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湖游记
二年级 日记 2327字 330人浏览 无敌小007

万绿湖游记

腊月十一, 辛卯年冬. 山野寂静, 天色空朦. 飘飞冷雨, 透骨寒风. 天气虽不济, 余仍兴志有加. 因岁晚, 一年劳碌, 今可暂抛冗务之累, 身置山水之间, 可谓来之不易矣.

南粤之万绿湖, 原为新丰江水库. 位于北回归线上, 距穗四百余里. 楚为百越地, 秦置南海郡, 汉属龙川县, 由南越王赵佗统管, 今为广东省河源市. 地处南岭山脉, 山峦层叠, 逶迤茫茫. 气候属亚热带, 季风温暖, 四季多雨. 山脉中溪流纵横, 川流不息, 汇成丰沛之新丰江. 植被皆为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 或针阔混交林,故山则郁郁青青, 终年常绿. 溪流则蜿蜒清澈, 缥碧若玉带. 公元一千九百五十八年年, 为" 水利" 故, 于亚婆山峡谷处蓄坝, 利用新丰江之水发电灌溉, 亦成浩淼大湖, 水域约三百七十平方公里, 湖区约一千六百平方公里. 现今亦成人们旅游渡假之天堂.

未时, 达万绿湖边. 阴阴天色, 毛毛细雨, 嗖嗖冷风, 稀稀游人. 车场虽阔而车少, 游船虽多但靠岸. 除余一行人外几无游人, 可谓独得青山绿水矣. 既登船, 则滑向湖中, 若一片秋叶荡于万顷碧水. 寒风吹拂而不觉冷, 细雨飘飞而无惧湿. 远处岛屿点点, 色分两层, 墨绿为树, 朱红为泥. 近处摇波荡绿, 水色净美. 仰观天则朦胧混纯, 腑察水则纯净嫩绿. 其绿清新脱俗, 不似西湖. 其色嫩绿, 尤如春叶, 亦若翠玉, 不似深潭. 如此绿水, 难以言表. 南朝吴均写富春江只道: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 现代朱自清写梅雨潭之绿叹道:"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

又曰:"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 明油' 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 而眼前之水色, 余亦不知如何述之. 湖大若海, 与六十八个杭州西湖相当; 湖水甘美," 农夫山泉" 直接取水于其六十米深处; 湖深不一, 翠山倒映, 水绿万色. 用吴朱之词亦不足道. 醉矣, 醉于此绿水矣. 如此美湖, 名却不传. 何哉? 盖因成湖时短, 亦无吴均东坡宣扬也.

船靠一岛, 名为" 水月湾". 离船攀石而上, 远望亭榭处处, 而脚下之砖, 尽刻" 水" 字百态,从羲之到润之皆有, 计有九十九字, 取水长久之意. 水乃生命之源,万物之源, 况此湖哉? 万绿湖之魅力亦在于绿水也. 行尽" 水" 路, 则为“得月茶轩”.轩用木材搭建, 一桌一椅亦为木造, 大方典雅, 古色古香. 而招牌亦用木刻," 得月茶轩" 字体飘逸. 轩中约可坐百人, 可想客于此赏水品茶之乐. 此时却无一人, 轩主亦不在, 皆因岁晚, 回家过年矣. 余便坐一凳, 冷风吹来, 空空茶室, 稍感凄清. 眼前湖湾之水, 绿如碧玉, 静若平镜. 竹树倒影, 清晰秀美. 若为月夜, 可近水得月也. 人对天水两月, 可无感乎! 名此为" 水月湾" 亦得当耳. 时从竹林深处传来三两声鹅声, 更感其境过清, 亦生柳宗元坐小石潭上之慨. 于是起身绕茶轩之后, 得一小径, 黄竹千竿, 树叶浓密. 过弯道, 一木门闭路, 门上有木扁, 上书"CEO 书院". 眺望院中景物, 三五间木房, 湖水相伴, 竹树掩映, 甚为清幽. 不知院开设何课程, 但于此杯茶对月, 足以洗心耳.

游罢水月湾, 约十分钟水程, 到达观音山. 山中皆为高松, 枝枝笔直. 劲风吹过, 沙沙作响, 若浪涛之声. 高松之下, 矗立观音石雕, 名曰" 送水观

音". 据传, 古代此山周围万人聚居, 某年, 天大旱, 树草枯死, 田地龟裂. 人皆逃荒, 他乡求生. 却有老夫妇, 不肯离故土. 草根树皮度日. 某天, 仅剩一顿树皮. 远处走来一老人, 脚步蹒跚, 面容憔悴, 亦将饿死. 夫妇见其可怜, 由生同情之心. 将树皮全与其充饥. 老人微笑曰:好人有福哟. 顷刻, 老人不见, 天上风起云涌, 暴雨如注, 旱情全解. 自此, 风调雨顺, 成为鱼米之乡. 之后, 当地百姓为纪念故, 设" 送水观音" 像. 事有凑巧, 当年观音送水, 成就鱼米之乡. 但为保江之下游一百四十七万亩农田旱涝保收, 湖区原住民三千户约十万人放弃家园, 迁居他方. 亦有一万五千人由山脚移居山顶, 成为岛民. 时淹没山林约二万八千公顷,稻田一万二千公顷,“鱼米之乡”变成浩荡万绿湖, 亦以其甘纯之水供香港深圳民用. 据说,在香港用水处矗立着“饮水思源”碑。壮哉! 原住民. 美哉! 原住民. 今日之居所何处, 是否安好? 眺望点点岛屿, 感怀古今民之淳朴, 心有戚戚焉.

离开" 送水观音", 又约二十分钟船程, 可观龙凤岛全貌. 其东部若龙, 西部似凤, 龙飞凤舞, 故名. 遥看岛之风物, 枫树甚为“抢眼”,树高约十米, 其叶茂密, 色则红黄绿相间, 斑斓夺目, 湖风吹过, 飒飒有声, 似与吾等相笑. 如此枫树, 几可成林. 岛上亦无他人, 惟听山野之风, 红枫绿水相映, 不感寂寥, 只觉心静神安. 沿幽径往岛内徐行, 杂树茂盛, 郁郁青青. 时见怪松, 如龙似凤, 或游龙戏凤, 或龙凤齐飞, 或仙鹤展翅, 眼前之松枫, 造形奇特, 让人惊叹, 令人遐思. 时已申末, 西天红霞一抹, 离岛处一枫树, 枝桠皆向东, 风吹叶响, 哗哗然, 似与吾等话别.

游船返程, 暮霭沉沉, 水天不分. 不远处, 一红岛裸露湖面, 似红鲤畅游, 船进鱼远去, 消失于浩瀚湖里. 远处小岛, 似有火光, 不知岛民在炊

烟否. 但愿湖碧如玉, 纯净无暇. 亦愿人心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