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什蟆从头开始
初二 散文 1228字 177人浏览 蝴蝶飞飞5559

哈什蟆从头开始

古清生

秋天的沈阳阳光明媚。十年前,背一牛仔包,夹本《廊桥遗梦》跑沈阳,遇辽宁电视台的陈词一起喝酒,被他灌得险些去了营口。陈词敦敦教导我,你不知道乱炖?东北名菜就是乱炖!从此,我记住乱炖,留下东北人天下一锅焖的记忆。十年前,沈阳满街跑着土头土脑的拉达,现在酒店门前奥迪奇多,黑得像干煨哈什蟆。

今次东北之旅,受长春的朋友王国华盅惑,去沈阳看刘老根大舞台二人转,那是东北文化之集大成。未曾想,沈阳张丽也说必看刘老根二人转。她是本溪人,道是乡下二人转黄得没法看,刘老根绿色二人转。绿吗?那就去看它一绿,张丽给买了票,绿二人转,嘿。 看二人转之前,找一酒店小酌。酒店名字我忘了,唯喝什么酒费了一番转折。先说道光二十五年,然觉得道光易上头,那152年的窖藏老酒跟现在的酒搭不上什么关系。又说喝老龙口,老龙口的酿制始于1662年(康熙元年),初称“义龙泉”烧锅,后改称“万隆泉”烧锅,盖因厂内有古井一眼,水质清澈甘洌,宜于酿酒。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五帝12次东巡盛京御用贡酒,有“飞觞曾鼓八旗勇”之誉。1949年6月15日收国有时改名“老龙口制酒厂”,1966年9月改名太阳升酒厂,1973年1月又改名沈阳市老龙口酒厂,屈指算来已折腾342年。

就喝老龙口。一个342年没挪地酿制的酒,喝了当不得皇帝,也能行走大地。酒一定,就上菜来。有盘黑乎乎的东西,定眼一看,是哈蟆,张丽说它是哈什蟆。哈什蟆,学名林蛙,既不哈蟆,也非田鸡,然两者皆相似,总之是一种蛙类,弹跳力甚佳。哈什蟆为满语叫法,在盘子里,它们一个个沉默地蹲着,貌似趴在一枚荷上,欲跳还是欲叫,都有可能。我正想着此蛙如何下口,张丽告我,这是本溪特产,从头开始吃,一直吃完。本溪那地原有名城,史载公元前三十七年(汉元帝建昭二年)朱蒙由北扶余逃至五女山,修筑城郭,建立高句丽国,此山城为高句丽开国第一都城;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建州女真首领李满柱亦曾居此山城。张丽说,垂钓就一定要到五女山。

面前,就是传说中的干煨哈什蟆吧?从未吃过蛙类之首,张丽要我从头吃起,稍有犹豫,抬头看张丽,张丽很灿烂地笑。就嘴对嘴地咬了哈什蟆一口,没办法,在东北人面前,最好的办法为听话,不然人给你一句“你这个南方人”,表示尤不待见。

简直像吃一个蛙形糕点,一口口下去,哈什蟆就一点点缩短。然而第一次吃哈什蟆,抑或说吃如此做法的哈什蟆,感觉奇特。蛙肉绵润香糯,骨亦酥软若无,哈什蟆腹中的籽尤其的香。这样吃了一个,张丽表示她的那个不吃,让我吃了。这黑乎乎的家伙,是烹制而成吧,它原本是棕土色。

吃罢哈什蟆,算是学会了一句满语。林蛙之盛,应在长白山,然秦巴山脉的神农架也有

林蛙种群,那地方将林蛙叫“邦邦”,我曾劝朋友养殖,围网而养,悬灯引食,极其简单。老龙口味道若何?我已忘了,便去看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那感觉也如王国华之言,绿的,且是深绿,如一群青蛙、田鸡和哈什蟆在山林边上嚎叫,各样的声音都有,却又情趣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