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
初一 其它 1679字 885人浏览 笑唐恰寅

一路走来

云南曲靖经开区育才学校 李少龙

二十五年前,老马冲,郭董事长最初办学的地方。由于郭董事长的真诚打动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这位小伙子从此追随郭董事长,一路走来,从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到而今已经五十多岁了。从老马冲,到金牛塘,再到鲍花村。他就是我们曲靖育才的后勤职工何绍明师傅,年轻时大家叫他小何师,二十五年后很多人依然叫他小何师(也有叫何师的)。他一路追随,一路走来。当我说要找他聊一聊时,他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我们就开始了一次谈话之旅。

记得最初与何师相识,大约是十年前,我刚进育才,听到大家都叫他小伙子(何师)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四十多岁的食堂师傅,怎么会叫小伙子呢?慢慢的,我才听清了,原来大家是叫他小何师,而不是小伙子。何师留给我的最初印象是整天笑眯眯的和一副忙碌的身躯,他和食堂另一位师傅还负责学校食堂的采购,那时条件有限,他们蹬着人力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每天至少两趟,穿梭于曲靖的大街小巷,为的就是购买质优价廉并且新鲜的蔬菜。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其他采购的人员换了不少,如今总算鸟枪换大炮了,从以前的人力三轮车变成如今的电动三轮车,但路途就更遥远了,以前一天最多十多里,而今天,因为三轮车不准进城,光一个单边就得跑十六七公里,一天至少得跑一个来回,在学校搬到经开区不到两年的时间,何师不管风吹日晒,寒来暑往,风雨无阻,为了保证食堂蔬菜等食品的供应,至少跑了两万多公里的路,并且一路还要躲交警、躲城管,其艰难可想而知。 当我们谈到食品安全时,何师告诉我,食品安全是大事,出了事可不得了。他告诉我,从1999年7月来到曲靖育才,除了忙食堂内的事以外,十八年来,他都一直从事食堂采购工作,从来没有间断过。记得曲靖育才办学之初,一次一个学生饭后喊肚子疼,家长到学校后胡闹,何师说,当时他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后来该生到医院检查与食品安全无关,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今天谈起来都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一样”何师这样说道。从那以后,他们采购更仔细更认真了。“十八年了,十八年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何师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从他的话语里感受到了压力,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真诚,更感受到了他的认真。

二十五年,十八年,留给何师的不灭的记忆,带走的是他的青春,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但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他告诉我,当初是董事长的诚心感动了他,他来到了育才,无论是在老马冲随董事长创业的那段难忘的日子,还是在曲靖育才辛勤劳作的十八年,就因为董事

长的一颗办学的诚心打动或者说感动了何师,因而他决心追随育才,献身育才,无怨无悔。

当我问及何师这些年来何师最担心和最累的事,何师告诉我,当他看到在老校点时生源逐年下滑时,他觉得很揪心,而当他看到搬到新校点后生源逐年上升后他的笑又多了,我跟他开玩笑说:“何师,难怪你最近老一有空就用手机放花灯和山歌,有时还哼点小调,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你……”何师没说什么,只是憨厚的朝我笑了笑。谈到累,何师也只是呵呵地笑了笑,不过他说:“说到累,上学期真的有点累,采购完蔬菜食品回到学校,还要负责炒菜……真是忙里又忙外……”他顿了顿又说:“不过,也没什么,不就是忙一点而已。”

在曲靖的十八年,何师任劳任怨,默默无私地奉献着,平日里食堂劳碌,风雨里采购,随时承担学校安排的各种临时任务,没有任何怨言。记得潘晓琼主任还跟我说,何绍明师傅在搬家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那股子干劲,那种忘我的付出真的让人感动。搬家后,来到新的办学地点,由于设备设施的简陋,每天买的菜都是何师一个人从楼底给到二楼的,看到何师汗流浃背的身影,真让人感动,当看到何师满头大汗还在背东西时,大家都劝他歇一歇再干,何师只是呵呵一笑仍然继续埋头做他的事,快两年了,何师从来没有发过什么牢骚和抱怨。放假时他还要跟其他教职工一样,外出招生。省外他去过贵州的安顺、六盘水、红果、白果、月亮田等地,省内他去过昭通的镇雄、巧家等县招生,曲靖的六县一市二区,再加上曲靖城区,可以说曲靖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何师的足迹,一个追随教育者的辛勤汗水。

真是“挥洒青春皆诚心,一路走来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