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384字 118人浏览 济南威震汽配

我眼中的她

八(10)张如意

她,有着一副黝黑的面孔,但总是嵌这一个甜美的笑容。

她,有着与她名不符实的热情。就这样,闯进了我的世界。

一开始,她是那种活泼的有些过分的女孩。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她都会主动和你们打招,甚至与你亲密得如闺蜜一般,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送你一个热情的吻。她做什么事都是那样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有时候,我们都坐在宿舍里闲聊。她会突然从门外冲进了,在床上翻找着什么东西。一会儿又跑出去,片刻,她又跑进来,手中拿着一堆东西,忙忙碌碌,好像火烧上房一样。她不像平常女孩那样拘谨,总是在不经意间说着粗犷的家乡话,有时又大笑起来,显得有些疯疯癫癫。晚上,她在宿舍里总是所有人的焦点。她的情绪无常,有时能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其他人的讨论,倾听你的心声,而在瞬间,她又开始手舞足蹈,又碰又跳,转眼前,她又从一匹脱缰的野马变成了一只小白兔,那样可爱,讨人喜欢~~~~她总是那样活泼、开朗,总是开心。

有一次,我又看到了她的另一面。我的皮筋坏了,头发也扎不好,我在宿舍里说了几句,细心的她便留意了。那天中午,他兴高采烈的向我笨来,递给我两个皮筋。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微笑着说:“你的皮筋不是坏了吗?这是给你的。”原来,她今天中午这么晚才回宿舍,是为了给我买皮筋,仿佛有一股暖流荡漾在心底...... 看着她脸上的微笑越发的可爱。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而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欣赏她,欣赏她的活泼、率真、热情、善良,喜欢她,喜欢她的可爱、乐观、开朗,喜欢她甜美的微笑。

我喜欢她-----李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我眼中的那个雨天

——八(10)王端端

夏日是善变的,晴空万里,太阳正懒懒地泼洒荣光时,不经意间远处就飘来一两朵云,把太阳遮住,把白色变灰,把明亮变暗。

于是,晴日就变成了雨天。

小学生涯的最后一次考试就在明天,老师在讲台上卖力地讲着,同学们早已听不进去,内心的波澜一阵又一阵地泛起,又默默地抱怨着考试。

曾记否,菁菁校园里记载着无尽的师生情谊;曾记否,在这里我们逐渐成长,成熟,阳光下的我们正在人生之路上奔跑,也许仍有稚气未脱,也许仍在彷徨,但我们有着张扬的个性,有着心中不灭的憧憬,因为我们就如初生的牛犊,勇敢无畏。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昨天。

成绩单被刮掉在雪亮的地板上,红色的窗帘肆意地舞动,那熟悉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只见那熟悉的身影吃力地走下讲台,走向空调边,背对着我们,用手去调动扇叶,又一边抽噎着下达最后一个命令:“先自由复习吧!”

那一瞬间,我们给予这个教室的宁静和沉默,一瞬间过后,却是震耳欲聋的背书声,连平日里有名的淘气包也少了往日的闹腾,都规规矩矩地掀开了书。

窗外,雨倾泄而下,于是脑海里迅速掠过六年来我们在一起的画面。就像电影里的最后一个镜头,两旁的景色迅速地向后倒退,不同的是,或许那条路我们可以重走,但这段时光,这段如日光般明亮的仲夏年华,却是一去不复返。

铃声不期而至,往日的我们听到后是多么欣喜—将书包轻松背上双肩,像小鸟般飞出教室。而此刻,每个人都用尽了力气,大声背出每一首古诗,每一篇课文,我们要将铃声镇压。即使明白,一切都是徒劳。

还来不及将填好的同学录交还,也未来得及说句:“再见”,那句迟到的“对不起”可能会成为我们再次相见时的回忆。六年的同窗就此作结,六年的情谊会永远铭记,嘴角上扬,轻松地说一句:“加油!好好学习!”心中却早已呼喊:“我们不要分离!”

我们都坚信:“迁徙,是为了归来,离别,是为了遇见。

那个雨天,目送了我们的分离,也成了我们毕业生永远的眷恋。

我眼中的“油大爷”

八 (10) 霍春依 我家楼下有一个油条摊,因为离家近,所以,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就会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熬油声,不一会儿,就能闻到油条的香味儿了……

卖油条的是一位年近60岁的老大爷,头发灰白,每天穿着一件黑大褂和一条灰不溜秋的长裤,脚上拖着一双很旧的布鞋。虽然手上已经被油烫起来好几个泡,但处处透着健硕爽朗的样子。

老大爷姓“刘”,但从来没看见别人叫他什么“刘大爷”“刘伯”之类的话,到经常听见买油条的人说着什么“油大爷”。(刘与油音相似),他倒也愿意听。久而久之,大家似乎忘记了他姓什么,每天喊着" 油大爷", 我也是这样叫的。

“油大爷”的生意不错,每天早晨,小区里总会有很多人来买他的油条。当然,他也不止卖油条,也卖一些别的吃的或喝的,但油条是主食。在他的小摊旁,还备着几把椅子和几张桌子,是供给在哪儿吃早饭的人用的。

“油大爷”的生意好,不知是因为他的油条好吃,还因为他的憨厚,实诚,在他那儿买油条的人,他总会附赠给人家点儿东西,要么是个小烧饼,要么是根油条,有时甚至少收人家一块,五毛的。我有时心里会想:y要是照他这样做生意,过两年,他还不得喝西北风啊。我也问过他,他还是那副憨厚样儿,说:“你看现再买我有条的人不少吧,多赚赚不就有了嘛。我这可是为将来做打算呢!”呵,想不到" 油大爷" 还有这经济头脑,原来真没看出来啊!

“油大爷”早晨卖完早点后,还会“兼职”帮忙打扫小区的院子,每天都一样。他打扫院子时,嘴嘴里还不忘哼着几句革命歌曲,一副充满青春活力的样子。有事扫累了,还会和旁边的人闲聊一会儿,反正嘴就是闲不住。

“油大爷”的家境啊,背景啊,生活经历啊,没人知道太多。只知道他在中年时,就已经和妻子分居了,有个儿子,儿子跟着妻子生活,到现在也没见过几次面。小区里有

做中介的,打算给他寻一个老伴,后半辈子也好还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可他不同意,连连摆手说:“现在就挺好的,一个人清静,也没那么多负担。再说了,我都没伴儿那么多年了,也过来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不找,不找。”

写到这儿,我眼前又浮现起“油大爷”哼着歌打扫小区院子的样子,耳畔又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熬油声……

这就是我眼中的“油大爷”,一个憨厚,朴实,可爱,独一无二的“油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