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漫漫
初三 散文 704字 586人浏览 lqsylj177

近来有些难以名状的失落与彷徨,可每当抬动手指敲击之时,所有的心情尤若滚滚长江之水,不知源头在何?不得起笔顿留。

斜阳像个孤儿的眼神撒在窗前,充满了无助与孤独,去年有人告诉我大二大三是最孤独的时刻,可我没想到她会来的这么快,她像一道洪水侵蚀着无尽头的堤岸,总想找一份属于自己的地方安静些,可现在自己要的日子似就在眼前,却有失去了珍惜的情怀,人是不是总是这样,得到的让他任流,失去的回头叹息!在这样的徘徊中挣扎,滚爬。

以前总向往这长大,把长大看着一个定义的东西,可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长大的定义,只是现在不在想长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长大,长大原来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也许只是这样的一种心态。近来不太喜欢散步去了,是自己懒了吧?以往斜阳余晖洒落时,总想出去走走,可现在不想去了,只想一个人在屋里坐会,看看书,消磨夕阳的光明,更多的而也许是在等到光明,可那还有一个漫长的黑夜。

每天埋在书里,想把自己禁锢了一般,和朋友联系少了,烦心的事也断开了,可心情并没有轻松太多,为什么?只能用难以名状,昨天看到一首《踏莎行》哩的两句话,“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我不知道词人写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可我懂我的而心情。当时似乎见到了自己久别的故知,有种潸然泪下之痛,他自己所有的心事全有两句话倾露了。也许这就是人逢知己的痛快之感,虽他已被蹉跎的岁月残食,可心灵的碰撞也让人感慨。 人生路漫漫,自己的未来还要有多少坎坷我不在乎,那怕总是漫长的黑夜我也可以等待黎明,可这样的知己是否还能遇上,也许不会了,我想时间倒退倒他的时代,多么幼稚的臆想。

夕阳隐去了,黑夜来了,黎明躲在了山的那一面,充填这个黑暗的又该是什么呢?