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记
五年级 记叙文 3611字 424人浏览 我又赢了12

读书记

最近读了几本书,让我觉得很快乐——很多时候,快乐就这么简单。说起我与书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小时候。已经记不清我在学堂里是怎样识了几个字,反正自从识得几个字,书对于我来说就有了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记忆中最早吸引我的书是妈妈藏着的一本厚厚的小说。因为岁月太久,这本书呈黄褐色,纸质很脆,一不小心就会翻破。从我见到它起,这本书就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书脊也完全不存在,好像听妈妈说,书名叫《草原红火》?现在已不能确定。书中繁体字很多,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迷恋。七八岁,或者八九岁的我生吞活剥,发现在它的里面,有一个多么令我神往的世界。该书讲的是解放前蒙古草原上奴隶的苦难生活以及他们在地下共产党的影响下觉醒和反抗的事,其间必然的穿插了一些亲情与爱情的故事。地下党员李大年,草原青年巴土吉拉嘎热,少女乌云琪琪格,被卖到草原上沦为女仆的汉族姑娘小兰,还有大管家旺亲,达尔罕王爷,这些鲜明的人物形象至今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于小小的我迷恋书的来说,首先困扰我的还不是处于穷乡僻壤无书可看,而是严厉的妈妈不许我“看闲书”。我的妈妈没读完小学,但她酷爱看书。但她不许我“看闲书”。因为那时我已上学,对于有着太多人生遗憾的妈妈来说,她觉得我应该把心放在正课上,看那些与功课无关的书会荒废学业。她太希望我能求取功名了。但我怎么可以抗拒“闲书”的诱惑呢?于是就有了这

些胆战心惊的记忆:在那些长长的假期里,妈妈把她的书藏好(为防我看)去锄地或收秋了,我确定她已经走远,就赶紧找到那本书(在那个熟悉而简陋的房间里,妈妈有限的几处藏书地已被我悉数掌握)。在捧起书之前,我先看清它的方位,上面都拿着什么东西、怎么样掩盖着,然后才拿起来,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去读。很快的我就沉迷在那个世界中了。时间总是过得太快,我不能沉迷太深,否则要是被妈妈逮着了,后果很严重,轻则一番严厉的斥责,重则一顿皮肉之苦。所以约摸快到妈妈收工的时间了,我就狠心把书合上,照原样放好。是我小心的缘故,妈妈居然好长时间没有发现我的伎俩,我很高兴。

我念书的小学是复式教学,一个教室里好几个年级。这使我有机会有机会接触到高年级的语文课本。课余,我就拿着高年级同学的语文课本沉湎其中了。课本里感兴趣的那些课文很快就被我读完了。这个时候,没书可读困扰着我。老师办公室的土坯墙上贴着的《山西日报》,那些大号字的的题目,小号字的内容,都被我看滥了。若是她的墙上贴了新报纸,我就会找个借口蹭进老师的办公室。

因为无书可读,幼小的我对于书长期处于一种饥渴状态。一次我惊喜地发现我们的村支书家里有书!他们家有两本小说,《青春之歌》和《第二次握手》,还有一整套十本的《陈真》小人书!因为和村支书的女儿儿子是玩伴,所以我出入他们家比较方便。他们家的人好像并不喜欢读书,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一个孩子对书的渴望;或许他们压根儿就不相信一个小孩子会对那些他们大人读起来都吃力的书产生浓厚的兴趣!总之不知什么原因,他们不太乐意我看他们家的书——

我几次小心翼翼的跟我的那两个玩伴提起过想借看书的事,他们都说怕爸妈训。但那些书的吸引力太大了,我抽空就往他们家跑,碰到哪本看哪本。拿起书来,我会知趣的找一个不妨碍他们做事的角落,静静的看。一看就是一个上午或下午,我的心已经完全在书中了。恍恍惚惚的听到有锅碗瓢盆的声音,有叫喊家人吃饭的声音,我就蓦然觉醒,意识到该回家了,不然又该挨妈妈的训斥了。(现在想起来,从心里感谢那淳朴厚道的乡情——若非乡情淳厚,在一个并不懂得书的好处的家庭里,谁会允许一个不相干的小孩子整日整日的蹭书看呢!)

(未完待续)

看到我这样爱读书,也许有人会问,那你的学习成绩一定不错吧?哎,怎么说呢,并不尽然。因为对语文的偏爱,使我在一开始就本能的对数理化产生了抗拒的心理,学得磕磕碰碰。倒是语文一直不错,作文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上初中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的女儿——我的同学,问了我一个憨厚老实的问题:“我爸叫我问你,你是怎样学好语文的?”我的回答也非常憨厚老实:“说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你爸,我从来不做他讲课的笔记。”也就是那个时候,县里组织了一次“十年改革话我家”征文活动,我的征文《又是山花烂漫时》获一等奖,而且我是全校唯一的获奖者,这令许多老师都对我刮目相看。

许多年后回顾这些往事,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

思考之一是:我为什么会厌恶理科?现在想起来是因为它与语文学科有着迥然不同的特点,我当时并未领悟到它的魅力。成年以后因

为需要,再去翻开那些曾经叫人望而生畏的定理与公式时,我发现它们完全不是当年的面目可憎;相反,却显得美丽可爱。这时我才悟到:真正的文化与知识,都是闪烁着美丽的光辉的,都是值得我们倾心倾力地去追求的。周国平在《智慧的诞生》一文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经典的故事:当罗马军队攻入徐拉古城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个老人正蹲在沙地上潜心研究一个图形。他就是赫赫有名的阿基米德。军人要带他去见罗马统帅,他请求稍候片刻,等他解出答案,军人不耐烦,把他杀了。剑劈来时,他只来得及说一句话:“不要踩坏我的圆!”也许有人会不屑,觉得阿基米德太傻了,死到临头还如此痴迷。但我不这样想。能沉湎于所钟爱的事物而忘了自己,那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这种幸福的滋味并不是谁都可以尝到。可以想象,阿基米德面对向他劈来的长剑,脸上没有惊恐,而只有完全投入的、纯粹的痴迷,那是一种多么惊世骇俗的可爱啊。同样的,居里夫人的美丽也是缘于她对科学的忘我与献身。任何人的美,如果仅有其外表而缺少内在,缺少一颗向往与追求美好的心,那他(她)的美丽会很空洞,会经不起推敲。文化与知识的魅力尽在与此。可惜当时年少无知,我不能理解这么多。今天我懂了,就想讲出来奉劝那些正在偏科的少年学子,不知你能懂吗?我是一个想往自由的人,如果当初学好数理化,我的人生会比现在有更大的选择空间,但因为无知我错过了,希望你比我懂得早,希望你别错过。

思考之二是:怎样可以学好语文?我自己是教语文的,这个问题一度使我很迷茫。大家都把精力放在如何讲好一堂课上,可是我们的

课讲好了,学生学习语文的能力并不见明显的提高;他们还是没有表现出自主学习的强烈欲望,还是不能习惯于用文字来比较熟练、比较准确地表达思想、抒发感情。依我对语文的理解,我觉得症结还在课外阅读上,孩子们的阅读量太小了。最近读了尹建莉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更加证实了我的这个想法。

“我们的语文教育越来越趋向工业化思维。符号化、技术化、标准化的教学和考核,消灭着语文这个学科中特有的千变万化的魅力和它的丰富性。母语学习本该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现在它却被异化了,变成一件枯燥而扭曲的事情。……难怪那么多孩子不喜欢学习语文了。”

“学好语文有很多要素,但最核心、最根本的方式就是阅读,在语文学习上没有阅读量的积淀是不可行的。”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之《学“语文”不是学“语文课本”》,作者尹建莉。

“每本薄薄的语文书都要无端的占用孩子们整整一学期的时间,这实在是巨大的浪费。”

“我们的先辈,汉唐宋明清那些文人墨客,他们灿若星河的名字和作品形成了人类史上怎样的文化辉煌,可他们哪个人是通过花了多年的时间去分析别人文章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学语法、改病句后学会写作的?”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之《修得一支生花笔》,作者尹建莉。 从以上这些摘录我们不难看出,我国语文教育存在的明显弊端就

是忽视了课外阅读。

那就从课外阅读抓起吧。可是无论领导还是教师,我们恐怕都没有胆量正真放手让学生去阅读。为了考试,我们有太多的事要做。放手让学生去读,对学生语文底蕴的积淀与语文能力的形成肯定是有好处的,但这种积淀与形成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于每学期例行的期中期末考试,这样做是很冒险的。大家都不想输。近年来我们虽然也意识到了课外阅读的重要,专家们还为此列出了许多古今中外的必读名著,但我们更看重当下的考试成绩,所以课外阅读总是难以落到实处。但我还是想说,阅读对于人的意义重大,它已经超越了阅读本身,而关系到人的生活与生命的质量;课外阅读,要从娃娃抓起。

回顾我的读书历程,不同时期的读书目的是不一样的。最早的阅读充满好奇,所以醉心于情节;后来有了写作的欲望,所以更多的醉心于文采与辞藻;现在总想探求一些活着的意义,所以更看重作者的思想。我热爱生活,热爱生命,深感人生有许多美好;但面对现实时,又有一些人和事让我感到无奈与困惑。所以我读书,想从书中寻找答案。你别不信,真的,书中有答案。经常与那些高贵的、优秀的灵魂会晤,你所有的纠结与浮躁,所有的无奈与困惑,就会显得微不足道。风物长宜放眼量,人生哪有过不去的坎呢。余秋雨说:“其实人生最好的导师就是你自己,真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而读书使我在重温、自嘲与修正中得到了

读书记1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