说!排好队!”老师厉声喝住了孩子们。

老师和孩子们都心里明白:他们又要挖饮马槽祈雨了。

如果是在早年间,挖饮马槽可是村里的一件大事、热闹事。

遇上大旱年份,先由族长择定一个日期、时辰,(三天之内,干旱不等人)然后将全村精壮男子挑选出来,(总得有七八十人,方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工程”)沐浴,斋戒。到了时辰,随族长来到坝头下,摆上供品,焚了香纸,叩首毕,一齐念道:

神马神槽,

神槽神马;

神马回首,

甘霖到家。

念叨完了,族长一声:“开挖!”这七八十个男子便一齐忙起来。先要将潭里的水排干淘净,同时,岸上由“鼓神“五爷的鼓乐班子奏起了《鼓谱十二章》中的“风生水起”,一时间,鼓乐声,水桶器具往河道里排水的“哗哗”声,围观的妇女孩子的喧闹声,交汇在一起,好不热闹!潭里的水迅速地消了下去,孩子们感兴趣的事情来了:不断地有大鱼小鱼被人们从潭里捞上来——

“一条草鱼!”

“一条鲶鱼!”

“一条‘花丽板’!”

“不是!是斑纹鲤!”

“哇!又一条大的!”

········

也只是喊两声,过过眼瘾——鱼又被大人们放回河道,“放生”了,此时此地,是不能伤害生灵的。

潭里的水快排干了,人员便分做两批,一小部分,继续排水(藏龙洞淌出的泉水),大部分开始清挖潭底的泥沙。大约半个多时辰,铁青色的河床便坑坑凹凹地显露出来,人们的速度慢了下来,端详着,寻觅着;族长在岸上喊了一声:“西南角!过去两步!”几个小伙子往西南角挖了过去,几个上了岁数的也跟了过去,只一会功夫,铁锨便碰到了硬物,人们的心怦怦地跳起来,小心地探着方位,清理着,一个马槽的轮廓显露出来——果真是一个天然的石马槽!岸上族长喊道:“显了没有?”“显了!显了!”下面的人一齐应着。“都上来吧!”“行了,行了,上去吧!上去吧!

人们纷纷上到岸上。奇怪,这大热的天,忙活了半天,竟没觉出热来!咦?好一丝凉爽的风!嘿!“看北面!西北面——”人们的心狂跳起来,西北天上,真真地一天乌云厚厚地压了过来!“咔嚓!”一声闷雷,几个大大的雨点便砸在了身旁的干土上!人们欢呼起来,呼儿唤娘,拽老牵幼,撤离现场。族长和五爷对视一眼,嘿嘿一声,“撤!”“撤! ”人们刚刚迈进家门,离家远一点的,往往还没到家,瓢泼大雨“哗——”便浇了下来!

神吧?信吗?这可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挖饮马槽祈雨,不知始于那个年代,经历过的人们都说灵验,十遭九遭灵验。极灵的时候当场应验,最多不超过三天。

更神的是,这雨往往下得离奇的“偏爱”,往往大雨过后,我们村范围内沟满壑平,满山遍野溪流潺潺,而周边四乡邻村,竟沾不了多少“光”!虽然有“六月七月隔道雨”之说,但在大旱的年份,在村人们祈求了“饮马槽”后,有此“罕事”,便愈发增加了这饮马槽的神秘和神奇。

所以,在那个满世界“大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份,村人每遇旱灾,仍然对“饮马槽”厚望殷殷,只是不便大张旗鼓的操办了。简单的仪式,尤其要避开孩子们和年轻人;公开的说法,统一口径是抗旱“挖水源”。即便这样,却也每每应验,屡试不爽。我于村小读书五年,印象中至少两次亲历过这等奇事。想必是那神马也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

报”的道理,果真如此,那马不光是一匹神马,更是一匹“圣马”了,我是否应该向地方官们进一言,在西坝头建一座“圣马寺”?这事需热闹认真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