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阶
初三 散文 1110字 158人浏览 廖敏婷695

台阶

——夏雨佩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岁月的蹉跎磨散了母亲的容颜,而唯有那一级一级的质朴台阶隐藏在记忆的最深处,难以磨灭„„

执手越过那个叫年少的台阶

“慢点,慢点„„”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如那和煦的春风,包裹住我的身体。

“知道啦!”稚嫩的声音响起,小小的我闻言蹦上那青色石阶,如银铃的笑在四处蔓延,席卷一层纯真,涌入母亲心田„„

看似不高的台阶上有几处青苔滋长,雨后刚刚的初晴,为石阶铺上一层涟漪,罩上一层温暖的金色光晕。

“嘿!”又是一蹦,石阶之上水花溅起,又落下。

欢快地在前面走着,留得母亲在身后守护。不知何时,稚嫩的手被一阵温暖包裹,滚滚暖流淌入心田,酥酥的,痒痒的。

蓦然回首,却见母亲笑颜:“还是我搀着你吧,路太滑„„”语未尽,却被我一笑带过:“好啊,你也小心啊。”幼时的我并不知晓这句话所带来的温暖,只是说完这句话,母亲的笑颜更盛,如那繁花沐浴阳光般美好。

如此,残阳西下,一高一矮二人沐浴着彩霞,一级一级,登上那年少的石阶„„ 也许,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也能,带来温暖„„

黑暗之中,谁与我执手相伴

人,总是会长大,天,亦不可能永远充斥着阳光。最害怕天黑,不仅仅是黑暗充斥着孤独与无奈,而是黑暗让我难以越过那一级一级通往家门的台阶„„

又是一个夜间来临,又要越上那冰冷的台阶。

刚刚放学归来,天不再明朗,月也已初露。望着黑乎乎的楼道,暗自琢磨了许久,才下定决心似的,走向前去。

似一个盲人慢慢向前摸索着,黑暗笼罩着台阶,只能靠着脚尖探路。心,惶惶的,如夜幕中摇曳的微弱烛火,忽明忽暗。

倏地,一双手包围住我,点点温暖在四周溢开:“跟着我走。”如那光般的声音响起,心似乎安定了些,宛如烛火被笼上了一层灯罩,不在摇曳。那是母亲的声音啊!

有了大手的牵引,步伐渐渐顺畅了些,点点光明也渐次出现,不知不觉竟到了家。 也许,即使在黑暗之中,也有那光明的存在„„

总有一日,我也会与你执手

脑海总是浮现着这样一个画面,已长大的我扶着佝偻的母亲,一步一步地爬上那无尽的台阶,阳光铺洒在二人的背上,透出层层温暖与幸福„„

“在想什么呢?”依旧是那个人。

“没什么。”思绪被拉回,再回望,母亲依旧风采如前 ,只是岁月依旧在母亲脸上留下了淡淡的足迹。

痴痴一笑,母亲怎会这么快老去?不禁又望向母亲,又闻心自问了句:“若她年老,我可会相伴其左右?”会的,定然是会的。得到的是个肯定的答复。

“妈„„”语终是难尽。

“怎么?”母亲目光投来。

“没,没什么。”我垂下眸子,就是,我爱你„„目光投向那台阶,步伐更加坚定„„ 待尔白发苍苍,我必执尔之手,陪尔齐度那层层石阶„„

也许时光无言,岁月磨灭,但,那点点母爱依旧存于心间,就如那层层台阶,永伫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